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3章 临阵突破
    一千年前,天地异变,神秘的元气充斥八方,使得地球万物的层次提升,植物的变化最为显著。

    深入数里之后,这片山脉完全被高大茂盛的植物覆盖,漫目皆是上百米的巨树,枝叶遮住太阳的光芒,让下面的空间变得潮湿阴暗。

    树杈之间,张幕身体绷紧,双眼凝重,正爆发出全部速度,在大树间飞跳前行,如离弦的利箭,呼啸向深处而去。

    咔嚓咔嚓!

    他的骨骼变化,施展易容术,很快原貌消失。但他没有停下,后面是超凡四阶的大武师,完全能认出他的气息。

    虽然他的易容术可骗过比他普通人,却偏偏瞒不住刚才的两个大武皮师,所以真正危险并没有散去。

    呼!

    突然,一阵腥风卷起,将旁边巨木繁茂的枝叶的吹动,立马一道阴影袭来,快若鬼魅,隐隐能看到一只锋利的兽爪扑向张幕。

    急忙之中,他狠狠一踏大腿粗的枝干,嘣的一声,身体顿时被快速弹走,顺利躲开寒光闪闪的爪子,落在另外一根枝条上。

    这时,偷袭的异兽露出面貌,一身黑色长毛,身体不过两米,显得修长,动作灵活矫健,双眸竖瞳发绿,正冷冷盯着他。

    “黑锦猫,三级异兽,真是麻烦!”

    张幕眉头一皱,这种异兽乃山脉里比较厉害的一类,地上、树上都是其主场,常常以埋伏的手段,突然冲出猎杀目标。

    吼!

    猫一旦体型够大,那就相当于老虎,随便一声吼叫,都震得落叶飘飘。

    唰!

    黑锦猫化作闪电般射出,对着张幕脖子撕咬而来,牙齿坚若钢铁,弥漫腥臭的黏液。

    “找死!”

    张幕脸色一怒,他不怕此异猫,只是恼怒时间被耽搁,不由身上真气波动,蓦然一掌拍出。

    他的速度并不快,却诡异地一扭躲开黑锦猫扑咬,脚摆着树枝瞬间来到其侧面,手掌落在其额骨上。

    阴柔透骨的掌力,绵绵不断穿过坚硬的额骨,摧枯拉朽将脑浆全部震碎。

    嗷呜……

    黑锦猫七窍流血,嘭一声撞在树干上,然后无力地落下去。

    轻易击杀一头精英3级异兽,张幕却没有一点高兴。

    他刚才连枪都没用,就是怕对方锁定他的位置,现在无奈击毙黑锦猫,还是迟早会暴露他的。

    “若陈家来的不止两人,那现在外面必然有不少眼线,就算用易容术躲一时也没用,最好的办法还是杀掉那两个知道我气息的人!”

    张幕盯着远处,目中凶悍顿起,他之前没料陈家会如此看重他,加上易容术暂时无法一直施展,才让陈家这么快找到。

    现在他准备再击杀两人后,先以易容术避开搜索,在易容术冷却期间蒙面办事,那样便能大幅度降低被找到的可能。

    可问题是,如何杀掉两个比自己厉害不少的大武师?

    “看来,得拼一次了!”

    张幕露出狠色,不再继续往深处跑,黑锦猫已给他提醒,越是深入异兽越厉害,他总不能借住强大异兽杀掉那两人吧?

    除非异兽是傻逼,不先杀他这个容易下口的,还帮他去杀敌人。

    与其深入找死,还不如拼一把,至少他和那两人的差距并不大,而且,若是能突破……

    张幕咬着牙,抹去自己的痕迹,就在黑锦猫的不远处停下,找个隐蔽的石洞,盘膝坐下,开始沉心静神,运转心法,向任督二脉最后的关卡发起冲击。

    丹田真气运转十二真经,汇合成一股庞大力量,顺着任督二脉进入,最后被一层淡淡的薄膜挡住。

    或许压力所迫,这次真气冲撞下,张幕身子一震,感觉桎梏破开不小的裂缝。

    他心神一喜,再次积蓄力量,全力撞向出,只要之贯通,让任督二脉和十二正经联通,真气便可运达周身,实力大增。

    在倚天屠龙记的试炼世界中,他曾借助乾坤一气袋打通过任督二脉,此时轻车熟路,要的只是打破**的桎梏。

    时间一点点过去,十分钟之后,黑锦猫尸体的旁边,两个人影出现,强大的气息让几头准备吃尸体的野狼转头就跑。

    麻东一个晃身落在尸体前,手掌感受一番,下颌微点:“是他,这种诡异的掌法,曾打死过改造人血亚。”

    明图脑门有些淡黄光芒,眼眸璀璨似宝石,刹那间显得神异无比,他略一思索道:“这人很危险,就拿这门掌法来说,没有对力量惊人的控制,根本无法掌握,或许你我都比不上他。”

    “连你都给这么高的评价,我对他越发感兴趣了!”麻东冷冷一笑,“他若继续跑,必然还会和异兽厮杀,我们顺着痕迹找下去。”

    两人转眼弹射出去,彼此相距百米,顺着蛛丝马迹,竟没有多少偏差。

    可在两里后,他们突然失去张幕的踪迹,就在他们的前面,一切人为痕迹消失不见。

    “知道掩盖自己痕迹,反应够快的,不过真以为能逃掉吗?”

    麻东站在数十米高的枝丫上,不以为意地说道,然后取出战术手表,准备让人带猎狗过来。

    痕迹可以抹去,气味却不行,只等猎狗一闻,对方将无处可逃。

    “有异动!”图明眼睛一亮,转身看向侧面,他能感觉到一股强大的波动出现。

    “难道是他?不可能!”麻东的手一顿,想到一种可能。

    “过去看看!”图明呼一声冲出,转眼就不见人影。

    麻东没再叫人,猎狗再快,过来也要半个小时,那时他估计已解决张幕。

    这是一处灌木丛,生有密密麻麻的藤蔓,此时有些叶片无风飘动,一个隐藏在绿叶下的小洞,不断有强大的波动传出。

    洞中,张幕头发倒立,脑门上雾气升腾,凝而不散,盘旋在头顶,化出一虎一鹤的形状。

    他的周身,衣服鼓起,以他丹田为中心,真气透体而出,旋转的同时,头上虎鹤雾气下沉,融入其中,化为一层红白太极图。

    一丝丝黑色的黏污,从周身毛孔排除,任督二脉贯通时,真气将体内深处一些杂志排除,让张幕整个人都神清气爽。

    这时,外面的灌木丛上,一黑一黄光芒射来,麻东看到下面的某处,眼中寒光一闪,和图明对视一眼,两人同时出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