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0章 击杀岳老三
    张幕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暗想钟万仇这位接盘侠,对段正淳的怨气看来不小,由恨一个人牵连到恨所有姓段的。

    段誉看到内容,不由转向钟灵,“难怪你叫我别自称姓段,你爹爹居然如此极端。”

    他这话刚说完,身后就响起个粗犷之音:“哪个姓段找死,敢来这里!”

    钟灵小脸顿时变色,她未料到爹爹会突然出现,恰好就让段誉暴露。

    在他们刚进来的地道上,忽然冒出一个身着黑衣,高高瘦瘦,一副马脸的中年人,正用吃人的目光看着段誉。

    “爹爹,你干嘛呢,段大哥是客人。”钟灵跺跺脚,撒娇道。

    “灵儿,爹爹说过,不要让姓段之人进来,你怎么不听呢?”

    钟万仇看到女儿,顿时神态神态变得温柔,变脸之快,让人惊叹。

    “钟姑娘,看来你爹并不太欢迎我们,段誉,我们还是走吧。”

    张幕见段誉又在坑自己,便取消去做客的想法,不然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钟灵见到自己好不容易请回来的客人就要走掉,心中无比委屈,嘴巴一撅,眼泪哗啦啦就掉下来。

    本来准备喝问段誉的钟万仇,见女儿哭了,脸色慌乱,着急道:“灵儿,你别哭,爹爹我……”

    他一时不知该说什么,瞥见那叫段誉的小子,气不打一处来,但看到女儿梨花带雨,不由心中一软,哼道:“都留下来吧!”

    “张大哥,段大哥!”钟灵抹着泪花,赶紧抓住两人。

    “大哥,这……”段誉心软,眼巴巴看着张幕。

    张幕叹道:“好吧,就待几天吧!”

    四人进门,钟万仇让下人上茶,不愿久待,很快不见。

    钟灵让张幕两人安心住下,吩咐下人几句,才前去洗澡换装。

    有钟灵在,张幕两人得到盛情款待,尝了不少美食,并且顺利住下来。

    张幕抓紧时间修炼凌波微步,并在附近走动,将四大恶人可能出现的地方留意一番。

    一天后,钟灵过来偷偷道:“听爹爹说,明天北庄要接待一个客人,似乎是张大哥说的四大恶人之一。”

    “好,麻烦你了。”张幕点点头,只要能找到一个恶人,其他的都跑不掉。

    这时,一个容貌和钟灵相似,年龄大不少的女子走过来,正是其母亲甘宝宝,她听得钟灵的话,有些疑惑道:“张公子,你跟四大恶人有仇?”

    张幕无语,这家人怎么都喜欢偷听,他只能回道:“四大恶人害人无数,我确实有杀之的打算。”

    甘宝宝只当张幕年少轻狂,好意提醒:“张公子可不要冲动,那四大恶人能横行多年,每个都凶悍得很。”

    “晚辈自有分寸。”张幕接受好意,但并没有因为这话放弃打算。

    钟灵撇撇嘴道:“妈妈,张大哥可是很厉害的。”(原著就称的妈,古代有这个说法)

    甘宝宝只当女儿对张幕有意,过分自信,微微摇头,不再多说,心下准备明日跟着,免得客人受伤。

    一日平淡过去,张幕功夫又精进一分,就连段誉在北冥神功上也几乎入门。

    第二天,张幕早早就来到万劫谷招待外人的北庄,悠闲地等待起来。

    至于那偷偷过来的甘宝宝,他没有去多管,对方是好意,等他展露实力后,自然会让其放心。

    日上三竿,北庄之外,走来一凶神恶煞的高装大汉,扛着一把大剪刀,腰挂鳄尾鞭,大大咧咧行近。

    两个下人进喜儿、来福儿恭敬迎上去:“不知贵客如何称呼?”

    张幕走出来,打断两人的话:“你们退下!”

    他看着眼前的高大壮汉,眸中寒光一闪:“你就是岳老三?”

    “屁!大爷我是岳老二,不是岳老三!”大汉莫名其妙暴跳如雷,配合一头乱糟糟的头发,看起来疯疯癫癫的。

    “无所谓,是你就成。”张幕嘀咕一句,一掌劈出,笼罩岳老三。

    这一掌气势凶猛,散发灼热力量,打得地上落叶横飞,顿时让岳老三脸色凝重。

    “嗨!”

    他急忙之下,将肩上鳄嘴剪一甩,砸向张幕的手掌。

    当一声,沉重的鳄鱼剪倒转,一股大力传来,岳老三怪叫一声,他没想到天下还有谁的力量比他还大,被迫之下倒退,将地板都踩得粉碎。

    张幕杀心不减,真气吞吐,手掌不退反进,一掌再次打在鳄嘴剪上。

    恐怖的力量如潮水涌出,岳老三手腕一麻,武器都握不住,直接脱手而出。

    两招就将江湖高手岳老三的武器击飞,原本躲在一边的甘宝宝惊得张大嘴巴,她没想到张幕如此厉害。

    “难道,他真要杀岳老三?”

    嘭!

    岳老三和张幕对上一掌,整个人都飞出去,狼狈地落在地上。

    “你……你要干什么?”岳老三揉着酸痛的手掌,惊惧道。

    “你说呢?”

    张幕面无表情,心中却是惊叹这家伙的力气,若是换个人来,早就被打得吐血。

    “想杀我,没门!”岳老三怒吼一声,啪的一下抽出腰间鳄鱼鞭,弥漫刚猛的力量。

    张幕身影一晃,以凌波微步轻松躲开,啪的一声,地板被抽得粉碎,碎块到处乱飞。

    “死吧!”

    一句冰冷的话,从岳老三背后响起,接着一个手掌,印在他的背部。

    阴柔的力量释放,绵掌瞬间摧毁其内脏,断掉他的生机。

    缕缕鲜血从岳老三口中流出,他想要转身说些什么,却根本没有力气。

    蓬的一下,他不甘倒在地上,瞪大眼睛,到死都不明白张幕为何要杀他?还有,张幕怎么会如此厉害?

    可惜,没谁回答他,庄园内静得过分,进喜儿和来福儿吓呆在一旁,就连甘宝宝也愣住。

    “其他恶人若要报仇,就说是我张幕杀的。”

    平淡说了一句,张幕转身离开。

    这个岳老三虽然力大无穷,在力量上还能和他过几招,但在凌波微步之前,他的动作就显得太过笨重,根本挡不住他的绵掌。

    当然,他若是有降龙十八掌这种刚猛到极致的掌法,也能正面杀掉对方。

    问题是,他没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