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章 未来的教主
    夜里,新月如眉,月光淡淡,落在雪地上,让整片天地都安静祥和,少了几分冰冷荒凉。

    张幕衣衫褴褛,坐在雪地之上,浑身热气腾腾,正在运功打通最后一条正经。

    即使有神功在身,这条经脉依旧晦涩难通,张幕全力调动内气冲击,也如同龟速一般。

    “武道果然艰难无比,若没有虚值,我都不知道要多久才能达到现在的境界。”

    张幕有些感叹,实力不是轻易能得到的,之前要是直接用虚值打通经脉,决计无法体会到这些。

    运功两个周天,经脉开拓三成后,张幕正准备休息,耳边隐约传来说话声。

    他站起身,透过夜色,勉强看到极远出有数个身影出现,并聚集在一起。

    “终于等来兔子,料想是他们没错。”

    张幕抖抖身上的残雪,一个起跳,落到丈外,快速向对面行去。

    十几个呼吸后,待靠近一些后,几人的情况才落入眼底。

    月光之下,一婀娜女子正被另外六人围住,而女子旁边地上还躺着一人,双方似在激烈争论。

    如此场景,让张幕差不多确定,那婀娜少女是蛛儿,地上躺着的是张无忌无疑。

    他加快速度,刚到十丈之内时,接着月光,看到三男三女,皆是面色不善,将对面的蛛儿团团围住。

    “还来得及,可不能让主角大发神威。”

    他暗暗想着,下一步时,突然听到一声大喝:“你妄想挑拨离间,又有何用?”

    只见其中一人怒而出手,一掌拍出,雪花飞舞,掌力刚猛,却是灵活不足,几掌下来,竟都被对面的珠儿躲开。

    啪一声,耳光声清亮无比,回响空旷的荒野,传得老远。

    原来,少女在躲避之余,竟还趁机打了对面一个年轻女子的耳光,更是抢了那女子的长剑。

    旁边的青年乃是卫壁,见心上人被打,当即怒骂一声,和师傅武烈赶紧相救。

    可蛛儿剑尖一点,便在那漂亮女子脸上划出一条血痕,吓得武青婴惊退,怕毁掉自己的容貌。

    而卫壁两人则攻来,封锁退路,一看便是躲不开了。

    可在此时,咻咻两声,月色中,两颗石子同时打在武烈左手手腕和卫壁的长剑上。

    当的一声,长剑颤抖着,强烈的劲力让卫壁手一麻,无法握住长剑,长剑飞出去,嚓一声插在数丈外。

    而武烈更是惨呼一声,手腕处鲜血淋漓,外伤还是其次,关键是那穴道剧痛,一时无法用力。

    两人都神色大变,不由后退数步,而旁边的何太冲握紧佩剑,转头大呵:“谁!”

    几人看到十丈外的人影,都下意识后退一步,特别是武烈和卫壁,满脸忌惮之色。

    “呵呵,两个爷们,欺负一个弱女子,你们要不要脸?”

    张幕抱着胸口,义正言辞道。

    他这话让武烈师徒满脸通红,两人虽是不择手段之人,可被人当面指出,依旧羞愧不已。

    一边的蛛儿退到张无忌旁边,有些后怕,刚才若不是有人相助,她定要被人拿下,那时可就糟糕得很。

    不由,她对突然突然冒出来的张幕,生出不少感激之意。

    而一直躺在地上的张无忌,悄悄将一块石子藏下,现在有人相帮,他也没有必要暴露。

    “哼,阁下是谁?何必多管闲事!”

    何太冲旁边的妇人冷哼,此人身材宽大,头发花白,双眸含煞,声音嘶哑。她轻轻挥动手中长剑,语气中尽是威胁之意。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张某只是看不惯你们这些人的行径。”张幕正色道,不过这话估计连他自己都不太信。

    “一个死乞丐而已,你们怕他什么?”

    一旁的武青婴捂着脸站出,目光怨毒,暗恨蛛儿伤她俏脸,更恨这个碍事的家伙。

    “休要胡说!”

    武烈瞪了女儿一眼,此人一手暗器功夫如此了得,或许师出名门,在没弄清楚前,怎能随意乱来。

    张幕却是听的脸皮一抽,他娘的,不就是衣服破烂一点,至于被看成乞丐吗?这女的看着还挺漂亮,怎么就如此让人讨厌。

    他看到六人跃跃欲试的模样,忍不住讥讽道:“怎么?刚才是两个人围攻一女子,想在又想群殴我?真是脸皮够厚的,估计那座雪山都比不上吧?”

    他一边说,还一边故意看了对面的高大雪山一眼,武烈六人脸色一变,一时还真不好意思动手。

    何太冲顾及脸面,只得收敛气息,不好再出手。

    武烈见昆仑派掌门极其夫人都不愿出手,只得脸色阴沉道:

    “这贱人杀我朱武连环庄传人,老夫杀她天经地义,你没有资格插手!”

    “对,她杀我表妹,必须一命换一命。”卫壁理所应当道。

    张幕面无表情,淡淡道:“如果我就是要保她呢?”

    他觉得,那朱九真死有余辜,加之想让张无忌没有出手机会,自然故意找茬。

    “你!”

    这话让武烈气得胸口一闷,暗骂怎会有如此蛮横之人,他咬牙切齿道:“看你的意思,是一定要插手了!”

    “你说得没错,我就是要插手,不爽的话,可以动手啊,围殴我也行。”

    “啊呀呀!”

    张幕丝毫不将他放在眼里,让武烈气得七窍生烟,双目充血,怒火让他对张幕惧怕散去几分,大叫道:

    “无知狂徒,看你有几分能耐!”

    他踏步冲来,右掌对着张幕胸口袭来,掌风凌厉,打得空气都呼呼作响。

    “来得好!”

    张幕丝毫未退,他早就想和武林人士交手,以此印证现有的功夫,当即也一掌拍出,要和武烈来个硬碰硬。

    砰!

    双掌相接,武烈瞳孔一缩,只觉掌心有一股恐怖力量冲来,如大江大河奔涌,自己的劲力刹那被冲散,接着咔嚓一声,手腕竟然发出一声脆响,被生生给震断。

    余力将之震得后退,每退一步,其脸色就白一分,连着退出五步,脸色已苍白如纸,全是冷汗,眉头更是皱成一团,布满痛苦之色。

    “哇呜!”

    他的脸色由白转红,嗓口一腥,吐出一口鲜血,顿时儿眼冒金星,耳朵嗡嗡,浑身发软,向后倒去。

    而张幕却是微微一晃,屁事没有,高下立判。

    其实,如果武烈不用如此刚猛的掌法和张幕硬碰硬,还能凭借精妙的招式坚持许久,奈何其自偏要去撞张幕最强的地方,自然是头破血流。

    “师傅!”

    “爹爹!”

    卫壁和武青婴又惊又怒,急忙将武烈扶起,而武烈重伤之下,加上心中羞愧,直接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哎呀,用力过猛,真不好意思啊。”张幕欠揍地说道,惹得卫壁两人怒目而视。

    他说的是真话,开始拿不准对手实力,他自然全力以赴,丹田内气全部涌出,差点将那家伙给震死。

    早知道只用七成力,还能见识一下对方的其他招式,真是可惜。

    “没想到,我现在的内力就如此强劲,不愧是九阳神功,让我力量的爆发都增强如此多。”

    张幕心中惊喜无比,这武烈可是一流高手,放在他那个世界,也属于高级武者,却被他一掌给打得半死。

    其中固然因为他乃巅峰武者,算是此处的顶级高手,但效果如此强,九阳真经功不可没。

    另外一边,卫壁两人敢怒不敢上,何抬冲夫妇对视一眼,皆是忌惮无比。

    “你到底是谁?江湖上怎么没听过你这号人,难道是丐帮的高手不成?”

    何太冲目光凝重,想要探出张幕的底细,他思来索去,也没想到式微的丐帮有如此人物。

    张幕脸色一黑,背着双手一哼:“你才是丐帮的呢,老子是未来的明教教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