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章 继续忽悠
    不等两人询问,张幕便急忙说道:“此处不宜久留,我们赶快离开!”

    蛛儿猜想是跟刚才的打斗有关系,知道事态紧急,立马站起来,可又想到张无忌,脸色焦急道:

    “可……丑八怪怎么办,他腿摔断了,不能动弹。”

    张无忌摇头,不想拖累蛛儿:“你们走吧,不用管我。”

    “哼,别说胡话,难道让我抛下你逃走不成,本姑娘还没那么绝情。”

    蛛儿怒道,目光落在旁边干柴上,心中想到一办法。

    “我做个雪橇将你拉上!”她挽起袖口,便准备动手。

    张幕伸手拦住她:“不必,我背着他走即可,这样才不会留下太多痕迹。”

    说着,他轻轻在张无忌肩膀上一带,使出一股巧力,便将张无忌放在背后。

    “走吧,那峨眉派多半要追来了!”

    张幕一马当先,脚步轻松,快步走出去。

    蛛儿脸色一喜,庆幸有张幕在,心中愈发感激,跟在后面走出一段路程才好奇道:“恩人,还不知道你的大名呢。”

    “呵呵,山中野人,俗名张阿牛。”

    “啊!”蛛儿眼睛瞪大,带着意外之色道:“你也叫阿牛,丑八怪也叫阿牛,真是有缘。”

    张幕背上的张无忌目光一动,没想到张幕和他同姓,连俗名也跟他现在叫得一样。

    “这世上叫阿牛多得去,没什么奇怪的。”

    张幕撇撇嘴,不以为意,没叫阿狗阿猫就好。

    他一说完,便没有再开口,蛛儿反而好奇道:“你怎么不问我们叫什么?”

    “这个随你们,毕竟名字只是个代号而已。”张幕开始忽悠,总不能说我知道你们是谁吧。

    “你真有趣,行事古怪,就像是魔教中人。”蛛儿眼珠一动,试探着说道。

    “哈哈,我都说我是未来的明教教主,你当我是魔教中人也没错。”

    “张恩人真是洒脱,一点也不在意别人的看法。”张无忌开口,有些敬佩道。

    “你客气什么,没必要叫什么恩人不恩人的。”

    “那我就叫你张兄吧。”张无忌心中也是欢喜,觉得张幕是可结交之人。

    “行!”

    张幕点头,他的这具身体年龄不大,但常年风吹雨淋,看起来比同龄人更老成,加上他心理年龄不小,到也受得张无忌这句称呼。

    三人边聊边行,蛛儿和张无忌也简单说了自己的名字,只是依旧没有说出真实身份。

    另外一边,周芷若带着灭绝等人赶来,惊见丁敏君正坐在地上,好在其并未出事,才算松了一口气。

    “敏君,那魔教中人没把你怎么样吧?”灭绝握住丁敏君手腕,一边询问一边探查。

    “师傅,我没事,那人其实已受伤,若周师妹不逃走,我们还是有机会将之拿下,可惜……”

    丁敏君满脸遗憾,同时很不满地看盯住周芷若。

    其余峨眉山弟子都不由看向周芷若,而后者神色一变,没想到丁敏君会诬陷她。

    灭绝脸色冰冷,或许她本来就冷冰冰的,此时更是让人害怕,她回头盯着周芷若:

    “芷若,你师姐说的是真的?”

    “我……我……”

    周芷若想要解释,却不知如何解释,当时确实是她们不敌,她被迫之下才回去搬救兵。

    可是,现在的丁敏君并未受到多少伤害,事实摆在面前,她知道自己解释不清楚。

    “哼!”灭绝只当是真,眼中露出失望:“人在江湖,你虽是女儿家,但勇气也很重要,给我记清楚了!”

    周芷若感受到同门异样的目光,只觉得委屈无比,这时恰好瞥见丁敏君不怀好意的目光,她心中一凛,不知何时得罪这位师姐,为何要诬陷于她?

    可现在师傅不信自己,只得低头认错:“是,师傅。”

    丁敏君心中得意,暗想:总有一天要让你失去师傅的喜爱。

    “好了,敏君,你受了些内伤,休养一段时间就能恢复,现在我们去追那魔教之人,不能让其跑掉!”

    灭绝放开丁敏君手腕,浮尘轻轻一挥,问道:“你见到他们从哪边离开的?”

    “南边,离开得很快。”

    丁敏君心不在焉道,她心里有些担忧,师傅根本没看出她身体的问题,那人到底留下的什么手段?

    “追!”

    灭绝双眸发寒,命令门人追出。

    不说峨眉派一行人情况,张幕三人此时已翻过一个山头,见峨眉派的并没追来,便放慢速度,在一处山谷停下休息。

    他去猎了些数头野鸡,用火烤得流油,张无忌已很久没动过荤,当即一阵狼吞虎咽。

    蛛儿见他吃得欢,将手中的鸡腿扯下来递过去:“喏,给你。”

    见张无忌不愿,她当即眼睛一瞪:“叫你吃便吃,哪儿来的婆婆妈妈。”

    看到两人秀恩爱,张幕嘴角一抽,装作看不见。

    吃饱肚子,张幕来到张无忌面前:“我来帮你一下吧!”

    他手掌放在膝盖侧面,内气释放而出,开始温养腿部断裂处,并刺激其整个大腿的生机,使得伤口自愈速度加快数倍。

    张无忌懂得医术,感受腿部的变化,只觉从未见过如此神妙莫测的手段,让他恢复速度加快太多,估计只需过个半天,他就能起身行走。

    “张兄,这等手段,你简直是神人啊!”他露出激动,忍不住感叹,下一刻突然想到什么,不可思议得看着张幕。

    “看来,你也发现我们两人修习的乃是同一种功法。”张幕率先开口,似乎知道对方所想。

    “不会啊……”

    张无忌又变得疑惑不解,楞伽经被他埋在山里,天下应该不会再有,那张幕修的是哪儿的九阳真经?

    他决计无法想到,张幕如今的九阳神功,就是从他留下的楞伽经上学到的,而且只修炼不到一周。

    “曾兄弟,看来我们确实有缘分,只是,不知你修的功法来自何处,按理说这门神功并不流传于世……”张幕明知故问道。

    “啊,张兄,你说这功法并不流传于世?”

    “是啊,九阳神功乃是我师门所传,而本门几乎与世隔绝,应该是不会将功法流落出去的。”

    “九阳真经……九阳神功,难道楞伽经上所写的真经,乃是张兄师门内的前辈所写,难怪如此随意……”

    张无忌恍然,心中认定楞伽经夹缝里的真经,定是张幕门内某位前辈随手所留。

    “哦,依你所言,你是从一本佛经上学会的,我记得百年前门中确实有一位前辈去过少林,难道是他当时留下的?”

    张幕有点佩服自己的演技和忽悠,他露出喜色:“这么说来,你也算得上是那位前辈的传人,我可得叫你一声师弟呢。”

    他继续忽悠,想方设法让张无忌认同自己,相信他的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