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章 逼迫
    张幕握着柔软,闻着淡淡的香味,难得享受一番,良久才将之推开。

    “你再不走,就跟她一起留下来吧!”张幕没再去理会周芷若,而是盯着丁敏君,防止她跑掉。

    “周师妹,你先回去,看他敢拿我如何!”

    丁敏君没从张幕眼中感受到杀机,对周芷若使个眼色,意有所指道。

    周芷若迟疑片刻,看了张幕几眼,没有什么办法,只能转身离开,准备去叫师傅。

    待周芷若离开,张幕才冷冷看着丁敏君:“你是个很记仇的人,真以为我不敢杀你吗!”

    “哼!”丁敏君扭头不理会。

    张幕一把抓在其肩头,内力一震,将其反抗之力打散,然后直接提着对方,向远处行去。

    丁敏君心提起来,搞不清张幕要干什么,是想杀她后丢掉,还是要干什么?

    一时间,她的底气消失,开始惶恐不安。

    直到离开上百丈,张幕才将丁敏君扔在地上,目中露出冷意,继续开口:

    “从刚才交手来看,你这位周师妹剑法精妙,若不是我内气过人,也无法轻易拿下,加之他聪慧懂事,估计你师傅很喜欢她吧?”

    “关你屁事!”

    丁敏君见张幕把她提过来却没杀她,也没有折磨她,反而说起周芷若,便没由来一阵烦躁。

    “不关我的事,却关你的事,峨眉派这一代中,原本是纪晓芙最有希望接任掌门之位,奈何犯大错被灭绝杀掉,但现在又冒出个周芷若,估计你还是没机会。”

    丁敏君脸色一变,此人怎会对她峨眉如此了解,连内部的隐密都能说出来,到底是何人。

    “看你脸色,估计我说的差不多。想来你也没信心胜过年龄比你小,天赋比你出色,脑袋又比你聪慧,甚至脸蛋还比你漂亮的周芷若吧?”

    “你说什么,我听不懂。”丁敏君心里有些慌乱,因为张幕说中了她的心事,她确实比不上周芷若,只是不愿承认罢了。

    张幕心中冷笑,还在给我装,真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什么货色吗?

    这女人能力不行,却偏偏喜欢嫉妒他人,私下爱耍阴谋诡计,要说没有觊觎掌门之位,他决计不会信。

    “你现在只有一个机会,一个有希望成为掌门的机会,再问你一次,想不想当掌门?”

    张幕不耐烦道,他没有下杀手,就是想利用丁敏君一番。

    因为,他目前势单力薄,想要得到灭绝手中的倚天剑,甚至想杀掉灭绝,必须得有个帮手才行。

    毕竟,他虽然武功有成,巅峰武者的修为堪比这个世界的顶级高手,但灭绝也不是弱鸡,加上有神兵倚天剑和一大帮门人相助,他单独一人又怎么是对手。

    他可不想像主角那般被当成沙包打,况且就算是他想,没有周芷若的留情,没有任何背景关系,多半要被打死。

    所以,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寻找帮手,从内部着手,才有更大机会成功。

    丁敏君听到这话,眼中出现浓烈的贪婪,身为灭绝座下弟子,她怎么会不想当掌门,奈何她师傅太偏心,总是看重其他人。

    想到当年纪晓芙受到器重,如今周芷若又得师傅喜爱,自己却什么都没有,她不由心中嫉妒,不服,很快想好,抬头道:“你能帮我什么?又想要我干什么?”

    “帮你处理周芷若的威胁,暗中助你上位,你要相信,我有这个能力。”张幕嘴角一勾,这女人果然没能逃过诱惑。

    丁敏君到没有怀疑,张幕的实力不比她师傅差,甚至在内力上更强,确实有能力做到。

    她没有太欢喜,因为对方帮他做这些,自己必然要付出不小代价。

    “至于你要做的,便是倚天剑。”

    “什么!你想谋夺倚天剑?”丁敏君脸色发白,倚天剑可是宗门传承宝贝,她如何敢染指。

    “怕什么,倚天剑不过身外之物,相比你能当上掌门,这又算什么?”

    张幕毫不留情道:“如果你连这点魄力都没有,那你有什么资格当掌门,还是死在这儿,懒得以后担惊受怕。”

    他手心浮现热意,内气汇聚掌心,只需一掌便能杀掉丁敏君。

    汗水瞬间就布满丁敏君的额头,让她发黄的脸色白了数分,此时她感觉张幕真的就是魔教中人,手段狠辣,随手就要杀人。

    “我……我同意跟你合作!”

    逼迫之下,她艰难吐出这句话,便像是泄气一般,瘫软在地上,连背心都被汗水打湿。

    “你会庆幸自己的选择!”张幕淡淡说道,一掌拍下。

    丁敏君以为张幕还要杀她,吓得面无血色,不过立马感觉一股热流从张幕掌心传来,将她胸口肋骨包裹,全身都暖洋洋的。

    她只觉得之前的伤势,竟在快速愈合,伤口发痒,断裂的骨头竟不再疼痛。

    原来,这是张幕以鬼门十三针的生养之气,激发其身体潜能,加快了恢复速度。

    可这结果落在丁敏君心中,却是神奇无比,觉得跟神仙手段差不多,一时间对张幕更加敬畏。

    “我在你体内留下一个小手段,一旦你敢暴露此事,我自有手段灭你。”

    还没吃惊多久,丁敏君又恐惧起来,张幕能让她伤势如此快恢复大半,那留下的手段便很可能杀掉她。

    见其脸色惊恐,张幕收回手掌:“你只要好好合作,我自不会杀你,反而你还会得到好处。”

    “现在开始,我们在外人面前的关系暂时敌对,你可以离开了,估计你师傅他们也快过来,到时就说我们向南边离开。”

    张幕说完,转身返回,没有再去理会,他确实留有手段,除非对方不要命,否则绝不敢轻易背叛。

    走了数百米,回到原处,见到两对疑惑目光看来,他没有多说,刚才和周芷若相斗,逼迫丁敏君,距离都是一个比一个远,两人根本就不清楚。

    他故意将周芷若拦在远处,就是不想让张无忌接触到,以便让其继续低调,安安静静和蛛儿谈情说爱,以后好做一对恩爱的夫妻,免得张无忌跳出去搞事。

    这样,他才有机会夺取他想要的东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