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章 人心难测
    “麻烦了!”老刀点了一根烟,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烟才吞吐两口,警备队的车已停到面前,三辆车下来十个人,都穿着统一制服,持元能手枪,步伐迅捷,转眼将张幕等人围住。

    警备队也算军级系统中一部分,能成为警备人员的,至少战斗力达到3点,成为正式的超凡者。

    为首的中年人看着地上血淋淋的尸体,瞳孔一缩,挥手止住其他人,有些惊讶道:“你们杀的?”

    “我杀的!”张幕跨出一步,拦在他面前。

    “你?”

    中年人显得更吃惊,看到张幕手上的银雷,他目光闪了一下。

    “他为什么会全面兽化?”中年人很有经验,问出其中的关键。

    “自己开车技术不行,撞墙上了!”

    张幕示意徐强不要说话,指了一下扭曲的跑车。

    “你们两个,把尸体初级一下,其他人开始调查具体情况!”

    中年人沉吟着,吩咐其他人动手。

    见其公事公办,老刀长长吐出一口烟雾,他就怕警备队乱来,那才是真的麻烦。

    “放心,陈家既然没明着来,说明他们还是挺在意名声,我们完全可以在规则内和其交手。”

    张幕小声说了一句,其他人一下便理清思路,之前那人是在赌场被杀,伟子被车撞,都不是明着来。

    或许,这就是他们的机会,当然,也可能是陈家某个人的恶趣味,把他们的死当做一场游戏。

    接着,十个警备员仔细探查现场,并将附近所有人问过,情况大致和张幕说的差不多,是一场交通意外导致的。

    “张幕是吧,听说你刚退役,有没有兴趣来警备队?”

    中年人又找到张幕,这次不是问责,而是邀请他入伙。

    “你能解决一个全面兽化的改造人,实力很优秀,警备队有个编外人员,就缺你这种优秀人才,可以考虑一下。”

    他没等张幕说话,一口气讲完:“我叫江极简,外城区中队长,你有意向可直接来警备处找我!”

    江极简露出一丝笑容,转身上车,带着其他人离开。

    “这人还不错,没有为难我们!”徐强有些意外道。

    “不是所有人都趋炎附势的。”黑子心情不错,也点了一根烟。

    老刀摇头:“这只是开始,你们别放松。”

    警备队公平处理的好心情,顿时荡然无存,气氛再次凝重起来。

    张幕在周围看了几眼,感觉有人依旧在监视。

    兽化人的事,让张幕更加警惕,刚出现的一个棋子就怎么棘手,后面的多半更不简单。

    街道的尽头,有一条颇为繁华的商业街,一栋百米高楼的某处,一人的目光望远镜挪开。

    “有意思,能杀掉完全兽化的血亚,实力很不简单啊,我都有些惜才了。”

    这人二十出头,穿着一身雪白的西装,头发梳理得一丝不苟,模样英俊儒雅,气质沉稳,嘴角正带着淡淡的笑意。

    他的眸子很冷,有些狭长,望着落地窗外的街道,啪得打了一个响指:“给我送几封信过去。”

    ……

    几人吃了些东西后,天色已暗,看到外面的夜色,徐强有些不放心,提议换个大房间,所有人住在一起更安全。

    于是,胖子宾馆唯一的套间,在空闲大半年后,成功有人入住。

    但胖子高兴不起来,只求张幕等人快点离开,他觉得几人太过危险。

    晚上九点,叫做骨头的服务员,带着四套洗漱用品出现。

    灯光下,少年更加削瘦,手臂上似只有一层皮,没有半点肉存在。

    他畏惧地将东西放下,迟疑了一下,从灰色布包里取出一叠信。

    “几位客人,这……好像是你们的信。”

    屋内的几人瞬间警惕起来,他们退役和来这的事,几乎没人知道,怎么可能会有人给他们信?

    徐强接过那精美的信封,让骨头离开,看到上面写着的名字,还真是自己等人。

    他疑惑地将信分掉,然后戴上手套,打开自己的,看到上面的内容,脸色一白。

    上面只有一个字,却代表着他最亲的人,那是一个“家”。

    徐强颤抖着道:“你们的信……是什么内容?”

    “我和你一样。”老刀将信扔在桌上,写字同样一个字。

    “我的是杀!”韦子眉心冒出冷汗。

    “我的也是家。”黑子捏着手掌,神色有些慌乱。

    张幕若有所思:“伟子,你没有家人?”

    “没有,父母在十年前那次兽潮中遇害,现在只剩我一人。”

    “哦,我跟你一样,不过内容却有些意思。”

    张幕嘴角浮现讥笑,将纸张放在桌上。

    “杀掉其他人,可活!”

    其他人脸色都一变,目光都发生变化。

    “这是想让我们自相残杀?”老刀神色落寞,第一次感到无奈。

    即使是玩阴谋手段,他们也不是那些人的对手。

    虽说祸不及家人,并且有天眼监察,可当家被对方摆出来时,他们依旧手足无措。

    看到几人的神色,张幕对暗中出手之人生出厌恶,对方不光明正大来杀,偏偏玩手段,让人恶心无比。

    “我要回去!”黑子突然站起来,拿起自己的装备,便向外冲去。

    伟子拦在他面前,劝道:“别冲动,你回去又能干什么?”

    “那我不回去又能干什么?”黑子怒吼道。

    张幕站起来:“你就这么确定,陈家的人已抓住你的家人?”

    “不要小瞧军队的实力,如果能这么轻易报复,那你们怎么在前线安心战斗?”

    他说完这些,便回到自己房间,至于对方是否相信,他并不在乎。

    在他看来,不回家才是最好的,至少危险在自己的身上,而不是在家人身上。

    “陈家的混蛋,最好现在把我弄死,不然……”

    张幕哼一声,心中起了杀心。

    半夜,张幕没有睡觉,依旧在修炼,任督二脉在慢慢贯通,他估计一周内就能突破。

    嘭!

    一声枪响,让他睁开眼睛,确定后,发现来源就在隔壁。

    这里是套间,隔壁就是老刀!

    他跳下床,冲了出去,刚打开门,就见到一个人影消失,而套间的大门还在微微晃动。

    “那人好像是?”

    张幕眼睛一眯,身子一晃,来到隔壁房间,刚靠近便闻到一股血腥味。

    他打开灯,床上正躺着一个人,胸口一个狰狞血洞,内脏都流出来。

    熟悉的面目,让他忍不住道:“老刀!”

    张幕一步跨出,来到床前,手指不断点下止血,可下一秒钟,他手停在空中。

    胸口的血洞中,心脏只剩下一半,他除非是立马给其换个心脏,否则回天乏术。

    老刀瞪着眼,想要说什么,却是没有一点力气。

    张幕心中一揪,老刀年龄最大,一直像个老大哥,听说他女儿都快十岁,却是死在这里。

    他将老刀尸体往旁边一挪,血液染红的床上,也有一个大洞,直达下面的水泥地板。

    一颗子弹,破开寸深的地板,没有带一丝血。

    他刚将子弹取出,徐强和黑子出现,看到这一幕,露出不敢置信的神色。

    “老刀!”两人冲到尸体前,却只能看到一对死不瞑目的眸子。

    两人悲愤地看向张幕,看到他手中的子弹,全都脑袋一蒙。

    那子弹,正是他们所用的!

    “应该是伟子杀的。”

    张幕沉重地开口,他也想不到,白天好心救人的伟子,晚上会开枪杀自己的战友。

    人心,真的难以揣度。

    不由,他想到虚说的读心术,这个异能,可能真的很有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