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5章 强行拉仇恨
    他此时在北冥神功上都有所成,凌波微步差不多入门,而且有张幕纠正,两门功夫基本都没有什么问题,只要不乱吸他人的内力,终会成一代顶级高手。

    段誉在短短几天有这等收获,除去张幕的指点外,其本身天赋也很惊人,甚至是有些变态。

    想到原本的剧情,这家伙在泡妞之余都能成顶级高手,张幕才平静下来,谁让这家伙是主角,而且是天赋、运气、桃花运都逆天的那一类。

    ……

    大理镇南王府,张幕有段誉大哥的身份,自然受到隆重款待,尝遍当地美食,平时有仆人服侍,得以专心学习和练武。

    三天的时间,已让他适应刚融合的功法,丹田真气再增数分,而且在虎鹤阴阳真气旁边开辟出第二真气团,专门用于暂时容纳、吸收、炼化异种真气,只有完全炼化的能量,才会归于本体真气中。

    这样,完美解决北冥神功需要散功重修的弊端,对缓冲江河倒灌之危也有好处。

    现在唯一缺少的就是找个人实验一下。

    “可惜,杀四大恶人前无法修炼北冥神功,不然四人的功力,加起来得有百年吧!”

    张幕觉得有些遗憾,不过想到还有不少高手,暗中期待起来。

    由于离开试炼世界,只能得到这里提升效果的三成,张幕便准备尽量多吸一些,只要不爆体而亡就行。

    看着精美典雅的王府,张幕没有多少兴趣,反而看着天龙寺方向,嘀咕道:“鸠摩智快点来啊,取到六脉神剑,我还要去帮乔峰啊!”

    或许是他祈祷生效,下午之时,段誉匆匆跑过来:“大哥,你武功高强,可要帮帮小弟。”

    “怎么了?”张幕心中有些激动。

    “一个吐蕃和尚突然跑过来,扬言要借我们段家祖传的六脉神剑给什么慕容先生,我爹爹和大伯他们根本不是对手。”

    段誉神色焦急,他没有说完,其实就连天龙室六大高僧都很忌惮,对拦住鸠摩智之事缺乏信心。

    “我介入此事方不方便?”

    张幕露出为难,心里却乐开花,他就是需要要等鸠摩智过来,不然真没有理由靠近六脉神剑。

    段誉摇头,不以为意道:“你是我的大哥,就不是外人,还请帮帮小弟。”

    “好,贤弟既然不介意,我就走一趟吧,看你说的和尚,是否真有那么厉害。”

    接着,段誉便高兴地带着张幕向天龙寺而去。

    两人很快到达古寺,才刚进门,就听得剧烈打斗声,大殿的场中青烟诡异飘动,在六人和一黄衫僧人间僵持,原来是几人在激烈交手。

    对面那黄衫僧人五十岁上下,身穿布鞋,面容普通,神色和善,但双眸闪烁奸诈之芒,带着贪婪之色,正是吐蕃国事鸠摩智,此时面对六人,竟能从容不迫,可见武功何等高强。

    而那六人中,则有张幕曾见过一面的保定帝段正明,不过此刻已剃度为僧,无名指不时射出六脉神剑,配合其他五僧对付鸠摩智。

    另外五人,为首的年龄最大,行将就木,面容枯槁,应该是枯荣大师,另外四人估计是本因、本观、本参、本相了。

    “还好是刚开始,若再晚一会儿,怕是要被枯荣将六脉神剑给烧掉。”

    想到这里,张幕突然大喝一声,震得外面的树木颤抖:“鸠摩智,你偷学我逍遥派武功,还敢拿出来施展!”

    他这一喝,顿时打断几人的较量,鸠摩智面色一变,他修炼的小无相功,确实是逍遥派的功夫,所以很心虚。

    可逍遥派隐于世外,这个少年如何得知,还不等他询问,张幕便面露杀机道:

    “非我逍遥派弟子,不可私学本派武功,现在你是自废武功,还是由我出手?”

    他一副大义凛然,又中要点,在场所有人都信以为真,包括鸠摩智。

    “你……你胡说!”鸠摩智心虚道,瞪着张幕,“哪儿来的混小子?敢打扰本僧和天龙寺高僧的比试!”

    张幕嘴角露出冷笑:“还在掩饰,你修炼的小无相功,乃我逍遥派绝学,最为擅长模仿各派武功,你刚刚估计假装施展过少林不少绝技吧?”

    此话一说,枯荣等人都恍然,他们之前都吃惊鸠摩智居然能掌握如此多的少林绝技,原来是靠小无相功模仿出来的。

    立马,他们就信了张幕的话,而且看这模样,张幕似乎是来处理门派事宜的,他们反而不好插手。

    几人看向段誉,露出询问之色,段誉此时也很懵逼,他没想到请大哥过来帮自己的忙,会弄成这个样子。

    张幕心中乐开花,他强行拉仇恨,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不然贸然插手,那可是不给其他人面子。

    江湖人最好面子,你在别人地盘上帮忙,不一定能让人接受,反而会让枯荣几人羞愧难当。

    所以,他再次发挥演技,开始忽悠**。偏偏这鸠摩智真学过小无相功,而他又有北冥神功和凌波微步在身,完美装一波逍遥派传人。

    鸠摩智无言以对,只能哼一声,眸中杀机浮现,手掌一挥,体内力量积蓄,火焰刀施展,一掌凌厉打出。

    嘭!

    张幕扭身躲开,鸠摩智无形掌力如刀,嘭地将张幕旁边的石板击碎。

    “好掌法!”

    火焰刀其实是掌法,是一门将内力凝聚到掌缘打出,以虚劲隔空伤人的法门,和六脉神剑有异曲同工之妙。

    若能修炼至巅峰,多半不会比六脉神剑差,只是这家伙太贪婪,竟然还来贪图六脉神剑。

    鸠摩智得到张幕赞赏,却没有多高兴,因为他不时挥出掌力,将地面都打得坑坑洼洼,却未伤到张幕一点。

    特别是张幕诡异飘忽的轻功,让他眼睛一亮,忍不住道:“凌波微步,你真是逍遥派的人!”

    “不然呢!”张幕不置可否,不愿再躲避,一步踏出,欺身到鸠摩智近前,想要拿下对方。

    “逍遥派的又如何,如此小小年龄,还能是本僧对手不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