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章 哪儿来的自信
    张幕离开绿波轩,先是去昨晚的胖子宾馆,发现徐强两人离开,他迟疑了一下,尝试通过战术手表联系。

    陈家很厉害,可还无法在天眼系统下乱来,他不怕会被陈家发现。

    尝试数次,才联系到徐强,两人已改头换面,躲在另外一个地方。

    他没有去相见,而是将两张机票送出,让两人好好活着,以后有机会去找他们。

    做完这些,他将战术手表关闭,孤身一人回到宾馆。

    “陈家的人……怎么还不来?”

    坐在床上,张幕喃喃自语,他刚才特意出去晃悠,就是要让陈家知道他在哪儿。

    可这么久,都没有杀机出现,有些古怪。

    他已确定,这次猎杀他们的事,仅由那个陈玄书负责,所以才会以那个笑面虎的喜欢的方式处理。

    不同人有不同的手段,若这次猎杀他们的人,是个不愿麻烦的人,那他们面对的可能就是铺天盖地的围杀。

    所以,那个笑面虎虽有些恶心、矫情,却给他们不小的机会,就像是在斗智斗勇。

    “不知道,那家伙又会使什么手段,再不出手,明天上午我可就跑掉了……”

    张幕在警惕中开始修炼,一夜很平静地过去,居然一点事都没有。

    他不相信那人会真的忌惮甄十杀而不出手,或许现在一个新的杀局,已将自己给包围。

    咚咚!

    敲门声打破寂静,张幕睁开眼,感觉来者不善。

    当他看到外面的人时,有些意外道:“你找我有事?”

    此时昨天见过的叫骨头的服务员,正等候在门外,瘦骨嶙峋的脸上布满焦躁不安。

    见到张幕,他噗通一声跪下,搞得张幕莫名其妙。

    “最好快点说出你的理由!”他眉头一挑道。

    “张先生,求你救救我跟店长。”

    “我救你们?”张幕无语,“我跟你们有关系吗?干嘛救你们?”

    “张先生,他们……他们说如果你不去,会把我们两个都杀掉的,现在店长就被他们抓住。”

    “谁?”

    “不知道,他们指明让你去一个地方。”

    “不去!”

    张幕直接拒绝,想来此事是陈玄书搞的鬼,他又怎么会过去。

    他绕开骨头,向楼梯走去,刚要离开,听的一声枪响。

    嘭!

    张幕身子一顿,急忙转头,却看到骨头倒在血泊中,脑门一个血洞,被对面出来的一人打死。

    他脸色阴沉下来,盯着对面,一个鹰眼、细鼻,脸色蜡黄的黑袍人,正收回手枪。

    “你为什么杀他?”张幕转身,认真问道。

    “一个没有任何价值的东西,死去才是他最佳的归宿,这样世间才能少一个废物。”

    鹰眼人苍白的眸子一转,理所当然道。他讥诮地看着张幕:“怎么,你已选择不管他,现在又想替他报仇?”

    “不!”

    张幕摇了摇头,“我只是很想宰了你!”

    “呵呵,有趣,杀了几个废物,就真以为自己无敌?”

    “不会,但,杀你足够!”张幕手指一弹,元能手枪出现,瞬间开出一枪。

    嘭的一声,对面的墙壁被轰穿,一颗元能手枪子弹,比寻常火药类的狙击枪子弹还厉害。

    这也说明,鹰眼躲开了,就凭借这一点,他算的上三阶超凡者。

    不过,他有点忌惮,不知道张幕何时有一把元能手枪,而且开枪还如此的快,差点让他没反应过来。

    他反手一颗子弹,对着张幕肋下打来,位置很是刁钻,若不提前躲开,这一枪便能要掉张幕的小命。

    张幕险之又险地避开,同时再打出一枪。

    他暗中将念头附着在子弹上,原本短距离呈直线的子弹,中途微一转弯。

    噗!

    血肉被洞穿,鹰眼不敢置信地看着胸口,他不明白,自己刚才已是躲开,为何还会中枪?

    这成为他最后一个念头,再也没有机会多思考,他内脏被子弹摧毁大半,倒在地上便一命呜呼。

    而他的旁边,正是骨头的尸体,都还带着余热,两滩鲜血弥漫,血腥味瞬间弥漫整个过道。

    “真是找死,跟我比拼枪法,哪儿来的自信?”

    张幕冷笑着将枪收起,不过看着无辜死去的骨头,他就非常的不爽。

    骨头和他接触过几次,只是个普通的人,不该如此死去,至少不该是因为他而死。

    “陈玄书,你真的太过分,在你眼里,这只是一场狩猎游戏,所谓的人命,你估计根本没放在眼里。”

    张幕一拳打在墙壁,留下一个拳印,才忍着怒火走下楼梯。

    很快,他发现不少人都没出来,包括一些服务员,似乎这个酒店的人,全部消失一般。

    他知道其他人是怕惹麻烦,只是这种模样,跟他刚才不去管骨头何等的相像。

    不由,他心里越发恼火,径直向一个方向走去。

    陈家庄园,占地数十亩,宛若一个城中之村,其内水榭亭台,花苑楼阁,茂林修竹,小桥流水,一派唯美的古风景。

    “住着如此干净的地方,人心却肮脏无比,真是浪费!”

    张幕遗憾地叹息一声,正要继续时,两个一身古装,护卫模样的人拦住他,神色高傲。

    “这里乃陈家私人地盘,外人不得靠近!”

    “我是来祭奠陈玄侗的,给你们的陈玄书说一声吧!”

    两个护卫互相看了一眼,拿不定张幕此话的真假,见张幕的谈吐不似普通人,只能向上面禀告。

    此时正在让人追查徐强两人踪迹的陈玄书得到这个消息,先是一愣,才奇怪道:

    “他这是什么意思,想取得谅解?不像,这人性子桀骜不驯,而且刚杀掉鹰手……”

    陈玄书嘀咕着,他喜欢分析,喜欢谋划,此时却搞不清楚张幕是什么意思。

    在他看来,张幕主动来陈家,几乎是在找死,他完全能让家族的人将其拿下,张幕总不可能专门来送死吧?

    “看你有什么诡计,进我陈家大门,还能翻起什么浪花不成?”

    陈玄书露出笑容,觉得自己想得太多,在陈家的主场,对方还不任由他拿捏。

    当即,他下达命令:“让他过去!”

    他倒要看看,一个掌心的猴子,还能耍出什么花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