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2章 一说曹操曹操到
    张幕觉得这个木婉清很危险,不由暗中警惕起来。

    这时,木婉清脚步放缓,目中露出悲伤,在前面的一颗大树下,正躺着一具黑马尸体,浑身鲜血淋漓,显然是被乱刀砍死。

    刚才,她就是骑着黑玫瑰逃跑出来,可追兵太多,最后黑玫瑰无奈战死。

    “恩人,它是我的坐骑,能给我一点时间将它埋起来吗?”木婉清转过头,哀求着道。

    “你不介意的话,我可以帮你一下。”

    为了不浪费时间,张幕一掌对着地面拍下,轰的一声,泥土翻滚,出现一个大坑。

    他再拍出几掌,将坑扩大加深,足够葬下一匹马,总共用时不过十秒钟。

    本来悲伤的木婉清看的发呆,这种手段,实在是太过厉害,她估计天下间都没几人能做到。

    “谢谢恩人。”木婉清低头行了一礼,如果让她挖的话,没半个时辰根本不行。

    张幕真气一拉,将马尸扔进坑内,再将泥土盖上,面无表情道:“走吧。”

    木婉清点点头,带着他刚走出几步,树林里跳出数十人,都带着武器,神色不善地围上来。

    为首是两个老妪,一胖一瘦,都满头白发,其中满脸横肉的老妪冷笑:“贱人,你还敢回来!”

    木婉清没有说话,而是看着张幕,想看他的意思。

    另外一个矮小瘦弱的老妪看向张幕:“这小子油头粉脸,难道是这小贱人的相好?”

    张幕脸一黑,他哪里油头粉面了?明明神俊无双,可不是什么小白脸。

    木婉清却是脸色发红,暗想张幕如此年轻就拥有那般厉害的武功,是自己的相好其实也挺不错的,至少不必怕这些人。想到这儿,她俏脸更加发烧。

    胖老妪没将张幕放在眼里,鄙夷不屑道:“小贱人,以为有个相好就能拦住我们,小子,你不想死的话,赶紧跪下磕几个响头。”

    “肥猪,嘴巴干净点!”张幕眼神一冷,很是厌恶。

    “你找死!”胖老妪最讨厌别人说她胖,更别说骂她是猪,当场挥刀向张幕劈来。

    张幕嫌弃地挥挥手,一道掌印破空飞出,啪的一声将其扇飞,老牙都掉落几颗,嘭地落在地上,狼狈地滚了几圈,直接昏死过去。

    现场一静,清风吹过,只有树叶簌簌的声音。

    此时,在场的其他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刚才看到什么,一个两百斤重的人,一巴掌被扇飞,而且还是隔空的!

    不少人都下意识后退一步,神色惊惧,确实被吓到了。

    矮瘦老妪忌惮无比地盯着张幕,神色阴晴不定,她无法相信张幕如此年轻,便能一招扇飞平婆婆。

    这份实力,堪比江湖顶尖高手,他们这些人还真不一定能拿下。

    可想到空手而归,夫人必然不会饶恕,她不得不咬牙,神色狰狞道:“所有人上,乱刀砍死,不信他能全部挡住。”

    一听是群殴,原本退缩的人互看一眼,吆喝着为自己打气,对着冲来。

    “好胆!”

    张幕冷哼,伸手一推木婉清,让其安全落在丈外,他则一晃,化作幻影不见。

    砰砰砰!

    无数碰撞声此起彼伏,一道人影极速穿梭在人群间,每一个人一旦中招,当即惨叫吐血死去。

    转眼之间,地上就倒下二十多具尸体,在凌波微步下,他们根本反应过来就被张幕的绵掌打死。

    此时,张幕的手爪正捏着矮瘦老妪的脖子,就像提着一只鸭子,将她举起来。

    矮小老妪吓得瑟瑟发抖,满眼恐惧之色,因为她发现一股力量将她禁锢,连手指都无法动弹,甚至求饶都没机会。

    张幕平静地看着她,无奈道:“本来是不想杀老人的,可惜你偏要想杀我,那就别怪我了!”

    咔嚓!

    他手指微微用力,老妪的脖子脆响,涨红着脸挣扎了一下,两眼一翻死去。

    张幕扔垃圾般将其扔开,回头看着呆滞的木婉清:“继续吧!”

    “哦。”

    木婉清回过神来,眸中异彩连链,她本就是杀人不眨眼之人,不觉得张幕多血腥暴力,反而敬佩无比。

    她急忙跑到前面,看着地上的尸体,心下放松不少,没这些人追杀,她总算能放心回去。

    同时,她对张幕更加感激,相当于帮她解决很大一个麻烦。

    接下来的路途很顺利,走到万劫谷前也没发生任何意外,木婉清见张幕不想让她跟着,才依依不舍离开。

    张幕顺着昨天的路,刚进入万劫谷,就听到一阵熟悉的哭声还有争吵声。

    他侧耳听了一下,原来是钟万仇和段誉在争论他杀岳老三的事,哭的则是钟灵和甘宝宝,多半是因为他。

    “你们滚,这里不欢迎你们!”刚走进大厅,就听见钟万仇恼怒的吼声。

    钟灵哭得更伤心,甘宝宝则抱着她,也在落泪。

    钟万仇心疼无比,不由更加愤怒,他觉得这一切都是张幕导致的,看到面前还敢跟他谈道理的段誉,忍不住提起手掌,想要教训段誉。

    一个人影突然出现,将他手掌死死箍住,冷冷看着他:“有事就找我,不管他们的事!”

    “你还敢回来!”钟万仇睁大眼睛,想到自己请的岳老三死在这人手中,就怒火中烧。

    他怕另外三个恶人前来报仇,到时他根本挡不住,甚至连妻子女儿都要受到牵连。

    钟万仇想要动手,却发现自己的抽不出来,他脸色一变,全力运气,张幕箍着他的手,依旧纹丝不动。

    “给我放开!”

    他另外一只手打出,要围魏救赵,张幕却豪不惧怕,甚至没有阻挡,就让对方拍下。

    嘭!

    张幕身上升起一圈护体真气,轻易将钟万仇全力一掌接住,同时九阳神功的特性爆发,一股更强的反震力涌出。

    一声脆响,钟万仇手掌骨折,他脸色古怪地看着自己的手,又痛又怕。

    “你……你……”

    他疼得脸色发白,心中惊涛骇浪,无法平静,本来张幕能杀掉岳老三就让他意外,现在张幕展现的实力,已让他感到害怕。

    张幕放开他的手,“岳老三的事你不必管,其他三个恶人若来寻仇,我自然会接下。”

    他话刚落,一个难听的声音响起,震得周围物品颤动:“钟万仇,老三死在你这儿,是不是该给个交代?”

    刚一说曹操,曹操就到!

    钟万仇脸色更白,一直忍着的冷汗,瞬间弥漫额头,不断流下。

    甘宝宝和钟灵停止哭泣,段誉被震得耳朵嗡嗡,脑袋发晕。

    而张幕反而露出一丝笑容,本来他就是要杀那三人,现在对方送上门来,省的他再专门出去寻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