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章 还有谁
    张幕没再和小昭推来推去的,起身将羊皮收起,回身看了一眼,恰好瞥见女骷髅胸口插着的匕首。

    这匕首晶莹闪烁,多年过去,都没未受到一点蒙尘,更没有腐朽,有些神奇。

    “虚,这东西值钱吗?”

    “算是个宝贝,回收后可得50虚值。”

    “那原价岂不是250虚值,还真是个好东西。”

    张幕露出意外,抽出匕首,不太沉重,却锋利无比,显然是特殊材质,属于一把神兵。

    “将两位好好安葬吧!”

    为掩饰拿死人东西的尴尬,张幕用倚天剑在地上挖个坑,将两具骷髅埋上,也算入土为安,至于那匕首,就当是人工费。

    两人原路返回,再次来到杨不悔的闺房,他看到地上的铁锁,想到这东西坚韧无比,或许是个宝贝。

    让虚鉴定后,价值30虚值,这让张幕明白,其实有不少东西是有价值的。

    “这东西不太好拿,能不能现在就回收?”

    “可以。”

    “不早说……”

    张幕嘀咕一声,支开小昭,念头一动,地上的铁链消失,同时那把匕首也不见。

    做完这些,他看着手中的倚天剑,问了一下,才知道任务目标不能回收,只能打消再赚一笔的想法。

    忽然,小昭慌忙进屋,焦急道:“张大哥,六大派已打上来了,怎么办?”

    “这么快,灭绝到是挺给力的。”

    张幕不忧反喜,如今神功大成,正是装逼……哦不展现的时刻。

    “带路,出去看看!”

    他一步跨出,轻松就是半丈,来到小昭面前。

    很快,两人穿过几个大厅,来到一片广场,这里本是明教的地盘,此时却密密麻麻挤满六大派的人。

    而在他这一边,明教众人都伤痕累累,或坐或靠,甚至有人重伤躺在地上,面露凄然绝望。

    他望了一眼,迅速找到韦蝠王等明教高层,这些人伤势都还未恢复,只能干看着广场中心。

    场中有两人在拼斗,一人是帮过他的殷野王,一人则是何太冲,正打得不可开交。

    而武当一方,张无忌的身影出现,拦在其他人面前,似乎在解释什么。

    “还好,来得及!”

    张幕让小昭留下,提着倚天剑走上前,立马无数目光看来。

    他的形象太独特,身上衣服都破烂成一条条挂着,头发跟鸡窝似的,到处是血迹,偏偏手上拿着倚天剑。

    一对愤怒的目光射来,灭绝一直在找他,此时终于见到,恨不得直接吃掉他。

    还有一对目光很是复杂,带着幽怨,一闪即逝。

    “咳咳,大家早啊!”

    张幕挥挥手臂,以此回应所有目光。

    他的声音浑厚,在场所有人都能听到,立马,注意力几乎都集中到他这儿。

    “两位先停下争斗,其他人听我讲一下,我们……”

    他想让打斗的殷野王和何太冲停下,开始忽悠**,可才刚说一句,就看到一人杀过来,正是灭绝。

    “闭嘴,还想妖言惑众,原来你就是明教的妖孽!”

    灭绝将一顶帽子甩在张幕头上,有了出手的理由,一剑刺来。

    “唉,本想以理服人的,你偏要逼我用暴力手段。”

    张幕遗憾地摇头,倚天剑随意挥出,咔嚓一声,灭绝的长剑便断去。

    “这手感真爽!”

    他看着灭绝难看的脸色,毫不留情地说道。

    “依仗神兵之威而已!”灭绝躲开这一剑,又是忌惮又是后悔,自己当初怎会让他夺走倚天剑。

    “老太婆,还是不服气吗,我不用剑,一样吊打你!”

    张幕将倚天剑一沉,插在石板上,根本没将灭绝放在眼中。

    灭绝气得哆嗦,眼神更加厌恶,只想将张幕千刀万剐。

    可下一秒,她眼前影子一闪,便觉腹部一痛,张幕竟一拳打来,让她直接横飞出去。

    嘭!

    灭绝落在地上,滚出去几圈,灰头盖脸,脸色苍白,嘴角流血,已然受伤。

    周围一片哗然,沸腾一般,毕竟那可是一派掌教,竟如此狼狈。

    这个突然冒出来的乞丐,有些恐怖!

    张幕并不觉得打退灭绝有多意外,他此时的实力在这个世界已算绝顶,灭绝一时不察,该是如此结果。

    旁边的峨眉弟子弟子急忙将灭绝扶起来,怒目看着张幕,却不敢乱上。

    一边站着的弓背高大老头喝道:“阁下偷袭师太,是不是有些过分?”

    “你是谁?”

    “老夫宗维侠,崆峒五老第二!”

    “你说我偷袭是吧,那这次你先出手试试!”张幕收步而立,让对方先出手。

    “好!吃我一记七伤拳!”宗维侠哼哈着,运全身劲力于拳,向张幕打去。

    这一拳,颇有威势,而张幕挥出的一拳,相比之下,平凡无奇。

    砰!

    两拳对上。

    “啊!”

    宗维侠发出痛苦的惨叫,其间还夹杂一丝骨头断裂的脆响,手臂不规则扭曲着,快速倒飞出去。

    “二哥!”

    崆峒派阵营,冲出两人,在空中将宗维侠接住,竟被震得后退数步才缓去劲道。

    “看来,你不行!”

    张幕很认真地说道,不少人都瞬间色变。

    刚才交手,可是实打实的,没有半点虚假,结果却是宗维侠骨断人飞,此人功力到底有多深厚,连拳力强劲的宗维侠都不是对手。

    刚喘过气的灭绝看到,只觉胸口一闷,再次剧烈咳嗽起来。

    接连两次出手,都一招退敌,如此表现,让打斗中的殷野王和何太冲停下,吃惊地看着他。

    两人心中无比吃惊,短短时间不见,张幕怎会强横如此之多?

    “明教的人是不能给你们杀的,若你们还想继续,得先过我这一关,所以,还有谁,现在就可以过来领教!”

    张幕再吐狂言,让六派都躁动起来,但见灭绝和崆峒二老都吃亏,一时竟没人敢应。

    良久,少林室跳出一和尚:“我来试试你!”

    他这一声若雷霆轰鸣,气势十足,几步踏来,如飞鹰捕食,一爪对着他的天灵盖抓来。

    这一爪凌厉刚猛,空气都发出呲呲声,别说是脑袋,就是岩石都可抓破。

    “来得好!”

    张幕眼睛一亮,行家一出手,就显得不凡,比那老头厉害得多。

    他有心见识龙爪手的奥妙,没有以蛮力去对抗,而是闪身灵活躲开,好让对方能完美施展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