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3章 做个交易
    还没等他出去迎接,院落之外就飞射而来三个人影,两男一女,刚好都到齐。

    为首的是一个身青衫老者,长须垂胸,面部僵硬没有一点表情,嘴唇紧闭,眼珠大大瞪着,湛湛有神,双袖各撑着一根黑铁拐杖,动作宛若木偶,缓缓落在大厅前。

    他身后紧紧跟着两人,左边一个是女人,淡青长衫,满头黑发,样貌算得娟秀,只是两边脸颊各有三条血痕,狰狞地从眼底划到下巴。

    这不算重点,重点是这女人怀中正莫名其妙抱着一个婴儿,此时正低头抚摸,一副怜爱模样,根本没关注其他人。

    而在右边的高高个头,瘦得像根竹竿,面貌不敢恭维,偏偏露出一副淫荡之色,刚一落下,就目不转睛地看着钟灵两母女。

    “你们就好好在这待着!”

    张幕对段誉和钟灵说了一句,没理会钟万仇惧怕的表情,轻轻在地上一点,飘若轻烟,转眼站在延庆之前。

    “是我杀的岳老三,动手吧!”

    他脸上没有丝毫惧怕,甚至隐隐有一丝兴奋,杀掉这三人,那可是一大笔虚值。

    “好胆!”

    段延庆嘴唇未动,却发出冷笑,声音从腹腔传出,嗡嗡有力,正是其成名绝技腹语术。

    话说此人命运坎坷,却毅力惊人,即使是残废之躯,也能成一代高手,就算张幕都有些佩服,当然,这不影响他的杀心。

    轰!

    空气狂啸,张幕不想废话,率先动手,直来直往,对其面门拍去。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段延庆瞪大的眼眸神光一凝,右手权杖急速点出,蕴含浑厚内力。

    这一招,似缓实快,点在张幕掌心穴位,想以一阳指破掉张幕的攻击。

    可张幕真气何等深厚,就是拿到这个世界,除去逍遥派三老和少林扫地僧外,估计没几人能胜他,况且虎鹤阴阳功自带反震护体功效。

    只听得当一声,本想一点破面的铁杖竟微微一弯,段延庆眸中吃惊,身体不由后退,另外撑着身体的铁杖,将青石地板划出丈长痕迹,才顺利缓去力量。

    两人交手,周遭空气波动,让云中鹤和叶二娘都面色大变,一声婴儿的啼哭,哇哇传开,惹得叶二娘赶紧安慰。

    “不愧是这个世界顶尖高手,要知那岳老三是直接被打飞的。”

    张幕暗叹一声,不敢小觑段延庆,眼角瞥见叶二娘脸色不耐,对着怀中婴儿掐去。

    他身影如鬼魅冲出,摧坚神爪一把将其手掌止住,一把捏断,冷哼道:“就先杀你!”

    老实说,这女人在四大恶人中,才是让他最厌恶之人,穷凶极恶云中鹤、凶神恶煞岳老三、恶贯满盈段延庆都比不上这个无恶不作叶二娘。

    无他,其他三人都祸害大多是成年人,这人却杀害毫无反抗之力的孩子,而且每天一个,简直丧失人性。

    没看到她就算了,此刻在他面前还想乱来,张幕怎么会给他机会。

    感受到张幕浓郁的杀机,叶二娘将孩子扔掉,身体急忙飘退,同时另外一只手中的方刀挥出,要砍断张幕脖子。

    张幕的手一探,轻轻接过婴儿,无视锋利的刀刃,脚下诡异一转,轻松躲开,瞬间来到其侧面,鬼魅一般抓住其脖子,真气震荡,让其当场吐血。

    “撒手!”

    云中鹤怒喝,一只铁爪射来,要逼迫他放掉叶二娘。

    “还给你!”

    张幕转身松手,一脚将叶二娘踢出,噗的一声响,铁爪没入其背心,本就被踹碎内脏的叶二娘,顿时死得不能再死。

    “死!”

    段延庆杀回来,看到张幕竟杀掉叶二娘,本身的杀招更加凶猛,全身内力都涌出,点向张幕背部死穴。

    张幕感觉到危险,他乾坤真气罩威力有限,在段延庆一阳指下,并不能完全挡住。

    他只得一手抱住婴儿,手掌飘乎拍出,若飞鹤冲天,打在铁杖上。

    由于用的是阴柔真气,这次没有太刚猛的力量,两人僵持在原地,但张幕真气更胜一筹,转眼占据上风,透过铁杖碾压过去。

    段延庆眼睛一瞪,浑身一冷,一股阴柔力量涌来,入体便大肆破坏,喉咙忍不住冒出咸腥味,嘴角流出鲜血。

    他大骇之间,赶紧撒手后退,踉跄着差点倒在地上。

    “好诡异的力量!”

    段延庆嘴角血流得更急,张幕的阴柔真气还在他五脏六腑作乱,他不得不坐下,以内力阻挡,否则必然重伤垂死。

    张幕没有趁机下手,因为云中鹤已杀过来,这人轻功了得,不和他硬碰,而是绕着周围干扰。

    “跑得快吗?”

    一声平淡的话从张幕嘴中吐出,下一秒钟,他脚踏八卦,真气流转双腿,影子一晃,追上跑来跑去的云中鹤。

    “你……你怎会有如此轻功!”云中鹤脸色煞白,他自人为轻功天下决定,却没料到张幕比他还厉害半分。

    咔嚓!

    近身之下,云中鹤哪是他的对手,转眼就被扭断脖子,死在惊惧和不信之中。

    “这个世界,可不止你有顶级轻功!”

    张幕将云中鹤尸体扔掉,回头看着艰难抵挡他阴柔真气的段延庆。

    他缓步走过去,不怕对方跑掉,他虎鹤阴阳功修炼出的真气,比其内力质量高出一大截,可不是那么好驱除的。

    见到张幕靠近,段延庆心神不稳,再也挡不住体内乱窜的异种真气,噗地吐出一口黑血。

    鹤形阴柔之气,本就是至阴至寒,已在摧毁其内脏。

    “嘿嘿,没想到我段某会死在此处。”

    段延庆满眼绝望,知道张幕远胜他,于是不再反抗,已然认命。

    张幕本想一掌毙掉这人,不过突然想到一事,一把将其提起,凌波微步间,消失在院落间。

    来到野外,他震断其全身经脉,淡淡道:“你还有些价值,做个交易,我告诉你一个秘密,你将一阳指的修炼之法给我。”

    他这么做,主要是六脉神剑的修炼是以一阳指为基础,既然有个现成的,可不能放过。

    看到段延庆眼中的疑惑和讥笑,张幕嘴唇一动:“天龙室外,菩提树下,化子邋遢,观音长发。”

    原本不以为意的段延庆,眼珠狂变,简直要从漆黑的眼眶跳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