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章 为国为民的大事
    红日高悬,阳光灿烂,深山之中,张幕三人悠闲而行。

    此时,张无忌已能简单行走,被蛛儿搀扶着,恩爱无比。

    张幕看着远方,思量片刻,对着张无忌说道:

    “我此行出世,见六大派围攻明教,不愿生灵涂炭,所以我会前往光明顶阻止这一切,希望师弟你能劝服武当派,让他们不要徒增杀孽。”

    他神色认真,一副舍身成仁的样子,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身形都高大数分。

    张无忌心中愈发佩服,只觉张幕的志向远大,心胸开阔,所做之事都高人一等。

    不过,他并未立马答应,“师兄,明教乃是魔教,武林人人得而诛之,若是帮助他们,会不会……”

    “你也认为他们是邪魔外道,胡乱杀人吗?”

    听到张幕的问话,蛛儿目光一动,便看着情郎,想看看他是怎么看自己这类人的。

    “他们……不太像外人所说那般。”

    张无忌摇头,他想到当年所遇到明教之人,都是有情有义之徒,反而是那些正派人士阴险毒辣,害得他凄惨无比。

    蛛儿浅浅一笑,心中欢喜,对张无忌越发爱慕。

    张幕背着手,继续解释:“根据你所感受的,可见明教并不像外人所传的那般,他们只是行事诡秘,为外人所不知,才会有诸多误解。”

    “另外,明教势力庞大,随便分出来一部分力量,就堪比一个宗派,树大招风,自然惹得某些人嫉妒,以为他们要称霸武林。”

    张幕眼中露出讥讽:“在有些人的挑唆下,江湖中不少人都被蒙蔽,以为真是如此。但,明教其实根本不倾心江湖这块地方,而是在干一件为国为民的大事。”

    “什么大事?”张无忌心中好奇心起,忍不住问道。

    “这件大事,乃是驱除鞑虏,复我中华!”

    “啊,竟然是如此伟业,可笑我还不知道。”张无忌露出遗憾之色,心中不再认同江湖那些门派所做所为。

    蛛儿也是一愣,没想到自己讨厌的那些人,居然在做这种大事,自己所关注的点还是太小。

    张幕淡淡一笑:“因为此事太过重大,明教哪儿敢明目张胆,所以到现在也没多少人知道。”

    “而且,围攻明教之事,跟当今朝廷估计也有点关系,我自然不愿他们得逞。”

    张无忌露出恍然之色,心中更加敬重,想到自己竟想隐世逃避,不由心生愧疚。

    他沉吟片刻,突然转头看着蛛儿,郑重道:“阿离……”

    蛛儿捂住他的嘴巴,温柔道:“无忌哥,我知道你想做什么,去吧,只要你能问心无愧,阿离一直跟着你,无怨无悔。”

    “我嚓,受不了了……”张幕感觉自己像个一千瓦的大灯泡,光芒四射。

    他转身退出几步,心中有点后悔,自己干嘛多说,让两人隐世不是更好。

    但转念一想,他认为如此做也有好处,自己身为师兄,当然是领导师弟,多个命如小强,又有背景的帮手,似乎也不错。

    他低头看枯草,想到自己连草都不如,草至少有根,他却是无根的浮萍……

    “唉,感叹这些干嘛,人就是如此,没有才知道珍贵,却不知自己也是别人羡慕的对象。”

    自我开解一翻,张幕正要转身,瞥见山头数十人个影浮现,似乎在向他这儿围来。

    “峨眉派的?居然还是追上来,灭绝还是挺厉害的。”

    张幕嘀咕着,没有一丝慌乱,来了又如何,现在张无忌恢复战力,是打是逃都由他说的算。

    他迈步走到两人前,揶揄道:“两口子讨论好没?”

    “师兄,你又取笑我。”张无忌有点囧,他怀里的蛛儿更是满脸通红。

    “你确定要帮助明教?”

    “嗯,我会去劝服武当派,让他们不要参与围攻。”

    “好,我没看错人,不过现在有些麻烦,准备好动手,你保护你的女人就行。”

    张幕身上气息突然凝重起来,张无忌也听到动静,将蛛儿往挡在后面,看着右边转角。

    下一刻,一道灰影当先出现,身后跟着数十人人,女多男少,皆是手持长剑,气势汹汹。

    灰影速度很快,两个呼吸就来到张幕面前,此人老尼打扮,一手浮沉,一手持剑,脸色阴沉,就跟人欠他钱似的。

    “你们就是那伙妖人?”灭绝眼睛一眯,没料到张幕等人如此年轻。

    “老太婆,不要给老子取这个外号。”张幕脸色一黑,很反感这称呼。

    “大胆!”

    灭绝身后跟着的静玄脸色一寒,持剑便想动手。

    张幕手指一动,咻一声石子飞出,直接射向静虚。

    灭绝听得生响,当即脸色微变,知静玄挡不住,锵一声寒光四射,将飞在中途的石子直接斩为两半。

    “好剑!”

    张幕的声音回荡,他定定看着灭绝手中倚天剑,啧啧称赞。

    灭绝感受着倚天剑的震动,念头波动,刚才只是以锋利无比的倚天剑斩石子,竟然都让她手感到石子惊人的劲力,此人有些棘手。

    此时,峨眉派其他人都跟来,其中就有周芷若和丁敏君,前者有些心不在焉,后者看了张幕一眼便赶紧避开。

    “阁下就是伤我徒儿之人?”灭绝开始正视张幕,但口中依旧是问罪的语气。

    “是又如何,你徒儿得罪我,还不能教训一下吗?”

    “说得好!你伤我徒儿,那我也可教训你!”

    灭绝冷哼一声,话刚说完,影子一闪,瞬间来到张幕身前,迅捷无比。

    “好快!”

    张幕只觉眼前一花,灭绝就已打到胸前,只能顺势而退,手掌往上切去。

    可还是慢了一丝,有一半力道落在胸口,好在九阳神功及时护体,让他没有丝毫损伤。

    而灭绝也被张幕的手掌切走,两人几乎一接便分。

    灭绝手掌被震退,却没有停手,脚步在外一点,边再次攻来。

    失去之前的冲势,这次她的掌法再变,一掌拍出,掌影飘忽不定。

    张幕有点难受,竟不知如何抵挡,难怪张无忌当初宁愿当沙包,也不愿和灭绝正常交手。

    别说乃一代宗师,剑法掌法无所不精,像张无忌这种初入江湖的根本不是对手。

    当然,张幕也好不到哪儿去,只听得嘭一声,这次他被迫硬接一掌,胸口都闷得要死。

    “我是一头牛,打不动我,打不动我……”张幕一边运转功法,一边自我催眠。

    灭绝也被震得后退,脸色难看起来,他这一掌本用力巧妙,可攻人不备,没想到还是被对方以强横内力抵挡。

    她两招看似占据上风,让一干门人都露出敬佩,但她确实很清楚,两掌根本没伤到对方。

    “什么时候出了这么个人物,如此年龄就练得一身深厚功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