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章 内气外放
    “灭绝疯了吗?”

    不少人脑中斗闪过这念头,别人天鹰教的人都围着,你竟然还敢乱来。

    静玄提醒道:“师傅,我们不能动手。”

    啪!

    一个耳光响起,灭绝红着眼:“我看不到吗?”

    她发泄一番怒火后,渐渐冷静下来,倚天剑是死物,若是让整个峨眉派折损在此处,她才是真的千古罪人。

    无奈下,她只能放缓语气:“张少侠,倚天剑乃我峨眉派传承之物,还请归还于我!”

    “你觉得我傻吗,打了这么久,血都流一地,总得有点补偿吧!”

    张幕冷笑,根本没有归还的意思。

    “说的好,少侠,只要你不愿意,他们绝对不能强迫你!”

    殷野王走过来,自信地说道。

    两人简单认识一番,张幕这才松一口气,幸好天鹰教出手,不然他还真可能被那灭绝叫人打死。

    “少侠,殷某想认识你一番,前去喝一杯如何?”

    “好,乐意之极。”张幕知道对方是想保护自己,立即答应下来。

    然后,灭绝只能眼睁睁看着张幕安全退走,甚至还带着锐金旗剩下的人。

    殷野王此时很不乐意,他想救张幕没错,可却并不想就锐金旗的人。

    但张幕厚着脸皮,将锐金旗的带走,他也不好多说,正要让锐金旗的滚蛋时,忽然听的有海螺声传来。

    “不好,我教有麻烦,张少侠我们随后再去喝酒!”

    他急忙带着其他人赶去支援,张幕目光动了动,转身对吴劲草道:

    “你们明教危机四伏,不可在内斗,快去处理此事吧!”

    他接住天鹰教威慑带出这些人,就是想让锐金旗承天鹰教一个人情,好缓解五行旗和天鹰教之间的矛盾。

    “张少侠说得是,我们这就过去。”

    吴劲草抱拳告辞,急忙离开,远处便只剩下张幕一人。

    此时他不敢返回,不然峨眉派必然要杀他,碰到其他几个门派,必然会觊觎他的倚天剑,一样是麻烦。

    他索性往荒无人烟的深山走去,准备好好吃上一顿,补补血,处理一下伤口。

    时间一晃而过,白日西斜,在九阳神功的和鬼门十三针协助下,张幕身上的伤口差不多愈合,只是身体有些失血,需要一些药材外补才行。

    他想起胡青牛的医经,找到一个药方,里面药材都是附近能寻到的。

    于是,他再往山上行去,一边采药,一边等人来找他。

    可等了一下午,也没见一个人,他不由无语,按理说今天不是有个和尚来接人吗?

    想到自己不是主角,张幕只能打消这个念头,等采集药材,恢复一晚上,明天再偷上光明顶即可。

    他现在对五行旗有恩,若得到乾坤大挪移,再帮助明教解决危机,一样有资格成为教主。

    所以,他并不太急,等找到最后一位药材,便用倚天剑尽数切碎,混合着服下。

    这些药材中不少都是滋补之物,可帮助人体造血,张幕再以鬼门十三针刺激,顿时一滴滴新鲜血液生出,补充身体的空虚。

    待到夜半三更时,他的脸色已红润不少,再过个几天,便可恢复正常。

    “也不知六派现在如何,估计还是再继续进攻吧!”

    张幕喃喃,静静看着山下,白天那些话还没说透,那些门派多半不会停手。

    一道影子突然出现,落在他面前:“没错,他们依旧在进攻!”

    如此快的速度,不是韦蝠王还是谁,只见其脸上寒气直冒,又运功过度导致阴毒发作。

    “你是怎么找到我的?”张幕很是意外,他自己胡乱在走,根本没轨迹可寻。

    “听你在山下消失,我便找上来,还好找到你,不然又得去吸人血。”

    “你就这么确定我要帮你?”

    “我同意为你效力,并推举你当教主,你也要帮我治疗伤病。”

    “成交!”张幕没料到对方变得这么干脆,有些惊喜。

    他并不知道,韦蝠王之前经过了一番艰难的思想斗争,最后还是受不了阴毒的折磨,才会同意此事。

    “过来吧,先帮你止住症状。”

    一刻钟后,韦蝠王浑身暖洋洋,后遗症似乎消失一般。

    即使是第二次,韦蝠王依旧觉得神奇无比,心中对自己的选择更加庆幸。

    相比去吸人血,这种方式好上太多,更别说有机会彻底解决这个问题。

    “好了,现在也该办事,你找到说不得,让他把我装到袋子里,带着跟你们一起。”

    韦蝠王一愣,觉得张幕的要求好奇怪,有哪个主动往说不得袋子里跑的,还有,他怎么知道说不得有个了不起的袋子?

    “我要借助他的乾坤一气袋练功。”

    他这么一解释,韦蝠王不好再多问,便带着张幕继续向山上行去。

    待到天亮时,他才找到说不得,这两人关系莫逆,说不得自然没有拒绝,同意下此事。

    只是,他看着张幕的眼光怪怪的,韦蝠王已告诉他,张幕是要练功,可跑到他袋中练功,着实有些古怪。

    “我不说的话,不要打开。”张幕叮嘱一句,钻入袋中,开始修炼。

    他要借助混元一气袋的效果,打通全身玄关,让九阳神功大成,不然靠虚值的话,还得数千才能办到。

    说不得只能不解地拴住袋子,扛在肩膀上,和韦蝠王一起上山去。

    张幕开始修炼,外界一切都被他忘却,随着丹田内气越发灼热,他不惊反喜,继续修炼下去。

    外面,说不得和卫蝠王和其他五散人汇合,几人争论其当前的危机,一时把张幕给忘掉。

    由于主动封闭听觉,张幕不知外界过去多久,直到全身都在发热时,就像是坐在火中,难受无比。

    “这个方法是对的,继续!”

    张幕心中安慰自己,坚定不移地运功,有乾坤一气袋封闭作用,丹田的内气在全身流转,让他身体像是气球一般,随时都要爆炸。

    好在他有九阳真经的修炼经验,知道还如何引导这些内气,借助乾坤一气袋的压迫,全部向任督二脉冲去。

    巅峰武者之后的武师,便是要打通任督二脉,让内气流转全身,生生不息,才能达到内气外放的境界。

    九阳神功的大成效果便和此过程异曲同工,他当即不断冲击这两条经脉。

    一次、两次……

    有混元一气袋协助,张幕内气毫不浪费,全部向目标冲去,这种暴力的突破方法,让人随时都处于崩溃边缘。

    又不知过去多久,连乾坤一气袋都承受压力膨胀起来,由于体内的气一直无法宣泄,张幕浑身的青筋都暴起,无比恐怖狰狞。

    “给我破!”

    他心中狂吼,内气疯一般涌入任督二脉,终于轰隆一声巨响,开天辟地一般,一股灼热的气,从他的天灵盖冲出。

    内气外放,总算成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