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章 第069掌 还在给我装
    张无忌双腿骨折,加上不愿打扰,此时一直保持着沉默,只是随着张幕运功,他见其浑身热气滚滚,有股似曾相识的气息,不由疑惑起来。

    蛛儿则靠在他旁边,之前在武烈等人逼迫下,两人可算是更近一步,显得更加亲切。

    对面,张幕吐出一口浊气,睁开双眸之时,隐隐有光芒绽放,他起身伸个懒腰,骨头一阵噼里啪啦。

    “喂,都睡着了吗?”张幕有点不爽道。

    “啊!”

    蛛儿还真是快差点睡着,被这么一喊,惊醒过来,见自己枕在张无忌肩头,两颊忍不住一红。

    张无忌从深思中反应过来,不好意思道:“恩人,还没来得及多谢救命之嗯。”

    蛛儿也拱拱手:“多谢你啦。”

    张幕点点头,正准备装模作样问问对方的称呼时,忽耳朵一动,听得东北方有脚步声响起。

    “有人过来,你们别出声,待我去看看!”

    他刚走出几步,就听得丁敏君声音,似在低声叮嘱:

    “周师妹,我见那魔教之人似出了问题,等下你最好尽快出手,不能让他恢复。”

    此时天已微亮,只见数十丈外,丁敏君出现,其旁边跟着一绿衫女子。

    “师姐,那你小心,我先去拿下那魔教中人。”

    周芷若不知情况,以为丁敏君真是被魔教中人所伤,所以不再耽搁,想要趁机拿下张幕。

    她右足轻轻一点,绿衫飘动,身法轻盈迅捷,转眼便是数丈,几个呼吸后,她突然发现前面站着一人,警惕地停下来。

    “难道此人就是丁师姐口中的魔教中人,怎么像个乞丐?”她有些不解,担心认错人。

    张幕也看着她,淡淡的光芒落在那雪白的肌肤上,泛出美玉般的光泽,一双柳眉弯弯似月牙,美眸如明珠清澈明亮,气质清丽脱俗,如三月春分怡人。

    “好个美女,就似邻家小妹一般,让人想要亲近。”

    张幕表示很是动心,此等绝色,他不是没见过,但那李雨丹高高在上,苏灵灵又是战友,在军中紧张无比,哪有那个闲心。

    “周师妹,你愣着干什么,那贼人就是他!还不动手!”

    丁敏君发现周芷若竟然站着没动手,有些发怒道。

    “啊!是他?丁师姐,没有搞错吧?”

    周芷若有点不信,张幕的样子到像个灾民乞丐,哪像魔教中人,她一时没想太多。

    “你难道怀疑我不成,赶紧拿下他,带回去让师傅发落!”

    丁敏君冷哼,捂着胸口,恨恨看着张幕。

    周芷若不敢违背师姐,连说:“不敢,谨听师姐吩咐。”

    她躬身一礼,才转身对张幕道:“阁下还请跟我们走一趟。”

    张幕收回异样目光,讥讽地看着丁敏君,本来还准备收拾这女人,没想到别人根本没想放过他。

    “刚才已饶你一命,现在还敢过来,不怕丢掉性命吗?”

    丁敏君被看得后退一步,但想到当初离开时,这人身上气息凌乱,定是出什么问题,何必再怕他!

    她嘴角微勾:“你一个魔教中人,以邪法伤我,现在多半遭受反噬了吧?”

    “呵呵,你想多了。”张幕平淡道,没有多说。

    周芷若见张幕并没有否认,心下一惊,以为张幕真是明教之人,不敢再多耽搁,当即一声娇喝:“看招!”

    刷粉一声,她抽出配剑,斜指地面,瞬息便来到张幕面前,举剑刺来。

    长剑锋利,剑身反射着寒光,剑势轻灵飘逸,不过并未攻击张幕要害,这一剑只是试探,并不是杀招。

    张幕并不惧怕,反而露出一丝笑意,快速斜退办步,避开这一剑,模样轻松懈意。

    他和何太冲交手时,已偷得一些剑法奥义,此时面对周芷若的剑,更加得心应手,闪躲挪移间,竟颇有章法。

    没几招,他便有把握强行拿下周芷若,但他并不想靠蛮力,又想要见识一下峨眉剑法,所以故意躲避,似乎不敌。

    可周芷若却不如此想,她俏脸越发严肃,柳眉微微皱起,感觉每一剑都刺在空气上,难受无比。

    “这贼人怎么还如此灵活?”

    丁敏君看到这一幕,有些不信,刚才那番激烈拼斗,她亲眼看到张幕激发内力,怎么一点儿事都没有。

    “哼,周师妹,他定是强弩之末,坚持不了太久的!”

    她自以为猜得没错,开口提醒周芷若,不想让张幕有喘息机会。

    张幕眼中浮现一丝不耐,这女人真讨厌,他手腕一动,一颗石子弹出。

    “闭上你的嘴巴!”

    随着他的话,石子带着强大的劲力飞出,丁敏君急忙用剑格挡,竟是咔嚓一声,剑断人飞。

    相比之前,张幕的内气又浑厚一分,加上距离更近,石子威力提升不少,将长剑都震断。

    “你!”丁敏君摔在地上,又羞又怒,哪能想到张幕还如此凶猛。

    周芷若见张幕和她交手之余,还能以暗器伤到师姐,心中震惊无比,知道自己决计不是对手,只得收剑急退,挡在丁敏君前,防止张幕下杀手。

    见周芷若如此聪明,张幕第二枚石子只得暂时收起,看着眼前的美人:“现在还想抓我吗?”

    周芷若脸一红,苦涩道:“阁下武功之高,芷若远不是对手,还请放过我们。”

    “放过你们?你到是可以,她嘛?两次得罪我,可不能这么轻易离开。”

    丁敏君脸色一白,心中后悔不已,自己干嘛还要回来,真是自找苦吃。

    “不行,我不会让你伤害师姐!”周芷若长剑一指,挡在张幕面前。

    张幕没有说话,径直走向周芷若,身上气势渐渐提升。

    周芷若自知不敌,但也不得不动手,可这次刚出一剑,边手臂一麻,长剑当一声被张幕强行弹掉。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一只大手便捏住她的右手腕,一股大力将她拉扯过去,左肩一沉,便浑身发软,不敢再动。

    “人要为自己所为付出代价的,你最好不要多管。”

    她耳边感受到一股热气,男子的气息笼罩而来,周芷若从未和异性靠的如此近,顿时羞赧无比,使劲挣扎两下,却是根本无法逃脱。

    张幕握着柔软,闻着淡淡的香味,难得享受一番,良久才将之推开。

    “你再不走,就跟她一起留下来吧!”张幕没再理会周芷若,而是盯着丁敏君,防止她跑掉。

    “周师妹,你先回去,看他刚拿我如何!”

    丁敏君没从张幕眼中感受到杀机,对周芷若使个眼色,意有所指道。

    周芷若迟疑片刻,看了张幕几眼,没有什么办法,只能转身离开,准备去叫师傅。

    待周芷若离开,张幕才冷冷看着丁敏君:“你是个很记仇的人。”

    “哼!”丁敏君扭头不理会。

    张幕目中露出冷意,到不生气,继续开口:

    “你这位周师妹剑法精妙,若不是我内气过人,也无法轻易拿下,加之他聪慧懂事,估计你师傅很喜欢她吧?”

    “关你屁事!”丁敏君见张幕没折磨他,反而说起周芷若,没由来一阵烦躁。

    “不关我的事,却关你的事,峨眉派中,这一代原本是纪晓芙最有希望接任掌门之位,奈何犯大错被灭绝杀掉,但现在又冒出个周芷若,估计你还是没机会。”

    丁敏君脸色一变,此人怎会对她峨眉如此了解,连内部的隐密都能说出来,到底是何人。

    “看你脸色,估计我说的差不多。想来你也没信心争过年龄比你小,天赋比你出色,脑袋又比你聪慧的周芷若吧?”

    “你说什么,我听不懂。”丁敏君心里有些慌乱,因为张幕说中了她的心事。

    张幕心中冷笑,还在给我装,真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什么货色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