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章 半夜捡个蝠王
    灭绝逼退青翼蝠王,大涨士气,峨眉派性质高涨,对于此行更加有信心,不少人摩拳擦掌,想建要功立功一番。

    一鼓作气之间,众人行进速度加快不少,一日走了一百余里,才停下过夜。

    半夜,一声响动惊动张幕,他睁眼时便见黑影一闪而过,似没有靠近。

    “又是明教的人?”

    张幕有些疑惑,因为对方没有过来,也没有骚扰众人,着实有些奇怪。

    他不由起身前去探查,他担心是其他人,怕影响他的计划。

    没片刻,他便来到看到黑影的地方,在地上看到脚印,更觉得不对,如果是高手,又怎会留下脚印?

    他顺着脚印向前,发现脚印变得凌乱,他不由戒备,担心是诱饵。

    不过,连着数百丈,也没有危险出现,他觉得更加古怪。

    突然,他停下脚步,夜色之下,前方草丛间有一黑影,一动不动。

    他将内气作于周身,慢慢靠近,那黑影依旧没动,而他也看清,黑影正是个人。

    张幕警惕地观察一番,再用脚踢了下,才确定此人已晕过去。

    “奶奶的,半个死人,还搞得我提心吊胆的。”

    他骂了一句,一脚将人影翻过来,看到其面目,不由咦了一声。

    只见地上躺着的家伙一身青袍,满脸乌青之色,气息奄奄,浑身似冰块一般,看其面目,不正是早上的青翼韦蝠王吗?

    话说韦蝠王也是倒霉,他今日凌晨想耍灭绝一把,压压对方的气焰,本来是万无一失之事,却被一颗石子坏掉,最后迫于倚天剑锋芒,加上寒毒发作,不得不撤退。

    然后,他便想着去找个人来吸血,可此行出来,根本没一个手下,方圆百里又荒无人烟,一直没能得手。

    无奈,他便再次盯上峨眉派的人,本准备趁着夜色偷一人,却不料寒毒彻底爆发,不得不退走,最后晕在这儿。

    若不是他的狼狈撤退时的声响被张幕听到,估计死在这儿都没人知道。

    张幕不知道这些,只觉得很是巧合,大半夜跑出来居然能捡到个蝠王,真是有意思。

    “算你运气好,不管换个人碰上,也不一定能救你。”

    他手心发热,按在韦蝠王胸口,瞬间便找到其身体的问题,并进行针对性的解决。

    没几个呼吸,快死的韦蝠王气息开始壮大,冰冷从其身上渐渐散去,心跳恢复,并逐渐有力地跳动。

    “这家伙练的功法极端,曾经走火入魔,伤到重要的经脉,导致过度运功之时,必须要饮血压抑,不过这方法真是低端,一看就不懂气血运行之道。”

    张幕鄙夷不屑道,他掌握鬼门十三针这种高等医术,只觉对方治病方法粗陋不堪,一点都没有技术含量。

    而韦蝠王已醒来数分,听得这话,心中激动,强行睁开眼:“恩人,难不成你有解决办法?”

    张幕并不意外,平淡地看着他:“有解决办法又如何,你我又不熟,为何要帮你。”

    “啊!你真有办法,怎么可能,我数十年来试过各种法子,都没有成功,你怎么会……”

    韦蝠王先是惊,又有些不信,他其实也有解决办法,但那无一不需要珍贵药材,他根本就得不到。

    想到这里,他估计张幕所会的方法差不多也是如此,一时冷静下来,待看清张幕面目,不由尖叫一声,从地上跳起来。

    如果不是他还虚弱着,这一跳绝对有三丈高,他此时指着张幕,又惊、又怒、又疑惑道:“怎么会是你,害得我没吸成血的那人!”

    他一时哭笑不得,没想到救命恩人就是害他的人,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怎么,吸血很好玩吗,要不因为你是我未来的手下,白天那石子就不是打你手腕那么简单了!”

    张幕冷哼一声,毫不客气。

    “狂妄,我何时成你手下!”韦蝠王觉得张幕简直是在胡说。

    “如果你不是我手下,我干嘛救你?”

    韦蝠王一愣,觉得也是,如果这小子是峨眉山派的,杀自己还来不及,怎么会救他呢?

    他迷惑道:“我本就是明教四**王,若我是你的手下,难不成你还是教主不成。”

    “对,也不对,确切地说,我是你们未来的教主。”

    韦蝠王脸色古怪:“你不会脑袋有病,所以才救我吧?”

    “你才有病呢!”张幕没好气道:“你们上代教主不明不白死去,群龙无首,我就是来解决此事,顺便当下你们教主。免得你们被灭掉。”

    韦蝠王脸色一变:“难不成你说的是真的?”

    “哼,你们第31代教主和我师门有些关系,才派我来帮你们,不然我还懒得过来呢。”

    韦蝠王看着张幕,眼睛微眯:“我怎么感觉你在骗我呢。”

    “骗你?现在明教随时可能被灭,你觉得我傻跑来管你们,如果不是师门任务,我才懒得过来呢。”

    张幕说的这话半真半假,他去确实是因为任务过来,只是所谓的师门,并不是简单的门派。

    韦蝠王这次被忽悠到了,他暗想,本教确实内忧外困,寻常人躲都来不及,又怎么会来帮他们。

    只是,让这小子去当教主,他却是万万不信,不过还是抱拳道:“如果阁下真是来帮忙的,韦某感激不尽。”

    “喂,我救你可不是这个,是要你以后跟着我的。”张幕撇撇嘴,玩味说道。

    “哼,你救我是没错,但我这样也是拜你所赐,没对你动手就不错,还想让韦某臣服于你,休想!”

    韦蝠王很强硬,他连杨逍都不服,又怎会服张幕如此年轻的小子。

    “呵呵,你会的,现在你运功一下,看是不是有什么不同。”张幕没有生气,反而平静道。

    韦蝠王脸色一变,以为张幕对他下了手段,忍不住运功尝试,可片刻后,他无比震惊道:“怎么可能!”

    原来,他运功时,发现自己那损伤的经脉,竟然恢复了一丝,这代表他的后遗症会减弱不少。

    张幕抱着手臂看着他:“如何,我可是能治愈困扰你多年的问题,现在你还愿不愿听我话?”

    韦蝠心绪剧烈波动,久久不能平静,被这症状折磨太久,一时听到这话,他都想立马答应。

    毕竟,他并不想喝人血,并不愿再受那种噩梦般的折磨。

    只是,突然臣服此人,他也有些接受不了。

    “怎么,还有顾虑,我不要你多忠心,只要你听话就行,毕竟你的病,还得靠我。”

    “另外,我说我是未来的教主,自然不是开玩笑,到时会让你主动臣服。”

    张幕背着手,向原路返回,留下一个脸色无奈的韦蝠王。

    “你下次寒毒发作,自可来找我,当然,你也可以去吸人血,不理会我也行。”

    平淡的声音让韦蝠王身子一抖,他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看着张幕融入黑暗的身形,目光闪动,似乎在抉择。

    张幕没去管韦蝠王,不管对方是否臣服他,都不太重要,只要自己进入光明顶秘道学会乾坤大挪移,帮明教解决危机,其他人自会拥护他为教主。

    而这韦蝠王,到时就是一股助力,让他的地位更稳固。

    毕竟,他不像张无忌,没有金毛狮王这个义父,也没有白眉鹰王这个外公,得有其他支持者才行。

    这也是他看到韦蝠王便立马救治,并开展拿手大忽悠的核心原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