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5章 给我十分钟
    “我没有事!”

    张幕被高玄异样眼神盯得有点不自在,若无其事地走出山洞。

    此时临近榜样,太阳西斜,森林间升起一层薄雾,被红日光芒照耀,顿时流转出各种色彩。

    张幕眼睛一动,只见树影之下,人影晃动,韩三满身是血跑出来。

    “这家伙有点倒霉……咦?不对!”

    张幕脸色变化,他以为韩三中途遇到异兽才受伤流血,但接着发现韩三身上的伤口,似乎是锋利的武器所伤。

    之前对付的是墨鳞蟒,就算是异兽,又哪儿来的利器之类的,这伤口绝不是兽类留下的。

    “难道是有新的敌人!”

    张幕生出这个想法,不由脚下踏出,几步来到韩三前,看到其身上的伤口,凝重道。

    “怎么回事?”

    韩三上气不接下气,喘了几下才焦急道:“那……那头黑羽鹰是一个人养的,我们其他人都被他杀了!”

    “什么,黑羽鹰是人养的!”

    张幕也吃了一惊,瞥见地上的血迹,他脸色一沉:“你不该回来的。”

    韩三面上怒色一显,不让他回来,难道留着让那人杀死吗?

    “嘿嘿,说的不错,你确实不该逃回来的,不然我也没法这么快找到你们,到时候,很可能那夺天果就没机会得到了!”

    一个戏谑的声音,从树林中传出,韩三的身体一僵,脸色瞬间发白。

    他明白,自己当时能逃走,并不是运气好,而是对方故意这么做,要以他为长线,吊出张幕等大鱼。

    “唉,此事已到此,没什么好说的,你先进去处理伤口吧!”张幕摇头,没有怪罪,目光落在树林处。

    夕阳余晖下,一个身穿黑色古袍的青年,缓缓地走出。他留着一头长发,随风飘舞,面目俊郎,双眸狭长,气质有些阴冷。

    这人完全是古人打扮,手中握着一把剑,一把染血的剑,一把杀人的剑。

    “你是谁?”

    张幕眼睛一眯,从古装黑衣人身上,感到巨大的压力,根本无法窥探到对方心思。

    他心中同时在思考,到底是谁,居然能养一头黑羽鹰,那可是异兽。

    “我的名字,你还没有资格知道。”

    黑衣人高傲一笑,嘴角玩味:“现在赶紧把夺天果和那两个女人交出来,你们还可以活。”

    “还要女人?里面有三个,你干嘛只要两个。”张幕意味深长道。

    青年忍不住想到那个老妪,露出一丝恶心:“别废话,把人和东西交出来,不然杀了你!”

    不容置疑的话,让刚出来的高玄怒极而笑:“只知道躲在暗处捡便宜的家伙,还有脸说这话!”

    黑衣青年眸中寒光一闪,露出冷冽之意:“你找死!”

    他是何等高傲之人,只觉得自己这是螳螂捕蝉之策,不容许他人玷污。

    “狂妄!”高玄冷哼一声,黑色毛发变长,骨骼扩张,身体变壮,直接狼人化。

    “别!”

    张幕本想阻止,可高玄发怒后哪里会听,当场直接扑出,化为狼人,杀向黑衣青年。

    “原来是个畜生!”

    黑衣青年意外一笑,脸上根本没有任何惧怕,铮一声剑鸣,长剑寒光暴涨,一道黑色剑气挥出,斩向高玄。

    嘭的一下,高玄被剑气轰飞,剑气肆虐,破开他强悍的防御,让其鲜血淋漓。

    “皮挺厚的,竟然还能挡住一剑。”

    青年嘀咕一句,身影一晃,鬼魅般冲出,剑尖直取高玄的头颅。

    轰!

    一道火红拳印挡在他前面,剑气、拳印碰撞下,青年杀招被化解,没能继续。

    “你想杀人,问过我没有。”张幕脚踩地面,身影晃动,转眼站在青年前。

    “谢了!”

    高玄从地上爬起,明白自己远不是对手,知道刚才确实太冲动,若不是张幕,他可能已被杀掉。

    一抹冷汗,从他额头冒出,高玄冷静下来,感激地看着张幕。

    “就当报答你当初送我面包和水的恩情。”

    张幕不在意道,看到高玄身上淡淡剑痕,瞳孔微缩,越发忌惮此人。

    因为,只是一招,堪比超凡四阶的高玄便败退,这个暗中捡便宜的家伙,不管是智慧还是实力,都非常不简单。

    他能确定,对方并没有突破到超凡五阶的宗师之境,但其凌厉的剑法,却远超普通的超凡四阶。

    而且,自己初入超凡四阶的修为,又是一副受伤之躯,并不是此人对手。

    “看来,得这么做了!”

    刚想到这里,眼角剑光一闪,顿时遍体生寒,到处都被黑色剑光封锁。

    摧坚神爪!

    张幕以真气护体,接下剑气,真气竟挡不住,手上传来剧痛,他不得不后退一步,避开剑气锋芒。

    呲呲!

    丈外一株小树,在剑光下化为碎片,就像被切割机处理过一般。

    “小子,实力还算不错,不过,依旧得死。”

    黑衣青年脸色阴翳,他本以为张幕等人全部重伤,不会有太多反抗之力,现在这个人能挡他几招,太过出乎意料。

    他杀机浓郁,剑光大盛,招招狠辣无比,每道剑气都能削断一颗巨树,几个回合间,周围十米内一切植物全部化为碎片。

    “等等!”

    张幕突然往后一跳,举手示意停下,他此刻衣衫褴褛,带有不少剑伤,状态不太好。

    “你怕了?”黑衣青年冷笑。

    “我现在受伤,暂时打不赢你,等下再打。”

    张幕摇头,“你不是要夺天果吗,那东西不在我这儿,你现在去找苗老前辈吧。”

    青年露出鄙夷,“说到底,还不是贪生怕死。”

    “不能这么说,我和他们只是雇佣关系,没必要打死打活的,你也不用麻烦地来杀我,还是赶快去取夺天果吧。”

    张幕一把拉住想说什么的高玄,笑着向山洞退去。

    青年面色阴晴变化,张幕这么一说,他反而不敢随便进去,怕那个老东西还有一战之力。

    “等黑羽鹰过来,再动手不迟。”他暗暗想着,对着天空吹出一声口哨,呼唤黑羽鹰过来。

    他估计,黑羽鹰已解决墨鳞蟒,马上就能脱身来帮他。

    “完了,他在叫那头黑羽鹰。”韩三脸色苍白,面如死灰。

    “高玄,你跟他们说一下,我和那家伙交手,伤势加重,有些扛不住了,给我十分钟,先等我缓一缓。”

    张幕捂着胸口,装着很难受,跑到一边坐下,闭眼似乎在压制伤势。

    高玄神色一楞,总觉得哪里不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