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7章 诡异无骨
    十米,百米……张幕走进废墟中心,没有一丝变化,似乎这里就是个废弃之地。

    “希望那家伙别离开,否则又得换一个任务。”

    张幕喃喃一句,向深处走去时,发现地上有一些痕迹,很细微,若不是他眼神好,不一定能看到。

    在附近查看后,他向一堵坍塌的楼板走去,中途突然停住,将一块转头踢开,下面一抹黑色露出,他能看出,这东西正是干掉后的血液。

    不久前,应该有流血的人或者其他东西路过这,如此看来,目标并没有离开。

    张幕想到这里,眼睛突然射出精光,脸上露出一丝怪异的神色后,忽然从地上跳起来。

    他原本站的地方,泥土诡异凸起,噗一声冒出一只手,布满墨色鳞片,锋利的爪子抓个空。

    随即,一个冒着淡绿色光芒的脑袋,从下面伸出来,一对野兽般的瞳孔看着张幕。

    “反应挺快的!”他半边身体没入泥土,嘴巴张开,露出长长的舌头。

    “你是无骨?”张幕脸色古怪道,他刚才以为是遁地类的异兽,没想到冒出来是个人头。

    “嘿嘿,你是来杀我的?正缺一个实验品呢!”

    无骨没有回答,却是变相承认,他目光火热地看着张幕,下巴狭长,脸色苍白,浑身鳞片,就像一条鱼,一条能钻地的鱼儿。

    “实验品?”张幕若有所思,“你这诡异的能力,就是自己搞的。”

    “怎么样?厉害吧!我的这具身体,钻地入水,强大无比,只是还有些小缺陷,还得继续改进一下。”

    看到无骨眼中的狂热,张幕暗骂一句变态,这种人也是狠,对自己都吓得了手,变得人模鬼样的。

    他也不废话,掏出元能手枪,随手就是一点,子弹咻地射出,主动掀起战斗。

    “嘿嘿!”

    无骨吐舌一笑,脑袋钻进泥土,浑身流露墨绿色光芒,就像在水里游泳一般,消失不见。

    子弹射进泥土,便没有一点声响,张幕眼睛一眯,锁定附近长满杂草的地面,不知道无骨会从哪儿跳出来。

    “这任务也不说一下无骨的能力,简直在坑人!”

    张幕郁闷地盯着地面,这种躲在地下偷袭的人类对手,他完全是首次遇到。

    十丈外,泥土波动,无骨冒出来,得意道:“杀你之前,先和你玩玩,你试试能不能打中我?”

    嘭!

    张幕不会客气,精准地开枪,依旧被其钻进泥土躲开。

    这家伙在泥土里的速度,不比他在地上慢,张幕都不得不佩服这能力。

    突然,脚下危机浮现,张幕这次没有退,手臂直接对着某处拍下,狂猛的真气朝着下面轰击而去。

    一个墨色爪子伸出,尝试和张幕手掌拍在一起,可是刚一接触,表面的黄光溃散,爪子都被拍得扭曲。

    不过,张幕却感觉对方手爪如橡皮一般,没有一点骨头,将他的力量尽数卸掉。

    无骨一点声响都没发出,只是见没占到便宜,手爪立马缩进泥土中,不给张幕抓住的机会。

    “好烦!”

    张幕手掌顺势打在地上,将泥土轰得飞起,却不见无骨的踪迹。

    突然,他背后泥土翻开,一道银色影子诡异地跳出来,鬼魅般贴近,一只利爪对着他心口抓来。

    这次的爪尖不止缭绕着幽绿光芒,散发出一股怪味,张幕反手挡住,可很快他脸色变化,手掌上的真气快速消失,竟然有股腐蚀之力。

    “退!”张幕肩头一沉,真气爆发,将无骨手爪震掉,脚步一扭,转身一脚踢在其胸口。

    这一脚快若闪电,蕴含强大的力量,轻易将无骨踢飞。

    他神色微变,身体却是不断波动,像是软蛇一般,将张幕的力量分散全身,落在地上后,得意一笑:“超凡四阶的大武师又如何,蛮夫一个,能奈我何?”

    张幕眉头微紧,这家伙不止身体特殊,而且会一种柔术,能以弱克强,转移他的劲力,难怪会叫作无骨。

    不过,他手段可不止这一点,轮到劲力掌控度,他自信乾坤大挪和绵掌移远超过对方,唯一棘手的是,一旦不能将之瞬杀,以对方遁地的手段,必然能逃之夭夭。

    张幕看着无骨,暂时不动手,而是好奇道:“你是如何做到遁地的,异能吗?”

    无骨可得和张幕讨论他的能力,眼神得意道:“当然,而且是后天开发的异能,厉害吧?”

    “后天开发?你用的什么办法?”张幕有些意外,异能基本是靠觉醒,后天想以外力获得异能,似乎非常困难。

    “说了你也不懂,只知道打打杀杀的武夫,哪里明白生命科学的魅力。”

    **裸的嘲讽让张幕眉头直跳,若不是想套出一点有用信息,他真想一巴掌拍死这家伙。

    他忍着怒意,反嘲道:“你的能力这么厉害,还不是有缺陷,比如现在就不敢硬接我的拳头。”

    “哼,力量本就不是我的优势,傻子才会跟你硬打,只要能杀掉你就行。”

    无骨最讨厌有人看不起他的异能,因为这是在质疑他的技术,乃是对他伟大追求的不敬。

    张幕嘴角微勾,他刚才窥探到一些有用的东西,而且是很有意思的玩意儿。

    “想杀我,看你有没有那个手段吧,死怪物!”

    张幕冷笑,体表火红色真气涌出,使劲一踏,哗啦一声,朝着远处的无骨激射而去。

    而无骨只是讥讽看着他,身下泥土像一张大口,转眼将他给脱掉,让张幕扑了个空。

    “哼!”

    张幕很生气地一拳打在无骨消失的地方,那里泥土不再松软,尽数将他的力量吸收,剧烈凹陷数尺,变为一个大坑。

    而无骨又从后面冒出来,故意攻击他的背心,就是想耍他。

    在无骨心中,张幕比他厉害又如何,还不是拿他没办法,只能无头苍蝇般被他耍得团团转。

    张幕以同样的方式挡住,这次是一拳打向其胸口,却像打在橡胶上,让人感觉难受。

    然而,他的拳头松开,掌心凭空出现两个小玻璃瓶,里面装有一白一红之物。

    真气灌注其中,然后嘭嘭两声爆炸,白色和红色的粉末,顿时散落无骨全身。

    无骨还在奇怪两个东西怎么会变魔法似的凭空冒出,一种让他恐惧的味道弥漫开,身上突然生起的剧痛,更让他惨叫出来。

    “该死!盐巴和辣椒粉,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