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章 姜还是老的辣
    “这就是基地市吗?”

    张幕在昏迷被带到军营,这还是他首次见到人类的城墙,心中很是震撼。

    他随即意识到人类的处境,即使现在有如此强力的科技武器、各大强者,依旧存在这种巨大城墙,可见人类的生存压力有多大。

    城墙周围异兽明显减少,越靠近城墙越少,甚至在城墙三百米内,几乎看不到异兽。

    方圆千米的大地都是暗黑色的,那是血液凝固后形成的,地上能清晰地看到血迹、骨头渣渣、弹壳、金属碎片……

    张幕能想到,数百年来,这块土地上,必然发生无数的杀戮战争,是由血肉堆积起来。

    大部队缓缓来到城墙前,不再继续,而是驻扎在距离城墙百米外,形成一个新的战略点。

    部队安定下来,铁鹰战机刚停在地上,城墙一方的天空,出现一架雪白的战机。

    “雪鸟战机,应该是陈家的人。”

    徐强显然是个战机爱好者,眯着眼一下就认出来。

    张幕随着看去,雪鸟战机很快出现,个头很苗条,体型修长、流线型的外观很善良,显得轻灵飘逸。

    雪鸟战机或许性能没有铁鹰强,火力也较弱,只算中等战机,无法远距离深入无人区,但优点是外形出色,是很多人喜欢的一类战机。

    雪鸟战机喷吐着光芒,缓缓落在旁边,门一打开,就下来十多个身穿西装的彪形大汉。

    张幕感觉怪怪地,这阵容,这穿着,弱是再戴个墨镜,妥妥就是……

    “站住,军事基地,未经允许,不得入内!”

    巡逻的士兵挡在前面,在没有命令前,外人是不能随便进来的。

    黑鹰战机上飞过来一位装甲兵,落在军营前面:

    “于团长只允许陈家人进来调查情况,其他无干人就不必进来了!”

    他的态度很坚定,这是军方的底气,即使对方是陈家,也不能随便乱来。

    原本气势汹汹的黑衣人都面面相觑,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

    “你们退下。”

    战机上,传出一个平淡的声音,接着缓缓走出一个老人,此人穿着唐衣、布鞋,头发灰白,留着一缕胡须,脸上布满皱纹,神色平静无波。

    他一步跨出,直接踏在虚空中,步伐很缓慢,却一步三丈,转眼就来到装甲兵前。

    “老夫陈家陈兵戎,想要调查家族嫡系陈玄侗死因,现在能进去吧?”

    装甲兵眉头冒出冷汗,这个老人看着很普通,可那股无形的气势,让他有些受不了。

    “呵呵,没想到是陈老亲自过来,在下正查到关键处,陈老还请进。”

    好在于绍的声音及时响起,让陈兵戎不再为难装甲兵,凌空快步走到黑鹰战机前。

    而军营外,黑衣人站在雪鸟战机前,静静等待起来。

    这里已搭建一个简单的帐篷,陈玄侗的尸体摆在里面,于绍手里拿着一份文件,眉头依旧皱着。

    他没想到,这次过来的是陈兵戎,此人是陈家主事之一,看来陈家对此时很看重。

    见陈兵戎走进来,他将资料递过去,客气道:“陈老,这就是目前的调查资料,你先看看。”

    陈兵戎略微点头,态度很冷,接过资料仔细观看起来。

    看完后,他脸色又僵硬几分,沉默着来到陈玄侗尸体前,伸出干瘪的手掌,再次探查起来。

    这次,他脸色开始变化,目光中浮现疑惑和凝重。

    军方的资料,他相信有天眼监察和陈家的压力在,应该是比较公正准确的,只是实际情况比他想得更严重。

    “陈老,陈玄侗的死因在资料中简单面熟过,不知你有什么看法?”于绍觉得,陈兵戎可能看出些什么。

    “是一股很隐蔽的力量,不是很强,但攻击的是脆弱的心脏,因为是内部攻击,所以才一具成功,让玄侗的护体灵玉都没能激发。”

    他一针见血,指出更深层次的原因,本来陈玄侗这种嫡系,都有保命手段,可那是针对外部毁灭性力量的,而内部的攻击手段却没发抵挡。

    “陈老意思是?”

    陈兵戎眸子一冷:“首先,杀死玄侗的凶手不太强,而且用得是类似诅咒的手段,这种偏门的邪法才会让人防不胜防。”

    于绍眼睛一亮,“难怪,我就说为何没有头绪,原来我考虑的方向有问题,一直以为是某个强者动的手。”

    他不由心生佩服,果盘姜还是老的辣,陈兵戎比他多活的几十年,并不是白活的。

    “不过,当时周围人太多,还有异兽存在,很难确定凶手是谁,甚至可能是某种特殊的异兽。”

    于绍不得不说出关键的困难,那就是即使确定死因,也很难找出凶手。

    “老夫能肯定不会是异兽,如果有特殊异兽能杀掉玄侗,自然不会放过其他世家子弟,最大的可能还是人。”

    “而且,从这个手段的程度来看,凶手和玄侗的距离肯定不会太远,应该就在这个部队。又加上是在玄侗出来时动手,说明对方没法轻易接触到玄侗。”

    陈兵戎思维缜密,竟然几句话就将凶手的范围大大缩小,如果被张幕听到,绝对会大吃一惊。

    “于团长,我要当时距离玄侗最近人员的资料。”

    于绍皱眉:“可以,但陈兵你这最多进行怀疑,没有确凿证据的话,我是不允许你们动人的,毕竟现在是紧急状态。”

    陈老冷笑:“于团长,玄侗死在你们的保护下,总得有个交代吧,放心,老夫不会让你难做,只找出最可疑的对象,也是跟家族做个交代。”

    于绍听到出,陈家是要宁可错杀也不放过,心里有些愤怒,可他却很难阻止。

    一个千年世家,有太多手段对付普通的士兵,他管的了一时,管不了一世。

    况且,此事军方本就有责任,根本没发拒绝对方的要求。

    “希望你们不要乱来!”他沉声告诫一句,不想此事波及太多人。

    “放心,老夫自有分寸。”陈兵戎淡淡说道,至于能不能做到,那就只有他自己清楚。

    陈兵戎的到来,让张幕担忧了片刻,他再次回想了当时的情况,觉得没有任何把柄,也就最多怀疑他。

    天色渐渐暗淡,陈兵戎进入帐篷后就没有出来,而雪鸟战机前的黑衣人还是站在那里。

    张幕看着天色,再过几个小时,他将趁睡觉时间进入虚罗之门。

    现在他有3级权限,时间流速是一千比一,足以让他有大量时间进行试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