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章 这次不是故意的
    “师兄,他们?”张无忌小声道,想要出手相救。

    “现在不行,师弟,有些事总会有人牺牲,等机会到了再说吧。”

    张幕没有同意,就算要帮助明教,也得到对方大本营再说,不然他们要面对的就是整个峨眉派。

    两人刚说完,四个白袍便吞毒自杀,就算要救也来不及,张无忌只得安静下来。

    张幕向周芷若走去,又想请教一些事,而丁敏君抓住机会,提醒同门小心白袍袋中藏有毒物体,惹得灭绝责备静虚,夸赞丁敏君。

    在张幕刻意提醒下,丁敏君在灭绝前表现一番,而周芷若则被张幕堵在一边,脸色红扑扑的。

    因为,张幕让他手把手教自己某一招掌法,周芷若即使不是第一次,可握着张幕手掌时,依旧羞涩得很。

    闻着伊人清香,看着颊上红霞,张幕不心动是假的,不过他觉得自己太无耻了一点,不像是在纯心追求。

    他暗道一声对不起,趁机摸住对方的小手,问道:“芷若,是不是这样。”

    张幕厚着脸皮挥出一掌,而周芷若实在受不住,抽回小手,瞪着张幕:“你能不能礼貌一点!”

    在她观念中,男女授受不亲,张幕竟然果然不在意,总算不时接触她。

    “芷若,我太沉迷武学,就忘记你是个女孩子,以后我会注意的。”张幕诚恳道,继续缠着对方。

    队伍继续前进,这个夜晚不再平静,半夜忽生驼铃,忽东忽西,时断时续,让人无法安睡。

    张幕知道是明教的手法,和张无忌说了些话,没有过多理会,该休息还是休息。

    而周芷若此时心中很烦躁,脑中总是出现那个缠人的家伙,她想不明白,为何师傅竟然能允许一直缠着她。

    又想到师傅上次教训自己,丁师姐的莫名陷害,她一时根本睡不着。

    ……

    一夜过去,周芷若眼圈有些发黑,脑袋有些迷糊,刚醒过来,就听的又人惊呼,似乎有人闯进来。

    她神色一凛,很快清醒过来,急忙向人群行去,还没走道,便听得师傅叫道:“静虚,留神!”

    然后她旁边一道影子跑过,后面静玄两位师姐气急败坏追着,可前面那影子太快,几乎看不清,转眼就甩开一大截。

    灭绝不得不出手,长啸一声,手持倚天剑追出,后发先至,反而超过静玄,快要追上那影子,却因为晚上一步,总是伤不到对方。

    “这轻功,简直一个比一个牛,特别是前面那个,抱着个人都能跑这么快,啧啧……”

    张幕走到周芷若旁边,羡慕地看着一前一后的韦蝠王和灭绝,并暗中偷学。

    “什么,静虚师姐被那人劫持了!”周芷若反应过来,难怪师傅他们要追去。

    她生气地看着张幕:“你这么厉害,为何不帮静虚师姐!”

    “我能追上你就不错,哪能追的上那家伙啊!”张幕撇撇嘴,理所当然道。

    “你!”周芷若看着张幕就不爽,出现这事,这人怎么像在看戏一样。

    她气鼓鼓地撇过头,担忧地看着师傅和那神秘人影……兜圈子。

    韦蝠王本就专精轻功,就算带着一个人,灭绝也没能追上,两人追逐之间,没谁再上前帮忙。

    “这人应该是明教的青翼蝠王,轻功卓绝,喜欢吸人血,你的这位师姐怕是凶多吉少了!”

    张幕眸子微微发光,将韦蝠王的情况看的清楚无比。

    “啊!你救救师姐,行吗?”周芷若听后,想到韦蝠王的凶名,心下担忧静虚,便急忙抓住张幕的胳膊,开口央求道。

    “我和峨眉派没什么关系,为何要帮你呢?”

    张幕看着满脸焦急的周芷若,并不太想出手,现在是灭绝和韦蝠王在较量,他若是出手,就是坏了规矩。

    他可是现在都还记得在外界时,自己击杀黑翼狼,却被李雨丹责怪的事。

    被这么一问,周芷若一时也不知如何回答,只能紧紧抓着张幕的手臂,急得快哭出来。

    “算了,救当感谢你手把手指点我,我帮你一下吧。”

    张幕叹息一声,手掌一翻,不知何时一颗石子出现,内气爆发,屈指一弹。

    咻!

    石子破空,在九阳神功的发动下,比寻常子弹还快,瞬间射中韦蝠王,让其手臂一麻,怀中的人脱手而出,被后面的灭绝赶紧接住。

    “该死!”

    他骂了一声,刚才他正准备吸血,竟然被谁打断,现在无血可吸,简直是要他命。

    “是哪个混蛋!”

    韦蝠王尖细的声音冲天,蕴含着愤怒和杀意,转头就像看看谁暗算他。

    可耳边锵的一声,滔天寒芒斩来,韦蝠王不得不躲避,和灭绝交手打起来。

    另外一边,周芷若松了一口气,对着张幕露出笑容:“谢谢你!”

    她说完,发现自己快贴在张幕身上,顿时耳根一红,慌张松开,左右一看,见其他人都关注着打斗中心,这才脸色自然一些。

    张幕也有点回味,刚才的柔软和心跳,让他有心依恋。

    “我去,不会真喜欢上这妮子吧,不行啊,这是试炼世界,不能有太多感情!”

    他心中提醒自己,怕留下太多牵挂,到时都不愿离开。

    数十丈外,剑光闪烁,韦蝠王迫于神兵之威,只能不断闪躲,正想趁机再抓一人时,脸色忽然浮出丝丝灰色。

    他暗叫糟糕,只得急忙后退,并冷笑:“六大派想围攻我明教,哪那么容易!”

    说完,他转身便走,此时没有静虚在身,他的速度提升太多,将脚下黄沙都拉出一条长龙,转眼便看不见。

    “哼,只会逃跑的鼠辈!”

    灭绝见追之不上,只能恨狠放弃,收剑几步返回,见静虚只是昏迷并无大碍,才安心下来。

    她逼退韦蝠王,心下觉得自己很厉害,便想到刚才的石子,心下不喜,转头看向张幕。

    “张少侠,你突然出手,是觉得我拿不下那妖人吗?”

    此等咄咄逼人的语气,张幕早就料到,也不说话,懒得跟这老太婆胡扯。

    这时,丁敏君抓住机会站出来道:“师傅,是周师妹担忧静虚,特意请求张少侠出手协助的。”

    灭绝脸色更冷,“芷若,是这样吗?”

    周芷若不敢隐瞒:“师傅,我只是担忧……”

    “够了!你是看不起为师吗?”灭绝脸色阴沉得足够滴水。

    “师傅,芷若不敢。”周芷若委屈得想哭,只能认错。

    “师傅,你几剑便将那人逼退,哪里需要别人插手。”丁敏君瞥了一眼周芷若,并释放拍马屁。

    “哼,这群妖人都只会一些旁门左道,若是正面对上,都如土鸡瓦狗,你们只要敢动手,便能轻易将之解决!”

    灭绝趁机鼓舞士气,心中愈发觉得此次围攻魔教,必然是摧枯拉朽,而她灭绝也将大杀特杀,扬名立万,甚至成为一代武林至尊都有可能。

    想到这里,她头抬得更看,看着周芷若越发不顺眼,暗道这徒儿乖巧过头,却不懂她的心,到是一直觉得不行的丁敏君表现很不错。

    张幕见到灭绝的神色,心中冷笑:“让你得意,到时有的你哭。”

    他要的就是灭绝自大,到时才好解决,只是这次似乎……又坑到周芷若。

    “这次我不是故意的啊!”他嘀咕着,觉得自己的到来,让周芷若都倒霉无比。

    见美人委屈得想哭,张幕过意不去,走过去开始安慰,他不是这世界的人,一些观点新颖独特,很快便将周芷若开导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