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章 群殴才有意思
    龙爪手不愧是少林绝学之一,在空性手中,更是出神入化,漫天爪影飞舞,凌厉狠辣,转眼就将张幕逼迫地不断后退。

    可他看着很厉害,却连张幕的衣服都没沾着,心下有些烦躁,哼道:“你有本事别躲!”

    他出言相激,想让张幕和他交手。

    “没问题!”

    张幕脚步突然止住,反手挡在爪前,呲啦一声,空性就像抓在金铁之上,却是丝毫未伤。

    “什么?你难不成练就了金刚不坏之身?”空性受到真气反弹,退后一步,难以置信道。

    “没有!”

    张幕摇头,他这是浑厚真气形成的乾坤气罩,对方龙爪手虽然凌厉,却是不足以破开。

    空性变得忌惮,不得不将劲力尽数运于爪上,脚下一点,再次猛烈攻去,手爪将空气都拉出嘶鸣声。

    “爪功吗?”

    张幕不想靠浑厚真气,便收敛部分真气,手掌也突然变爪,同样一招抓出。

    两爪碰撞,发出叮叮声,空性手指生疼,发现对方竟和他招式一样。

    刚才那短短时间,张幕偷学了他的龙爪手,如此惊人的学习能力,他自愧不如。

    见内力不是对手,连功夫都被学去,空性顿时意兴阑珊,往后一跳,佩服道:“我不是你的对手!”

    说完,他脸色愧然,快速后退,返回少林阵营。

    张幕连败三大高手,在场六大派之人不再小觑,没有谁敢出面挑战。

    少林空智见此尴尬情形,有些后悔,早知道不同意这种比试。

    无奈,他只能站出,露出一副慈悲模样:

    “阿弥陀佛,施主武艺高强,老衲佩服,但今日之事,不可能因你一人而终止,所以还请施主不可多管闲事。”

    “你的意思是,若我再不退,是要群殴我吧?”张幕知道他的意思,却不惧怕。

    “没错,我等灭魔之心已定,就差最后一步,怎可因一人而功亏一篑,施主若一意孤行,将会被在场众正道人士群起而攻之。”

    空智双手合十,带着威胁之意道。

    “群殴才有意思,来吧!你们可以试试!”

    张幕再发狂言,这次连明教都看不下去。

    “张少侠,不可!”殷野王焦急地摇头,他们明教如此多人,哪能让张幕都为他们挡着。

    他的父亲殷天正只以为是张幕年少轻狂,叹息一声道:“少侠真不用如此。”

    “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张少侠,你的好意我们心领,还请退下。”

    光明左使杨逍此时开口,他并不认为张幕能做到。

    空智没见到张幕竟然会答应,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若他真群殴此人,少林的名声该怎么办?

    他们乃正派人士,本就遵循武林规则,若自己破坏规矩,以后还不让人笑话。

    一时间,张幕这话,没人敢接,不少人议论起来,有人同意,有人反对。

    “此人护着魔教,本就是魔教中人,对于这种妖魔,大家还管什么江湖规矩,一起上!杀掉他就是!”

    灭绝的声音响起,一句话就给自己找到理由,除去少林武当外,其他四派都有意动之色。

    “妈的,刚才就该一拳打死这丫的!”

    张幕没有开口,心里却暗骂起来。

    灭绝怨毒地看了张幕一眼,转头道:“何掌门、鲜于掌门,你们觉得我说的话如何?”

    “师太说的有道理,他本是邪魔,何必将什么江湖道义,杀掉他对天下苍生才有好处。”

    一直没开口的华山掌门鲜于通跳出来,此人阴险无比,之前知道奈何张幕不得,便一直等到现在。

    “不错,今天本就是合力前来灭魔的,何必在意方式。”何太冲冷笑,眸中弥漫冰冷杀机。

    另外,崆峒二老也跟着附和,并向张幕围去,随时都可以动手。

    “大伯,还请帮帮师兄啊!”一边的张无忌看向宋远桥,脸色焦急。

    宋青书摇头,他巴不得张幕死掉:“不可,我们和其他五派是联盟,如何能帮助敌人?”

    “无忌,此事我们武当不插手。”宋远桥摇头,采取中立的态度。

    这边,崆峒二老、灭绝、何太冲夫妇、鲜于通六人,已将张幕团团围住。

    “空智大师,你少林不参与吗?”

    “阿弥陀佛,师太,此事有违江湖规则……但此事乃是老衲提出,哪有不参与的道理。”

    他又对着张幕道:“施主,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不用,来吧,我也不用倚天剑!”

    张幕抬手一勾,没有一点害怕,他想尝试一下,拥有乾坤大挪移和九阳神功的自己,极限在哪儿。

    “既然施主冥顽不灵,休怪老衲出手!”

    空智也是心中发火,一挥袈裟,带着空性出列。

    转眼,五大门派,八大高手将张幕团团围住,密不透风。

    白眉鹰王看不下去,抱拳道:“少侠,让殷某帮你挡住两人如何?”

    “不必,他们若能杀我,让他们杀就是!”

    张幕拒绝,他不管是九阳神功还是乾坤大挪移,都已是大成境界,比原本的张无忌还厉害得多,加上有乾坤气罩护体,并不多么惧怕。

    “狂妄自大!”

    灭绝讥笑一声,觉得张幕已死定,手中新换的长剑一转,便对着张幕攻来。

    “动手!”何太冲提醒一句,和班淑娴使出正两仪剑法,将张幕给笼罩。

    而其他人,或拳或爪或掌,猛烈袭来。

    张幕面不改色,先一指震开灭绝的长剑,然后手掌生出吸力,将何太冲夫妇的的长剑一拉,去挡华山派的利刀。

    这两派,一个是正两仪剑法,一个是反两仪刀法,都是从八卦中演化出来的,此时竟互相克制,何太冲夫妇的剑差点刺到鲜于通大腿,而后者也险些伤到前者。

    而张幕的另外一只手,则同时抵挡少林的龙爪手和大力金刚指,发出叮当的碰撞声。

    至于崆峒二老的七伤拳,他管都没去管,任由两人打在身上,屁事都没有。

    他觉得两人有些烦,当即鼓动真气,等崆峒二老再落拳时,恐怖的力量反弹,直接将两人震飞。

    噗噗!

    两人内力差得太远,竟在空中口吐鲜血,受到严重的震伤。

    如此变化,让剩下六人不由加快攻击,想尽快拿下张幕。

    咔一声,这次是灭绝的长剑被一指点断,张幕在交手时,又偷学一手大力金刚指,轻易就点断对方的精钢长剑。

    他食指继续点下,直落灭绝的咽喉上,杀机毫不掩饰。

    灭绝狂退,双臂交叉抵挡,依旧被点出一个血洞。

    她脸色苍白,一时不敢上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