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章 有点走火入魔
    “噗呲……”

    一声少女娇笑从蛛儿口中传出,她本来还震惊张幕功力深厚无比,没想到他又说出如此大话,就像街头乞丐说要当皇帝一般。

    不由,她立马感觉张幕的亲切了几分,失去了面对高手时的神秘感。

    坐在地上的张无忌也是一愣,暗自摇头,只当张幕再胡说,这人虽内力之强不弱于他,可那魔教内部关系错综复杂,这么多年都没能有教主诞生,哪里是一年轻人能做到的。

    他此时受眼光所限,决计想象不到,若没有张幕存在,未来的教主将会是他。

    张幕见众人满脸不信,目光像是在看傻子,他的脸色更黑了一些,只是被污垢盖住看不出来。

    “不相信就算了,现在还有谁想讨教,你们不是要江湖规矩吗?现在谁打赢我,就能随便处置她!”

    他指着蛛儿,瞪了对方一眼,竟敢笑他,不知道自己是恩人吗?

    蛛儿撇撇嘴,她聪慧得很,知道张幕对她没有敌意,并不是很怕。

    “好,就由在下领教一番!”何太冲拔剑,不愿比拼掌力,准备以剑法试探。

    “来吧,让我见识一下昆仑派的剑法吧。”

    张幕确实有些为难,因为他不会剑法,只得以拳打迎敌。

    见这小子似乎认得他,何太冲不由微微惊诧,不过想到自己乃昆仑派掌门,外号铁琴小声,江湖中谁人不知,想来这小子见过他。

    看到张幕真的没有用武器,他心中暗笑狂妄,底气又盛了几分,持剑冲出,片刻便来到张幕面前。

    “好轻功!”

    张幕目光一亮,将何太冲步伐看的清楚,并将之记住,竟然在现场偷学。

    何太冲目露杀机,手上冷光一闪,便一剑刺出,直取张幕心口。

    张幕不敢以肉掌抵挡,只得急忙避开,当一声手指轻弹,将长剑给震偏。

    “这小子,好强的内力!”何太冲暗自嘀咕,长剑翻转,向张幕右肩刺来。

    张幕只得再躲,不敢硬接利剑锋芒,找到机会,便用指弹或则掌击打断对方的攻势。

    “这小子身法凌乱,不似得过正宗传承,可偏偏邪门得紧,总是能躲开。”

    何太冲越打越心惊,感觉张幕跟个泥鳅一般,连着数十招都没有伤到对方。

    何太冲确实在剑法上有所建树,所施展的正两仪剑法变化多端,让张幕是看的眼花缭乱。

    对他来说,剑法是不错,但他也不是普通人,有九阳神功在身,他的反应迅捷无比,光凭速度就能避开杀招。

    等将对方剑法路子摸得差不多,张幕更加游刃有余,似乎知道对方剑会刺哪儿一般,竟然能提前躲开。

    这一幕看的其他人目瞪口呆,都在猜想张幕是不是学过昆仑派的剑法。

    一边的张无忌目光认真看着剑法,若有所思,他也从何太冲的剑法中学到不少。

    “喂!还有没有厉害的,快点拿出来。”

    张幕避开一剑,还有余力说话挑衅。

    明知是故意的,何太冲依旧愤怒起来,他已成名多年,竟然还拿不下一年轻人,说出去都让人笑话。

    他双目浮现煞气,内气灌入长剑,再次出剑时,长剑上竟隐隐有琴声响起,张幕避开时,胸口一凉,竟被劲力隔空破掉一衫,露出里面的皮肤。

    “好精准的掌控力,竟能将劲力隔空发出!”

    张幕赞叹不已,但知道这方法似乎另有奥秘,不是他一时能偷学,便不再浪费时间,内气灌注右掌,拍在剑身之上。

    “还敢来!”

    何太冲眸中露出冷意,此时他使得是独门绝技,剑身蕴含锋利劲力,可不像之前那般好拍。

    咔嚓!

    长剑一震,在两股劲力碰撞,精铁打造的剑身竟直接断开,哐当一声掉在地上。

    何太冲脸色难看,身形不断后退、晃动,足足丈远,才算卸掉剑身上的力道。

    “怎么可能!”

    他没想到,张幕竟然能将劲力凝聚到如此地步,一举破开他剑身上的劲力,比他多年修炼的法门都不差。

    “看来,何掌门,你不是我的对手。”张幕开口,惹得何太冲脸色一阵难看。

    “真是没用!”班淑娴见丈夫连配剑都断掉,直接骂道。

    何太冲却是一句话都不敢说,脸色更难看了些。

    见何太冲也败于张幕之手,卫壁和武青婴更是不知所措,让他们上,根本就没那个胆量。

    这时,一直躲在一边的丁敏君忽然走出来,提议道:

    “何掌门,何不你拖住此人,我们杀掉这贱人如何?”

    何太冲有点迟疑,班淑娴直接将手中长剑递给他:“就这么半,我们这么多人,还能被他吓到不成。”

    “动手!”丁敏君对着卫壁两人道,哪里顾及所谓的脸面。

    “杀掉这贱人,谅他也奈何我们不得!”班淑娴大喝一声,当场就动手。

    蛛儿正惊叹张幕的武功,哪里想到对方回如此做,当场就脸色一白,张幕再厉害,最多对付一两个,现在被何太冲缠住,如何再抽手管她。

    张幕此时也怒火升腾,那丁敏君居然搞幺蛾子,真是该死!

    见何太冲再次持剑杀来,张幕不愿张无忌出手,不再做任何保留,脚下使劲一踏,轰的一声,地面都凹陷下去。

    他瞬间由极静转为极动,影子一闪,竟抢在何太冲出手前攻击。

    何太冲只能转攻为手,持剑格挡,张幕一掌落在剑身上,咔嚓又将长剑震断,继续拍在何太冲身上,将之打飞出去。

    张幕浑身发热,内气在经脉疯狂翻滚,让他实力更强一分,拍飞何太冲后,身子一转,便来到蛛儿面前。

    他这一番爆发,速度实在太快,斑淑娴四人才刚杀到,就感觉周围狂风一吹,张幕便来到他们面前。

    刹时,卫壁和武青婴都没反应过来,便觉一股强力落在胸口,吐血倒飞回去,速度比冲来时还快。

    丁敏君和斑淑娴不愧是老手,当机立断对张幕出手,招式都无比狠辣。

    斑淑娴一掌落在张幕肩头,本来以为能轻易其粉碎肩骨,可接触之时,就如同落到灼热的牛皮上,将她的手掌反弹。

    张幕硬接一掌,肩膀酸麻剧痛,但他还是强行将丁敏君的长剑拨开,并一拳打在其胸口,将其打出数米远。

    丁敏君脸色一白,肋骨断裂,嘴角流出鲜血,顿时失去战力,不敢久待,转身卖掉队友便跑。

    张幕来不及管他,急忙反手挡住班淑娴进一步的杀招,近身拳掌,本是张幕特长,没几招便将班淑娴击退。

    “小子,我记住你了!”

    班淑娴气息不稳,知道打下去也没结果,几步来到何太冲面前,两人互相扶着,施展轻功,转眼便消失不见。

    而卫壁和武青婴更是惊惧无比,赶紧带着武烈逃走。

    张幕没有追,他此时浑身都在冒白气,内气沸腾一般在体内滚动,让他心惊无比。

    “我靠,调动内气太过剧烈,有点走火入魔,当初的觉远就是激斗后死掉,得赶紧平息才行。”

    他叫蛛儿不要打扰,便坐在旁边,全体调息体内真气,不然精气沸腾、溃散,他估计要完蛋。

    幸好他的九阳真经没有大成,但掌握的却是完整的修炼经验,加上年岁还小,又没像觉远那般长时间疯狂耗费内力,总算顺利度过难关。

    而且,这番变故,让他对九阳真经的掌握更进一步,竟然达到小成境界。

    “果然,战斗是最好的提升方式,几乎是省下1000虚值。”

    张幕心中感叹,但想到之前的事,眉头一皱:

    “那丁敏君真是祸害,差点害得老子走火入魔,别想这么轻易跑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