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章 以人头为祭
    “虚,兑换一下读心术吧!”

    “好的宿主,读心术有一定几率了解同类智慧生物心中想法,可以百分百辨别敌意,每次使用,将消耗一定的精神力,具体情况宿主自信了解。”

    虚说完后,张幕便觉得眼睛一凉,脑海中多出一只眼睛模样的红色光团。

    他念头一动,读心术启动,徐强两人的想法被他读到,两人此时很愤怒不解,不知道为何伟子要对自己人动手。

    片刻后,他知道读心术的其他信息,以他现在的精神力,一天最多可用百次,而且窥探对象的精神力不能比他强。

    而且,读心术的能力,会随着他精神力提高而提升,属于可成长的异能。

    “不行,不能让老刀白死!”徐强愤怒道。

    “他跑了,你现在找不到的。”

    张幕摇头,刚才他不知道具体情况,没来得及去拦下对方。

    “是因为那些信,伟子肯定认为,杀掉其他人,就能活下来!”

    黑子看着老刀贯穿身体的血洞,悲凉道:“老刀却不知道,自己人会对他动枪,根本没反应过来。”

    “你们觉得要不要杀掉对方,然后期望陈家放过自己?”

    张幕突然问道,目光紧紧盯着两人。

    “不可能!”

    “笑话!”

    徐强和黑子直接否认,张幕通过读心术,发现两人没有说谎。

    他露出满意之色,一个队伍中,最怕叛徒,特别是用战友的性命换取自己小命的家伙。

    “我们看着吧,他自以为能活下去,殊不知对方就看着我们笑话呢。”

    张幕指着床上的血,露出讥讽之色。

    “你说的没错,只是我不明白,一个愿意主动救人的烂好人,为何要对自己人下杀手呢……”

    徐强百思不得其解,苦恼着抓挠头发。

    “等碰到他,问一下不就知道。”

    张幕懒得去思考这个问题,而是指着老刀尸体:“这怎么处理?”

    “让收尸人帮忙火化一下,有机会把骨灰带回去吧。”黑子无奈道。

    “行!我这就是叫人。”徐强点头,走出屋内去找人。

    收尸人,是这个时代特有的职业,由于基地市不时有人死,不少都找不到家属,便由这些人处理,在贫民中,算是个不错的活计。

    由于又死了人,警备队再次来人,见凶手跑掉,便将通缉令发出去,没有再多管。

    有天眼系统在,只要韦子出现在公众场所,就会被发现,这也是处理故意杀人案的常用手段。

    胖子快哭了,短短一天,连连死两个人,简直是晦气,要不是张幕多给五百信用点,这家伙估计要让他们离开。

    张幕两人守在尸体前,直到徐强带着两个人出现。

    两人穿着陈旧,年龄不小,皱纹里满是污渍,卑微地低着头,彰显着生活的不易。

    徐强叮嘱一番,让两人好好处理老刀尸体,给了200信用点,定下一天后前去取骨灰。

    忙完这些,已是凌晨三点,徐强和黑子再也睡不着,便在客厅聊天。

    张幕看到旁边有个屏幕,下意识打开,还真有一些节目,听着广告,他有点恍惚。

    今天看到的一切,和千年前好像,如果没有外面的异兽,没有流血杀戮,这里似乎就是一个大都市。

    “曲奇飞车,你值得拥有!”

    屏幕上,一辆椭圆形的飞行器正在空中漂浮着,里面坐着的人明亮整洁,露出会心的笑容。

    “看这个干嘛,一辆飞车至少要千万,只有内城区那些富人才买得起。”

    黑子摇头:“我们估计这辈子都没希望。”

    “是啊,我们连明年的太阳都可能见不到,哪里敢奢求这些。”

    “这可不一定!”张幕意味深长道,继续津津有味地看下去。

    这台屏幕虽是最落后的设备,比不得全息投影,可内容并不差,让张幕借此了解到更多的东西。

    张幕换着台,突然在一个频道停下。

    “陈家第三顺位继承人陈玄侗被害一事,陈家目前已解决八位凶手,还有四人在逃,陈家表示,剩下的凶手,三天内将全部伏诛,到时将举行陈玄侗的哀悼仪式。”

    屏幕中,一个大厅出现,看其布置,乃是灵堂,大厅中央,放着一具巨大的黑色棺材。

    黑色棺材的前面,摆着一排人头,数量恰好是八个,依稀能看出,其中一个正是老刀,还有一个是逃走的伟子!

    八人,全部被斩掉脑袋,陈放在棺材前,像是在祭拜,血腥又诡异。

    一个女人穿着雪白丧服,面无表情地解说着,似乎面前的人头,再寻常不过。

    下一刻,画面一转,变成其他的新闻。

    一个为继承人报仇的事,竟然能如此光明正大放出来,而且以人头为祭!

    张幕表示,彻底开了眼界,这个时代的权势,真他妈的嚣张!

    三人脸色瞬间阴沉下来,嘭的一声,徐强开枪爆掉屏幕,差点暴走。

    黑子的脸色更黑,跟张幕见过的高玄都有的一比,哼道:“太过分,我跟他们拼了!”

    “拼什么?你那是送吧?”张幕不客气道:“你冲过去,可正中别人的心思。”

    “这么憋屈地活着,有什么意思?”徐强眼睛发红,真的忍不了,都想要冲过去将陈家给炸掉。

    “去吧,就当多添两个人头!”张幕站起来,打开房门。

    这下,两人反而冷静下来,徐强将枪放下:“张幕,你最厉害,我们听你的!”

    “好,相信我的话,现在你们要做的事,就是摆脱陈家的跟踪,先躲起来再说。”

    “我会去做一点事,三天后在城门口集合,希望你们能活下来。”

    张幕郑重说了一句,拿着枪走出门外,被黑夜给吞噬。

    他的速度不快,甚至故意停了一下,然后才走。

    一直监视的人赶紧跟上,张幕立马就察觉道,他露出冷笑,若无其事地前行。

    一直走到偏僻角落,一晃躲起来,等两个人影冲过来时,他直接出手。

    咔嚓两声,两人脖子被扭断,张幕冷笑一声:

    “是你们逼我出手的,不多杀你们几个人,心里都不爽快。”

    既然暗中的人要跟他玩手段,那他就给对方来点暴力,不然还真以为一切都在掌控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