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章 被迫退役
    “我知道你想的什么,也不管是不是你杀的人,我只能告诉你,陈家不需要理由,只需要怀疑,想杀些人表示一番,就足够了。”

    李雨丹平淡的话,让张幕怒火忍不住冒出来,讥笑道:“这就是权势?”

    “没错,陈家是千年世家,在基地市的军中有很大影响力,天眼监察系统帮不了你,而我能做的,也只是让你们现在拥有资格退役。”

    李雨丹叹息一声:“小心一些,最好尽快离开这里,去另外一个基地市,等风头过去,他们应该不会一直纠缠的。”

    陈家死掉继承人,而且死得不明不白,对于一个千年世家来说,几乎是**裸的打脸!

    若是不杀掉一些人警示,估计会让不少人觉得他们好欺负,甚至遭到其他家族的嘲笑。

    所以,不管是为了面子还是真的报仇,都得有人来背锅,而当初距离陈玄侗最近的一些人,将作为怀疑对象,受到陈家的解决。

    正因涉及到整个千年家族,李雨丹才无法出手保下张幕等人,她后面的家族是强,可她仅仅是能代表自己。

    说完这些,李雨丹觉得自己能做已足够,便昂着头转身离开,快速被通道中的阴影吞噬。

    “我其实很看好你……尽量活下来吧。”

    断断续续的话,传入他的耳中,而李雨丹早已不见。

    张幕捏着手掌,指甲都快掐进肉里,他这次是真的怒了!

    他确实是想退役,但那是主动退役,而不是像个丧家之犬,被迫地退役。

    他想光荣地离开这里,完美地划上一个句号,而不是在威胁下离开。

    说到底,他是一个狂傲的人,非常看中主动和被迫的区别,可那有什么用,现实没给他一点机会。

    还是实力不够,没有选择权利,只能随波逐流!

    张幕将这份郁闷记住,将那个陈家记住。

    权势吗?他以后就要做那个最有权势的人,让这个高高在上的势力,感受下什么叫做憋屈。

    自我安慰后,再记下一个仇,张幕心情好不少,理所应当道:“大丈夫能屈能伸,还是先跑路再说!”

    他已不是当初那么天真,知道卑鄙怎么写,自然不在意当一个逃跑的角色。

    今天的躲避,只是暂时的,有这条命在,一切才有可能。

    他急忙点开战术手表,进入申请退役页面,之前由于战争,这个页面是有限制的,可现在却是对他开放。

    “此人有严重的精神问题,影响到团队作战,特允许退役治病。”

    退役说明的一段话,让张幕眉头直跳,自己居然成精神病,顿时有种吐血的感觉。

    “这女人,真是不让人喜欢。”

    张幕抽搐着嘴角,在上面点击同意退役,立马就得到通过,连交接都不用,并且有辆车会送他离开。

    他也没什么东西好收拾的,便将枪往肩膀上一扛,似乎卸掉一身枷锁,脚步有些轻快。

    现在,他已是退役军人,终于自由了!

    或许,这次被陈家当做背锅的,并不是坏事,毕竟……他就是凶手嘛!

    张幕嘴角露出一丝笑容,向军营一个偏僻角落走去。

    看着坚守在各处的战士,张幕有些不舍,虽然他没来多久,彼此不算太熟,可却是并肩作战过,离开这里,或许就很难将后背让给其他人了吧……

    三分钟后,张幕来到一个破烂的帐篷前,这里停着一辆黑不溜秋的卡车,浑身带着斑驳的铁锈,车厢里还有不少发黄的菜叶。

    “这车……”

    张幕露出古怪之色,他怎么看,都觉得这车是拉菜的。

    “看什么呢?快上来,不用我给你解释吧?倒霉鬼?”

    车门突然冒出个胡子拉碴的脑袋,趴在满是污垢的车窗上,嘴里咬着一根木棍,揶揄地看着他。

    “你是?”张幕感觉这家伙是在幸灾乐祸。

    “拉菜的司机,现在顺带拉一下几个倒霉鬼。”拉碴胡子嘿嘿一笑,意有所指道。

    张幕有些无语,这家伙怎么如此欠揍呢?

    他耸耸肩膀,轻轻一跳,便翻过三米高的铁栏,落在车厢中。

    拉碴胡子眸中掠过一丝惊诧,他没想到张幕如此年轻就有这等实力,不过只是嘴唇动了动,并没有多问。

    张幕嘴角一勾,他刚才感受了一下,发现这个其貌不扬的家伙,实力很不一般呢。

    他找到个更干净的位置刚坐下,耳朵一动,听得又有人走过来。

    转头一看,其中有几个熟人,都背着包,带着枪,正是刚和他完成护送任务的徐强、黑子、老刀和伟子,剩下两人不认识。

    张幕眉头一皱,徐强四人应该和他差不多,被迫退役,不然留在军营,不知何时会接到一些送死的任务。

    “张幕,你也在。”徐强看到张幕,苦笑一声道,满脸的无奈。

    “我很好奇你们是什么理由退役的?”

    张幕指着旁边,让徐强坐下,两人都狙击手,相比其他几人更熟一点。

    “不听从指挥。”

    徐强有些疑惑,张幕怎么会问这个。

    “有病。”伟子话很少,只吐出两个字。

    “觉得我长得太黑,影响军容。”黑子的理由最不靠谱,让人想笑缺笑不出来。

    “我是年龄大了,让我回家养老。”老刀脸色冷峻,手里随时捏着一柄小刀。

    “我是有精神病。”张幕撇撇嘴,不知道该说什么。

    几人都相视一眼,苦涩地摇头,突然安静下来,情绪显得有些低迷。

    毕竟,在之前,他们都是军中的精英兵种,现在却只能灰溜溜离开。

    没有太多人知道,更没有谁来送,可谓是凄冷无比。

    “妈的,这些家族真他妈恶心,那个纨绔死掉,关老子屁事!”

    沉默了片刻,那两个不认识中的一人终于忍不住,骂了出来。

    “吴奀,冷静一点。”黑子摇头,靠在铁栏边,脸色落寞。

    “冷静?老子还不到三十岁,还没建功立业,就要面对那些人的追杀,早知道老子就不参军了!辛辛苦苦熬到现在,就因为一个纨绔背锅,这世界真他妈不公平!”

    吴奀说着说着,眼珠红起来,弥漫出丝丝雾气,有不甘、屈辱还有不舍。

    张幕微微一叹,今天被迫退役的人,都是没有背景的,这就是现实。

    胡子拉碴的司机一直没有说话,就静静地咬着木棍,直到最后五个人上车,才吐掉木棍,启动车子。

    熟悉的汽油味飘出,张幕无语地看着车屁股处冒出的黑烟,没想到这车这么烂。

    他以为,现在的发动机都是核能,甚至是元能的,没想到还有这么原始的车。

    看来,有些东西并没有消失,就像火药、汽油,只不过他一时没看到而已。

    “喂!老司机,我们去哪儿?”张幕等黑烟散开,忍不住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