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章 读心
    接着,他遁入黑暗,漫无目的地走起来。

    凌晨时分,路上基本没人,大部分店铺都关门,张幕走路无声无息,若不是针对他的,绝对难以跟上。

    暗中又出现两人,应该是知道他动手杀人,这次不敢靠得太近。

    张幕直接转身冲出,将两人杀死,这下才没有跟屁虫。

    但他知道,不用多久,肯定还会有人摸过来。

    他估计,附近区域都被监控起来,一时半会儿很难摆脱。

    不过,他并不介意,因为他正想杀人。

    天渐渐明亮,死在张幕手中的陈家耳目,已超过双手之数,而且实力渐渐提高,现在被他踩在地上的,就是一个二阶超凡者武者境的家伙。

    这人穿着夜行衣,脑袋尖尖的,模样很精神,可却无法动弹,被张幕给封住穴道乃至丹田内气。

    “你们还有多少人?”张幕目光中闪过一丝红光,盯着地上的人。

    “呸,我不会告诉你的!”尖脑袋还挺硬气,吐出一口痰道。

    可在读心术下,他内心还是下意识露出想法,被张幕成功窥探到。

    他轻松躲开口痰,一脚踩在其胳膊上,顿时骨头碎裂的声音回荡在巷道中,听着都渗人。

    “啊!”尖脑袋脸色扭曲,疼得冷汗唰唰掉出来。

    “你可以不说,我继续问,负责这事的陈家人实力如何?”

    “我……不会说的!”尖脑袋玩着牙,脖子上的青筋高高鼓起。

    “少爷他达到四阶,一只手就能把你弄死!”

    这是他心中的想法,眸子露出仇恨的目光。

    张幕微微一笑,将另外一只胳膊踩断:“那你们死去的陈少爷,棺材放在哪儿的?”

    尖脑袋痛叫后,听到这话不由一愣,搞不明白张幕怎么会问这个。

    这人还有些地位,还真知道陈玄侗棺材在哪儿,被张幕轻易洞察。

    张幕没有停止,只是怕这家伙晕过去,下手轻了一点,但问题还是没停止。

    他特意施展读心术,得知不少东西,比如之前八人的死,都是这家伙口中的少爷策划的。

    直到问不出什么,张幕才离开,没有去杀那家伙,但一个废人可能比一个死人还要残忍。

    “没想到读心术真的不错,至少在套取情报上,非常的出色。”

    张幕心中很满意,短短几句话的时间,他就大致了解到陈家的布置的情况。

    首先,领头的是个陈家直系,实力很强,他多半还不是对手。

    其次,附近都有陈家的眼线,差不多被他解决快一半,剩下的人对他很忌惮,除非那人下命令,否则其他人不会再轻易靠近。

    陈家的所在,他差不多搞到手,并且陈玄侗的棺材,并没有在陈家中心。

    若没有读心术,这些情报绝对很难弄到,现在知己知彼,才方便他接下来的计划。

    晨光熹微,路上出现人影,张幕漫步而行,准备去买一些东西。

    他不担心警备队会找自己,若陈家连解决他都要靠警备队,不止他会失望,估计不少人都会嘲笑。

    这个就是面子,总体来说,并不是个好东西,越是看重,就越受其限制。

    当然,对于张幕来说,它是个不错的东西,不然他还不敢乱来。

    刚想到这儿,张幕头皮一麻,就像被凶兽盯上,又一张血盆大口咬下来。

    他下意识往旁边一滚,噗的一声,原本站立的地方,出现一个冒着烟的深洞。

    “我去!镭射枪?”

    张幕浑身汗毛倒立,丹田真气爆发,手臂在地上一砸,身体陡然跳起来。

    呲一声,又是一个高温射出的洞,深度超过三尺,就在他刚才脑袋的位置。

    若他反应慢一点,以镭射枪的威力,他绝对要被贯穿脑袋。

    危险还没有退去,张幕像一只灵活的猴子,东窜西跳,躲开接下来的三次射击,才躲在安全的位置。

    他确定镭射枪无法轻易射到自己时,才吐出一口气。

    “娘的,镭射枪无声无息的,差点就着道了!”

    张幕抹去额头冒出的冷汗,他估计自己是惹怒那个少爷,不然不至于用镭射枪杀他。

    要不是自己精神力不弱,提前察觉危险而躲开,可能还真死在路上。

    “传说宗师级武者都很难被射杀,看来还真如此,虽然修为没到,但精神力达标,才让我能警觉。”

    张幕若有所思,庆幸之前的选择,他心中感叹,果然修行得步步为营,不能出错。

    待过去几分钟,张幕才迅速离开原地,镭射枪没再出现,或许是放弃了。

    张幕却变得更加小心,敌人的手段繁多,可能一个疏忽大意,自己的小命就得丢掉。

    走着走着,一条商业街出现,这里装饰显得很高档,虽还是早晨,却人流不少。

    他穿着一身军装,显得很是另类,不过并没有人觉得意外,因为这里各色人都有。

    张幕走进一家饭店,看了菜谱后,点下数道菜肴,大口吃起来。

    这里的菜挺贵,几乎都是数百信用点,好在都是异兽肉、带有灵性的蔬菜做的,不止美味无比,而且蕴含不少能量。

    张幕很满意,第一次吃到这等层次的好东西,千年前食材不行,而来到这个时代后,不是在军中,就是在试炼,哪儿有机会品尝美食。

    所以,他的吃相有些难看,惹得不少鄙夷,几个服务员露出担忧之色,怕张幕付不起饭钱。

    至于霸王餐,他们心中没这个概念,敢吃绿波轩霸王餐的,他们还没见过呢。

    “咦?张幕,你怎么在这儿?”一声惊讶的声音,从二楼传来。

    楼梯上,沈星正往下走,一眼就看到大吃大喝的张幕。

    “呜……舍西……你怎么在这?”张幕吞下嘴里的东西,声音才渐渐清晰。

    “哦,上次不是买了铁齿黑甲犀牛的肉吗,刚好送回来一下。”

    沈星坐在张幕旁边,看着满桌子的好菜,想到陈家的事,以为张幕是在自暴自弃,不由叹息一声。

    “沈星,他是你们营的?”

    和沈星一起下来的,还有一个青年,绕有兴趣走过来,想要结识一番。

    “以前是,不过现在他退役了。”沈星点头又摇头。

    “是吗……”

    青年立马失去兴趣,张幕年龄这么小就退役,多半是有问题,他不想接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