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1章 有点小怕
    他攻击手段多样,拳、掌、爪、剑、刀、鞭……不少都会,但比较突出的,也就绵掌和摧坚神爪,都不是走刚猛的路子。

    所以,他杀人的手段,都以九阴修炼出的阴柔真气为主,反而虎形刚猛真气,大多是辅助。

    “降龙十八掌,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学到。”

    张幕嘀咕一句,开始在树林中修炼凌波微步,他每天都在进步,感觉不用太久,便能将之全部掌握。

    树林中,张幕离地三尺,踏叶而行,衣衫飘动,身影模糊,轨迹难寻,散发出宛若仙人的气质,将凌波微步的韵味逐渐展露而出。

    他就像在凌空飞行,速度惊人,轻松躲开拦路的树木,一阵青烟般游动。

    不知不觉间,他已奔出十多里,肚中有些饥饿,便停下辨认方向,准备去江边打些鱼吃。

    沧澜江水净鱼肥,昨天吃过,只觉是顶级美味,张幕站在江边,下意识吞了吞口水,运气于掌,突然拍下。

    一道火红掌印,从他手中飞出,打在水面时,发出轰隆一声,刹那间连波涛都平静。

    但下一刻,掌印消失处的江面,方圆丈宽的江水翻滚而起,当江水散开时,十多条尺长的鱼儿,正晕呼呼地甩着布满雪白鳞片的尾巴。

    嗖!

    张幕身影冲出,阴柔真气包括脚底,跳到江面之上,手掌对着喷起来的江水几抓,数条最肥美的鱼儿到手。

    真气再一鼓荡,张幕在江面一转,将江水踩得微微凹陷,身体飘飘然飞回,一滴水未沾身。

    “嘿嘿,真方便。”

    张幕露出笑容,真气一震,四条尺长大鱼停止跳动,他将鱼儿扔到空中,手指以摧坚神爪挥出,唰唰几下,开膛破肚,去掉鳞片、内脏脏,很快解决完毕。

    他早就准备有调料和火石,在附近找了些干柴枯叶,开始自烤自食,好不快哉。

    这就是他想要的生活,踏遍千山万水,尝遍天下美食,游历红尘间,笑傲江湖上。

    四条鱼下肚,张幕打个饱嗝,真气透体,将手上身上污渍震掉,满意地起身离去。

    他越走越快,不经意间施展凌波微步,风声呼啸,速度比奔马还快三分。

    就在刚进入树林不久,前面传来打斗声,张幕下意识停下,慢步靠近,是几个人正在围攻一人,被围杀的那人黑衣蒙面,身形面条,应该是个女子。

    见不是四大恶人,他便没有多少兴趣,从侧面离开,准备回万劫谷一下。

    可他这一露面,似乎被当成敌人,原本围杀的几人中,有两人追来,雪晃晃的大刀,寒光四射。

    “站住!”两人喝道,以为他是要去通风报信,一刀砍向张幕的后背。

    “这都能惹上麻烦……”

    张幕郁闷无比,当即脸色阴沉,眸中冷冽,猛的一个转身,右手握紧成拳,浑厚的真气弥漫,顷刻间贯穿空气的拳头打出。

    “滚!”

    他发出冷喝,声音随着拳头上的力量同时爆发,与两人的大刀正面碰撞在一起。

    咔嚓两声!

    张幕的拳头被真气保护,毫发无损,反观两人锋利的大刀,纸糊的一般,竟被打得粉碎。

    碎裂的刀片反卷而回,携带惊人力量,噗噗噗之下,两人全身被刀片洞穿,凄惨死去。

    杀人者恒杀之,两人敢用刀砍他,就得做好必死的准备,他可不是什么善人。

    当当!

    随着两具尸体倒下,其几个同伴连武器都吓得落在地上,见鬼一般看着张幕,双腿忍不住发抖,着实恐惧得很。

    张幕冷冷看了几人一眼,懒得动手杀这些废物,脚步继续迈出,不想久留。

    被围攻的黑衣女人感激逃离,向张幕方向追来,其他人对视一眼,没有一个敢跟上。

    走出上百米,发现黑衣女人还跟着,张幕眉头一皱转身道:“你跟着我干嘛?”

    黑衣女人吓一跳,不过见到张幕眼中并无恶意,鼓起勇气道:“我……我想感谢恩人的救命之嗯。”

    她的声音清脆动听,有点发冷,就像那雪山深处长大的人儿,只是语气有点害怕,也是被张幕伤势杀人的手段吓到。

    “我接受你的谢意,可以离开了!”

    张幕点头,没多在意对方的状态,他现在正在想怎么找到另外三个恶人,哪有空去理会其他人。

    木婉清一愣,没想到世上还有比她师傅还冷漠的人,不由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张幕没理会他,因为他迈出几步后,发现自己似乎迷路了……

    “我靠,之前沉浸在凌波微步的感悟中,都没注意方向,现在该怎么回去?”

    这就尴尬得很,要知道,周围都是深山老林,他不知道路的话,还不如别乱走。

    “咳咳!”

    张幕身体一晃,鬼魅一般来还在发愣的黑衣女人前,咳嗽一声,平静道:“你应该是住在附近的吧?”

    “小女子确实住在附近。”

    黑衣女人心跳加速,有些害怕。

    “能带我去万劫谷吗?我有个朋友在那儿。”

    张幕只能厚着脸皮请求,这段誉可不能丢,那可是主角,主任务和六脉神剑都和其有关系。

    木婉清自然乐的答应,一是张幕相当于救过她,二是跟着张幕,短时间内更安全。

    张幕没去问她名字,就静静跟在后面,心里回想小说情节,确定其他恶人可能会在哪儿。

    但现在剧情已改变,他也搞不清楚,只能守株待兔,自己杀掉岳老三,其他几人总得来报仇吧。

    一阵女子特有的馨香钻入鼻孔,张幕这才认真观察面前的人。

    身材婀娜,一头乌黑头发,蒙面的黑布下露出一对清冷的美眸,手掌戴着一只薄薄的黑丝手套,全身裹得严严实实,奇怪得很。

    他脑中灵光一闪,对比时间位置,隐隐猜到这女人是谁,心里反而有点小怕。

    木婉清,那个在被抛弃的老女人秦红棉各种极端思想下长大的人,思想可谓保守无比,从小蒙面长大,哪个男人第一眼看到她就得娶之,并一生只钟情一人。

    老实说,这种女人是很多男人梦寐以求的,专一、单纯又漂亮,但张幕不敢啊!

    他一直觉得,在试炼世界最好不要惹上女人,不然麻烦得很。

    上次的周芷若,幸好他及时撤手,不然真的爱上,若不带在身边,双方都得难受。

    而问题是,时间世界的物品根本不能带出去,更别说是人,就算他权限提升,能够带人出去,可两个世界的差异,对其来说能接受吗?

    还有,带到现实世界,那个吃人的、高手无数的世界,他一个刚得罪陈家的人,能够保护好所爱的人吗?

    正是因为这些,他决定不去惹任何试炼世界的女人,一是惹不起,二是实力还不够,除非是他有万全之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