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章 虎鹤阴阳功
    他想起一个说法,武道达到对应5阶超凡者的宗师境后,闭着眼就能洞悉身边的一草一木,跟他现在很像。

    适应了许久,才算习惯下来,看到还有一万多虚值,他就想把它给花掉。

    这是他的小毛病,身为孤儿,小时候总是缺少很多东西,一般得到钱财,都会立马将之花掉,担心会失去。

    不过,想归想,他还不至于乱来。

    再看了一下属性面板,枪法的加成变为105点,竟然达到4阶超凡者层次。

    随后,他又发现精神力在提升到10点后,悟性和敏捷提升不少,前者增加1点,后者增加了0.5。

    问了一下,才知道不同身体数据间有影响,精神、体质是两个主要数据,提升这两项,会或多或少增加其他数据。

    不过,暂时不用以虚值增加体质,因为他修为还能快速增长,留在以后用效果更好。

    看了下时间,现实才过去不到两个小时,外面依旧是半夜。

    他静心凝神,这次是真的开始修炼,丹田内气翻滚,向任督二脉冲去,继续提升实力。

    凌晨,张幕收功,身上的气息又强了一分。

    修炼了九阳真经,张幕不由想起和其奇名的九阴真经,两门功法一阴一阳,都非常出色。

    可他修炼九阳后,发觉没法轻易修炼九阴,便只能将之记下,准备回来后尝试一番。

    结果并不太妙,他很难修炼两门功法,现在最好的方法是将其融合。

    看来,这剩下的虚值,还是得用掉一部分才行。

    张幕苦笑着,心中询问:“将两门功法融合,需要多少虚值?”

    “如果是完美融合,需要6000点,品质可达到王阶。”

    “效果如何?”

    “除去两门功法自带的效果外,还能让修炼速度提升三倍,直接炼出真气,并且质量上等,总量是同层次的两倍。”

    “融合吧,以后修炼的功法就这样来,要最适合自己的。”

    张幕果断同意,磨刀不误砍柴工,一门好的功法,才是变强的基础。

    瞬间,一门新的功法诞生,涌入张强脑海,全部领悟后,发现虚将最开始修炼的虎鹤功也融了进去。

    这门新的功法,兼顾阴阳变换,包含各种武学奥秘,内容之丰富,让张幕大为吃惊。

    因为,在修炼之后,他竟然可获得九阴中百科全书般的能力!

    轻功、拳、掌、腿、刀法、剑法、杖法、鞭法、指爪、点穴密技、疗伤法门、闭气神功、移魂**,几乎无所不包。

    同样,他也拥有九阳神功自动护体、浑厚攻力的特性,甚至融合后效果更强。

    “没有白花虚值,简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这门新功法太强太完美了!”

    张幕心中惊叹不已,当即心念一动,忍不住修炼起来。

    由于是根据他所需要而融合的,修炼起来无比顺畅,完全是量身定做。

    最让张幕没想到的是,在他运转功法时,周身穴窍处,有丝丝元气被吸引,然后被他吞噬炼化。

    “竟然能吞吐天地元气!”

    张幕这次被吓到,按理说,王级功法确实引动天地元气,可那得在武者打通天门,沟通自然后才能办到,他为什么能做到呢?

    “宿主,你的精神力达标,所以即便没有开天门,依旧能够引动元气,只是效果只有开天门的三成。”

    虚的及时解释,让张幕恍然。

    “没想到提升精神力后还有这么个惊喜,即使只有三成效果,也能加快我不少速度!”

    张幕惊喜无比,发觉自己选择提升精神力非常明智,不止让远战能力上提升,还给修炼带来不少好处。

    平静下来后,张幕才认真感受新的功法,发现原本的内气在运功一个周天后,尽数化为更高质量的真气。

    而且,这些真气一分为二,一半呈现虎形,带着浑厚阳刚之势;另外一半呈现鹤状,蕴含轻灵阳刚之意。

    真气化形,变为两种形态,完美共存,生生不息,让人惊叹。

    张幕继续修炼,让丹田所有内气化真时,虎鹤双形已稳定下来,只是少了几分神意,需要他继续参悟。

    休息室中,张幕身上的气息古怪,一会儿猛烈霸道,一会儿轻灵柔和,忽冷忽热,连带着空气都波动起来。

    突然,所有变化消失,变得很平凡,张幕收功,睁开眼睛,一对双眸中,隐隐有虎鹤之影飘过。

    “就叫你虎鹤阴阳功吧!”

    张幕根据功法的内容和表现,重新取个名字,世上本没有这门功法,现在确实诞生在他这里。

    点了一下战术手表,时间才凌晨五点,现实过去一夜,可对他来说,却是经历太多。

    “虚,下次试炼在什么时候?”

    “半个月后。”

    “也好,待在试炼世界那么久,都有些怀念这边了!”

    张幕嘀咕一声,打开金属门,走过冰凉的通道,来到堡垒的炮台。

    此时,外面已是晨光熹微,一队队战士们依旧全副武装,戒备着不时前来骚扰的异兽。

    大地是暗黑色的,和清澈的天空形成鲜明对比,耳边不时响起枪声、兽吼声,空气中,血腥和杀戮的味道扑面而来。

    瞬间,张幕浑身一颤,眸子微眯,身体下意识降低重心,握紧手中的元能枪,恢复到战时的状态。

    这里,比试炼世界更危险,到处都是危机,容不得他大意。

    他问过虚,若自己在现实世界死亡,还能不能继续试炼。

    答案为否,虚说,失败者不配成为宿主,他若在现实世界死去,就是真的死去,虚只会选择下一个宿主。

    很残酷的结果,却很现实,这里毕竟不是打游戏,过一天就是真的一天,没有重来的机会。

    哒哒哒!

    清脆的脚步声,而且是女人的皮鞋落在金属上的声音。

    过道的阴影中,走出一个凹凸的女人,一张绝美的脸蛋,在曦光下染发着莹莹光泽。

    可惜,就是深情冷了些,这人正是他的上司,漂亮又高傲的李雨丹。

    “张少尉,你有麻烦了!”李雨丹没有多余的话,直奔重心。

    “什么意思?”

    “陈家怀疑你跟陈玄侗的死有关,这次我没法保你。”李雨丹罕见的露出一丝歉意,美眸中还有无奈。

    张幕眉头一皱,他觉得陈家不可能找到证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