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7章 吓到妹子了
    即使快马加鞭,不眠不休,到达无量山时,也过去三天,剧情已开始。

    无量山下,张幕修为有成,真气护体之下,依旧一尘不染,只是眉宇间的疲惫,却是怎么也掩盖不住。

    “慢一步应该没事吧。”

    张幕暗想,主任务是改变命运,并不是让什么都改变,来迟一点就迟一点。

    看着风光无限的无量山,张幕放缓步伐,欣赏山间美景,不是他不想快,而是不知道无量玉壁的位置,总得问个路才行。

    想到无量玉壁下藏着的北冥神功,张幕想到逍遥派的其他绝顶武功,忍不住道:

    “虚,怎么只让我去获得一部分顶级武功,像小无相功,斗转星移也不差啊?”

    “宿主,几个分任务的功法,都是最适合主人的,其他的作用有限,而且宿主文化中有句话,叫做贪多嚼不烂,太多反而不是好事,可能会影响完成主任务。”

    “也是。”

    张幕恍然,继续向山上而去,他虽不急着赶路,但修为深厚,步伐轻灵,在这山路上如履平地,到也不算慢。

    半个时辰后,已是夕阳西斜之时,百鸟归巢,山雾渐起。

    他目光一动,在旁边山坳处的乱石堆上,见到数十个人影。

    “终于有人了!”

    张幕露出一丝喜意,脚底真气爆发,顿时腾射而出,转眼就来到近前。

    神龙帮昨日不少人被钟灵毒貂咬伤,就连帮主司空玄都没幸免,不由变得风声鹤唳,张幕刚一靠近,几人立即抽刀举锄,满脸紧张道:“什么人?”

    “问路的人,你们是神农帮的吧?”张幕目光很快扫过,不少人瘫坐在地,脸色发黑,显然是中毒之状。

    “你是干什么的?难道是无量剑的?”几人没从张幕手中看到剑,一时惊疑不定。

    “那就好,我正需要一个人带路。”

    张幕迈步前进,向中心走去。

    “站住!”

    蓬蓬……

    几声碰撞和惨叫,拦路的都鼻青脸肿倒在地上,张幕径直走到一个独臂山羊胡老头前。

    在其后面,有一十六七岁的少女正被绑着,一身青衫满是泥土,灰头土脸中,仔细能看到一丝丝娇美的容色,正用一对水灵灵的眼睛看着他,带着好奇之色。

    张幕瞥了她一眼,对着司空玄道:“识相的话,找个人带我去无量剑后山。”

    司空玄感受到张幕如渊似海的气息,知道这少年郎武功不凡,放下武器就要叫人。

    “我带你去。”

    一旁少女急忙开口,声音如玉珠落盘,好听得紧。

    “不行!”司空玄急忙道:“她还没给我们解毒,我会为少侠安排一个人的。”

    “不用了,就她吧。”张幕不容置疑,“马上给她松绑。”

    “你……你这人不讲理!”司空玄又拿起武器,带着周围帮众,忐忑地看着张幕。

    “不讲理有如何?”张幕嘴角勾起,身体鬼魅般冲出,一巴掌扇在司空玄脸上。

    啪啪啪

    几个拦路的人连张幕影子都未看清,就莫名其妙被打飞,吓得其他人都不敢再靠近。

    捡起一把剑,手腕一动,将绑着钟灵的绳索割断,张幕面无表情道:“走吧!”

    钟灵是生得娇美可人,但上次周芷若的事,让张幕不再想惹试炼世界的女人,自然不会太热情。

    “嗯。”

    钟灵有些害怕得站起来,由于被捆太久,腿脚有些酸麻,一瘸一拐地跟着。

    张幕依旧没有去怜香惜玉,他怕自己太帅气,若是对其太好,万一对方以身相许,那可是很麻烦的。

    刚才出手太猛,神农帮的哪里敢阻挡,两人顺利离开,向无量剑后山行去。

    走出数里,张幕才开口:“你什么时候被抓的?”

    “昨……昨天晚上。”钟灵低着头,小声开口,她是古灵精怪,可偏偏怕张幕这种风格。

    张幕下意识摸着脸颊,暗想估计自己装得太高冷,吓到这个妹子了。

    他也乐的如此,又过去数里时,钟灵忽然止步,小手指着对面,脆生生道:“那里就是无量山的禁地,进去便有机会看到无量玉壁。”

    “好。”

    张幕射出,转眼就只剩下一个背影,钟灵惊愕地长大嘴巴,没想到张幕说走就走,都不管她……

    另外一边,张幕跑出数百米,见到几个持剑之人,想来是无量剑派的人。

    为避免浪费时间,张幕再次直接打进无量剑派,这群人弱得不行,根本挡不住他。

    顺利来到无量剑的禁地,很快看到对面白雾缭绕间,有一道光洁石壁,他以此为准,向悬崖下爬去。

    每当无处可落脚,他便用摧坚神爪洞穿岩石,缓冲下坠之势,轻易就下到崖底。

    山谷植物茂盛,百花盛开,他身体如猿猴跳动,越过藤蔓向那玉壁靠近,不久便看到一条银白瀑布从山上灌下,一面不小的湖泊出现,湖水清澈万分。

    “找到了!”

    张幕微微笑道,开始绕着湖泊寻找最后琅环玉洞的位置。

    忽然,有簌簌的声响传来,张幕以为是野兽,待拨开面前树叶看去时,原来是个人。

    这家伙衣衫破碎,面目狼狈,正惦着脚,想踩树上的野果。

    看到有个人冒出来,他顿时吓一跳,哎呦一声摔在地上,脸上又痛苦又欢喜,要不是张幕知道他为啥开心,多半会认为他脑袋有毛病。

    段誉从地上爬起来,眼睛发光地看着张幕:“这位仁兄,在下段誉,不知你是怎么进来的,难道有出去的路,还请告诉在下,必定万分感谢。”

    听得哇哇一阵话,张幕有点无语道:“现在又事,等下给你说。”

    说完,没理会段誉失望的眼神,张幕在附近低头仔细寻找起来。

    “仁兄,你找什么,我可以帮你。”

    “仁兄,你怎么不说话。”

    “仁兄……”

    “停!”

    张幕挥手,为防止段誉再嗡嗡问个不停,他只能一边寻找琅环玉洞的入口,一边解释。

    “我叫张幕,从山崖下来的,不要问我怎么下来,高手自然能办到,至于我找什么,自然是进门的钥匙。”

    段誉更加迷糊,除去明白张幕名字外,其他都没搞懂。

    张幕却是眼睛一亮,一掌拍在一块大石头上,青苔泥土掉落,周围都微微一震。

    在猛然用力,原本的大石头,缓缓退开,露出一个洞口。

    “待在外面,等我出来!”

    没让段誉进去,张幕一晃钻入,抬头就看到一尊栩栩如生的玉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