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章 目的达到
    “不敢,不敢!我只是一山野小子,何德何能成为张兄的师弟。”

    张无忌推辞,觉得自己能修得神功已是大幸,那敢攀附张幕。

    “你这是看不起我吗?”张幕装着生气道。

    “你们在说什么呢,怎么没说几句都快成师兄弟了?”蛛儿有些无语得看着两人。

    “蛛儿,这事等会儿跟你细说。”张幕严肃看着张无忌:

    “曾兄弟,我是认真的,此次我出来,其中一个任务就是想知道这门神功是否在世俗流传,如果你不同意,那就是逼迫为兄杀你啊!”

    “呀!怎会如此严重。”蛛儿有些发慌,伸手打了下张无忌的脑袋:“你是笨蛋吗,还不快叫师兄!”

    她心下又气又急,江湖之上,各大门派对功法传承无比看重,偷学者都不会有好下场,张幕必定不是说着玩儿的。

    张无忌也想到其中利害,加上心中并不抗拒,赶紧恭敬道:“拜见师兄。”

    “师弟,不必客气。”

    张幕咧嘴一笑,心里乐开花,收主角为师弟,真他妈的爽。

    他装着一副长辈模样:“很好,这门神功你自可施展,但除去你的后人或者亲传弟子外,不可再外传,切记!”

    “另外,本门名虚,寓意虚无缥缈之意。至于我的本名则叫张幕,夜幕之幕。现在本门人丁稀少,多了你这一个师弟,以后行走世俗,总算不太寂寞。”

    蛛儿听到这儿,搜尽脑袋一切信息,也没听说过有这门派,看来确实是隐世不出的存在。

    而张无忌见张幕如此信任他,将师门都告知,张无忌眼眶湿润,心中感动之余,反而羞愧无比,不愿再隐瞒:

    “师兄,我……一直都没说出真实姓名,其实我不叫曾阿牛,我的真名叫张无忌,乃是武当张五侠之子。”

    “什么!你说你叫什么?”

    蛛儿像是受到什么刺激,突然握住张无忌的肩膀,娇躯颤抖,急切问道。

    “我叫张无忌,怎么了?”张无忌不明所以,迷惑地说道,他搞不懂珠儿为何有如此大的变化。

    “是你,真的是你,我怎么没有看出来!”

    蛛儿紧紧抓着张无忌的手,深怕他跑掉似的,口中喃喃,明亮的眼睛已布满泪珠,眼眶发红,滴答滴答哭起来。

    她哭声越来越大,就如同洪水难以抑制,伏在张无忌的肩膀上,转眼就打湿一大片。

    “我踏遍千山万水,从东到西,日牵夜挂,找了你好久……”

    “我是阿离啊,当初让你跟我走,你偏是不肯,还咬我打我,我只想带你去灵蛇岛,让婆婆治你的伤,你为什么要拒绝……”

    蛛儿声音嘶哑,不断说着、哭着,她不是伤心,她是开心地在哭,想要通过眼泪将这些年的苦都发泄出来,通过诉说表达自己的真情。

    张无忌听后,脑袋一白,原来她一直寻找的人,竟然是自己,可笑之前还在羡慕那人。

    “她一直念叨的情郎就是我……”

    张无忌心绪起伏,眼前蛛儿浮肿的脸庞,哪有当年的俏丽,难怪一时没有认出。

    他不由伸手紧紧抱住蛛儿,感受怀里的柔软,心疼道:“对不起,当初错怪你,还让你受这么多苦。”

    见两人卿卿我我,张幕脸色复杂,自己这么做,确实是想让张无忌主动说出真名,好让其和蛛儿相认。

    有情人终成眷属,让他还是比较高兴,只是对比自己孤零零的,他就忍不住有些失落。

    张幕索性转身走开,让两人好好叙旧,如果能更进一步更好,那样让张无忌和蛛儿归隐山林,自己也算和武当和天鹰教扯上关系,有利于下一步计划。

    “现在,峨眉派和武当算在丁敏君和张无忌的影响下,可以更轻易地解决,其他门派……”

    坐在一块石头上,张幕开始分析局势,原著中,主角是靠仁义、情义、武力解决明教的危机,他也可以用类似的手段,不过得加一点阴谋才行。

    毕竟,他不是主角,不是小强,没有太多关系背景,得小心一点。

    见两人一时停不下来,张幕便闭眼修炼,直到夜色降临,才收功返回。

    比时,张无忌已剃掉胡须,头发也被一根草木扎起,露出其年轻英俊的面目,就比张幕差一点点。

    而蛛儿则是柔情似水地抱着张无忌的胳膊,似乎想要抱一辈子不放手。

    “师弟,你可是好福气,坐着都能等到蛛儿这等奇女子。”

    张幕有些羡慕,这就是主角,桃花运太强,小时候就让别人倾心,真够厉害的。

    张无忌和蛛儿都脸色一红,很是不好意思。

    “蛛儿,你过来!”张幕对着蛛儿招手,手指放在其眉心,内气灌注而入。

    蛛儿的脸色开始发红,然后一股黑气随即被蒸发而出,旁边的张无忌闻到,竟然有点眩晕,脸色狂变,知是剧毒之气。

    他露出担忧之色,看着伊人的脸,估计定是修炼毒功导致的,顿时让他心疼无比。

    不过,他脸色再变,因为每散掉一丝黑气,蛛儿的脸色正常一分,肿胀之处也迅速恢复。

    “师兄的医术比我厉害何止十倍!”

    他心中惊叹,哪里知道张幕有鬼门十三针这种手段,寻常的毒气根本就是小儿科。

    数十个呼吸过去,蛛儿脸上毒气尽数散去,除去一些淡淡的红印外,已和常人差不多,配合秋水般的双眸,只要再恢复几天,便是一副绝色容颜。

    “阿离,你好美!”张无忌惊叹,蛛儿还是和小时候那般漂亮。

    蛛儿脸上生出两片红霞,白了张无忌一眼,心下甜蜜无比,同时越发感激张幕。

    她亲切道:“张大哥,你的恩情小女子无以为报。”

    “别客气,这事对我来说不难,你以后最好不要过度练功,不然毒气上窜,还是会影响容颜。”

    张幕告诫一句,邪门功法后遗症太大,最好是不练为好,不过他不想强迫对方,点到即止。

    “阿离,我会努力保护你的,以后不要再伤害自己了。”

    张无忌保证道,握紧蛛儿的手,眼神坚定。

    于是,两人又是一阵含情脉脉,看的张幕感觉自己已成了个大灯泡。

    ……

    夜晚,三人又吃了些野味,聊了一会儿天,才在一山洞过夜。

    第二天,张无忌和蛛儿都脸带笑容,他们已决定以后隐居山林,不再轻易涉足江湖事。

    张幕的目的达到,不过还是让两人先跟着他,等伤势复原再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