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章 身败名裂再死
    一些人摇头,认同张幕说的话,流言止于事实,他们亲眼看到一些东西,知道明教并没有那么坏,说不上是魔教。

    “这说明,你们的出发点,并不正确。”

    张幕一锤定音,将六派围攻光明顶的事,定义为错误的行动,有人想要反驳,他继续开口,不给机会。

    “你们知道明教是干什么的吗?他们为何行事隐秘,他们的目标又是什么?”

    “或许,你们以为明教如此多人,又神神秘秘的,是想要称霸武林,可他们何时故意对你们正派出手过?”

    张幕举出一个个事实,让众人无法反驳,不少人回想,自己的门派,并没有被明教主动攻击过,反而是他们在不断猎杀明教的人。

    “在这里,我可以明确地告诉大家,他们的目标不是成为武林霸主,而是要造福天下苍生,可笑你们自诩正派,却只看到自己的利益,何曾想过水深火热中的万民。”

    “你们肯定要反对我这话,可事实是,你们大多时候都躲在山上修炼,有心情才下山走走,真的为百姓做过什么大事吗?”

    “而他们做的,却都是关乎万民的事,想要将百姓从鞑子的铁蹄下拯救出来,数早人都在为此努力,若他们都在这儿,你们这点人,有机会攻上来吗?”

    张幕将明教的性质点出,不少人都重新认识起这个神秘的组织,但更多人不太感兴趣,这些管他们屁事?

    知道他们想的,张幕接下来便拉了回来:“你们或许不想掺和这些事,可真的能做到吗?现在你们跑来围攻,可正中某些人所想。”

    这下,六派脸色都变化他们不是傻子,既然明教是干那事的,那他们来灭明教,不正是帮助了鞑子吗?

    立马,不少人脸色难看起来,想到一路上死去的同门,想到背后操控这一切的大手,所有人都露出惶然。

    “看来你们也想到一些东西,没错,这事就是他们挑拨的,按照正常发展,你们会灭掉明教,然后再被他们一网打尽。”

    张幕冷哼一声,指着远方:“就在山下,就埋伏着大军,等你们返回之时,你们所有人都逃不掉!”

    “啊!有大军埋伏!”

    “怎么会这样!”

    “可恶的鞑子啊!”

    “该怎么办,我们本就损失惨重,只有这点人,如何是他们的对手?”

    整个六派,全部沸腾起来,空智等高层吓得再次吐血,脸色黑如锅底,他们螳螂捕蝉,不料还有黄雀在后面等着。

    他们选择相信张幕,对方没必要骗他们,因为将整个事情拉在一起,结合明教的性质,如何不能想通?

    明教一方则有些幸灾乐祸,他们虽有些吃惊,但乐的看到这些人慌乱的模样。

    “张少侠,依你所看,我们该怎么办?”

    空智不得不开口,求助张幕,在他看来,既然张幕知道这么多,应该有解决的办法。

    “呵呵,现在不急着灭明教了?”

    张幕讥笑,人果然是为自己利益着想,十年前为屠龙刀逼死张翠山夫妇,怕明教危机自己地位而围攻,都是如此。

    不管是何太冲,还是其他门派领袖,都摇头否认,这个时候,他们哪儿有心思管这些。

    “算了,你们也是受害者,我既然插手此人,自然没有不帮的道理。”

    张幕叹息一声,这话是假的,但却显得人仁义,不少正派人都有些感动。

    这才是好人啊,阻止一场阴谋,心中还想着他们。

    “不过,现在你们都死伤惨重,山下可都是全副武装的大军,你们很难有机会的。”

    宋远桥站出来,诚恳道:“张少侠,若你能带领我们解决危机,我武当这些人愿听你指挥。”

    空智叹服张幕的实力和见识,也双手合十:“我少林可听张少侠差遣。”

    “崆峒愿受张少侠统领!”

    “昆仑……”

    “华山……”

    张幕将他们打得服气,说的话也有理有据,更知晓不少奥秘,若想度过此次危机,只得团结起来才行。

    “我韦蝠王愿遵张少侠为教主!”

    “我说不得愿推举张少侠为教主!”

    “天鹰教推举张少侠为教主!”

    突然两个声音从明教一方响起,让正派和张幕都露出意外之色。

    后者没想到,自己现在就会被推举,他本以为是在处理掉山下元军后才会进行。

    三个有分量的高层都推举张幕,接着五行旗锐金、洪水跟着支持,几乎一半的高层都拥护他。

    无他,张幕确实有资格,不管是从武功传承来看,还是他对明教的恩情来看,都合情合理。

    “我杨逍不反对。”

    杨逍开口,持中立态度,他不清楚张幕底细,还不想立马支持。

    “各位,此时以后再说,先解决掉山下元军如何?”

    “愿听张少侠安排!”明教众高层点头,此事确实不急,还是解决眼前的麻烦再说。

    “咳咳,既然大家都明白目前处境,又认同我的话,那从现在开始,所有人不得离开。”

    他话一出,几个准备偷溜的人全部加快脚步,想要逃走报信。

    “哼!果然有人!”

    张幕本身只是以防万一,该真炸出来几个,当即手腕一动,常备的石子飞出,噗噗两几人杀死。

    这几人,有少林、崆峒、峨眉,都是其弟子,张幕出手,让一些和几人相熟的,露出愤怒之色。

    “这些人是元军的走狗,一直潜伏在你们门派,不然如何掌握你们的动向?”

    张幕一解释,所有人都不再说话,已是信了他所说。

    确实,元军既然要对他们出手,又怎么可能不派人监视?

    “这里,还有个人,必须得解决才行。”

    张幕语出惊人,不少人看来。知道他说的什么,依旧是间谍!

    他们目光变化,左右看去,不知张幕说的是谁。

    下一刻,他们脸色一惊,只见张幕居然走到灭绝面前。

    “老太婆,你数次阻止我,就是不愿我破坏你们的计划吧?”

    灭绝脸色刹那白如石灰,心中悲愤莫名:“你……你血口喷人?”

    “我血口喷人?你峨眉派的倚天剑当年被鞑子夺取,你为何能取回,还有此次围攻明教,你似乎是主要的发起人吧?”

    “还有,你数次让我没有机会将真相告诉大家,不然也不至于闹到现在……这一切,你怎么解释?”

    刷刷刷!

    无数的目光,如刀子一般落来,张幕所说的,如此的有道理,他们没法不信。

    刹那,大半人都相信,灭绝有问题,甚至峨眉派的一些人,都露出怀疑之色。

    “我可以肯定,她是鞑子的人,我亲眼看到她和一个神秘人讨论如何灭掉其他门派。”

    丁敏君突然站出来,成了压倒骆驼最后一根草,所有人的目光彻底改变,露出厌恶之色。

    这世界上最残忍的杀人手段,不是刀剑,而是人心,灭绝脸如死灰,知道自己如何解释,都没有机会。

    连自己的徒弟都说自己,她还怎么解释?

    “哈哈……”

    她笑起来,笑声诡异,披头散发,他怨毒地看着张幕,自己身败名裂,全是因为这人一张嘴!

    突然,她想到十年前,那对绝望的夫妻,跟自己此时何等像?

    不由,她疯狂道:“报应,报应啊!”

    狂笑着,她拔剑向张幕冲去,再死之前,她依旧想杀掉张幕。

    这次,她舍掉一切,不要命地冲出,速度快到极致,剑光快到看不见。

    当!

    可那张幕的手,依旧捏住了她剑,咔嚓一声扳断。

    咻!

    剑尖飞出,噗地插进她的喉咙,取掉她的性命。

    一代宗师,就此殒命,连一辈子的名声,都就此被抹掉。

    张幕冷漠地看着倒在地上的尸体,没有一丝怜悯,这人几次想杀他,就别怪他心狠手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