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章 你才是魔教中人
    待返回之时,张幕旁边则多出一个美丽女子,正是周芷若。

    或许是刚才的事,周芷若对张幕更亲近了些,虽不至于像蛛儿和张无忌那般亲昵,但眉目间都多出一些温柔,彼此都更加在意。

    这些变化落在宋青书眼中,格外的刺眼,心中有些后悔没有早点下手。

    张幕自然没注意他,而是跟张无忌一起开始劝说殷六侠。

    光明顶就在不远,武当派的事得尽快处理,张幕让张无忌将一些事适当透露,果然得到殷六侠的认可。

    到其依旧怀疑,决定先调查一番,并且等与大部队汇合再说。

    “师弟,你这几天就跟着殷六侠吧,记得一定要说服他们。”

    张幕认真对张无忌说道,他有另外的任务,张无忌和武当关系深厚,作为劝说之人最为恰当。

    “师兄你放心,我一定全力做好此事。”张无忌神色郑重,将此事牢牢记在心中。

    张幕知道张无忌是什么人,到不怎么担心,他现在考虑的是,如何介入双方争斗。

    可惜,给他的时间不多,没过去多久,夜色中,忽然黄色信号火焰出现,这次是崆峒派求救。

    灭绝带人再次出发,还没等他们接近,空气中便出现血腥味道,前方厮杀声阵阵,一片修罗场出现。

    冰凉的月色下,崆峒派和明教的人混战在一起,刀光剑影、血肉横飞,让人见之胆寒。

    张幕见过异兽潮,这种场面还算小儿科,几乎面不改色,而张无忌和蛛儿却是首次见到如此血腥场面,心中难以平静。

    “师兄,我终于知道你为何要阻止这一切……”

    张无忌喃喃道,看着那遍地尸体,他不由难受无比,那可都是活生生的人啊!

    张幕没有说话,他在观察场中情况,发现场中激烈厮杀的数百人分为六个派系。

    借助殷六侠的提醒,他才知道一边是华山、崆峒、昆仑,一边是明教锐金、洪水、烈火三旗。

    而在厮杀场外,还有三支队伍按兵不动,乃是天鹰教的人。

    见对方又援兵,灭绝不敢随意上,便停在战场边缘,伺机而动。

    张幕没去提醒天鹰教并不会帮五行旗,不过他早有安排,在灭绝疑惑之时,丁敏君站出来。

    “师傅,听闻天鹰教和五行旗不合,对方在我们来之前便在哪儿,却是在旁边看着,没有帮忙,意思,想来我们动手协助三派,他们也不会出手的。”

    如此一旦解释,灭绝觉得很有可能,满意道:“敏君,你觉得该如何相帮?”

    “师傅,看现在情形,锐金旗状态最差,若我们以雷霆之势将其灭掉,便能合力解决其他两旗。”

    “说的好,敏君,这次就由你来号令。”灭绝露出欣赏之色,觉得丁敏君越来越出色。

    “是,师傅,我们分三路三个方向围过去,杀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丁敏君心中激动,当下分派众人,由灭绝带一队,静玄带一队,向锐金旗冲去。

    宋青书也拔剑冲出,不过殷六侠拦在他面前:“青书,事情有变,尽量留收一些。”

    说着,他还是跟着最后一路人冲出,毕竟说好六派围攻明教,加上张幕所说之事有待确认,所以此时还不能站着旁观,否则就是违背盟约。

    原地,就剩下张幕三人,就连周芷若都杀了下去。

    张无忌露出不忍:“师兄,我们不插手吗?”

    “不急,我们没有理由,如何能动手?”张幕看着面前的修罗地狱,神色很平淡。

    蛛儿本是魔教中人,心中只有张无忌,对于这些人的死,并不太关心。

    只有张无忌觉得太残忍,特别是峨眉派加入,让战争血腥味更加浓郁。

    “无忌,我们力量不够,只能用在关键的地方,不然我们是起不了什么作用的。”

    张幕拍拍张幕的肩膀,让两人等着,独身一人向战场靠近。

    他的脚步很慢,可每一步落下,战场上都有人死去,这些死去的人,大多是锐金旗的。

    十步之后,一处寒芒隐现,连连锐金旗掌旗使脑袋都被斩掉,顿时改变整个局势。

    其他两旗深感危机,开始撤退,但锐金旗却是视死如归,奋死拼杀,不愿撤退。

    其他三派自然不放过机会,转头围杀过来,即使锐金旗不要命,想拉人陪葬,却也依旧节节败退。

    殷六侠不愿杀戮,扬声道:“你们掌旗使已亡,赶紧缴械投降,可免去一死。”

    可惜,现在未退之人,都将小命放在眼中,一副舍身求死之态。

    灭绝更加厌恶,倚天剑哗啦哗啦的,锋芒所过之处,就如砍菜切瓜,不过这菜是胳膊,瓜是人头,寻常刀剑根本无法抵挡,一阵血雨、残肢飞舞。

    她这一番,简直是虐杀,就像是割草一样,转眼就倒下十多人,地上添上更多的血液。

    “这老太婆,就是个杀人不眨眼的疯子!”

    张幕此刻已来到战场,见到残肢满天飞,即使是他血腥场面见得不少,也忍不住骂了一句。

    他怀疑,这老太婆精神有问题,对明教有太偏执的看法。

    他踩着血肉,继续前进,峨眉派的认识他,没谁敢挡路,而昆仑派的何太冲看到,却是持剑准备动手。

    “老头,我想在不想理会你,别来给自己找麻烦。”

    他瞥了对方一眼,根本没放在心上。

    何太冲还真不敢上,他怕丢脸,这里可是有如此多人。

    张幕穿过其他人后,灭绝已杀得差不多,场中数十人被点住穴道,立在原地无法动弹。

    而灭绝正想灭灭明教威风,开口让明教的人投降,得到的却是一阵嘲笑。

    她恼羞成怒,问一个便砍手断臂,眼皮都没眨一下,真不愧灭绝之名。

    本来张幕就准备出手的,看到其故意残杀明教的人,依旧有些怒火,不再保持沉默。

    “老太婆,你疯了吧?”

    他以内力鼓荡声音,顿时传遍全场,里里外外都听得清楚,不少人都暗惊张幕的功力。

    而承受这话的灭绝更是耳朵嗡嗡,不由停下残杀,一见又是张幕,顿时想要吐血。

    这是几次和自己作对,两次……不对,是三次,这小子难道真不知道人的耐心有限吗?

    张幕脚步很平缓,一步一步靠近,指着地上数根带血的断臂:“如此残杀俘虏,你才是真的魔教中人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