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章 拉仇恨
    张幕无语,刚才不是牛逼轰轰的吗,看到人多就叫小弟,变脸真快,难怪能做到提督这个位置。

    官兵有三五十人,数量不到白莲教一半,但装备更加精良,自然气势不弱。

    一瞬间,不少白莲教都害怕地停手,官兵这两个字,在他们这些穷苦百姓心里,地位还是很高的。

    有一干小弟在,纳兰元述底气十足,眼中露出轻视:“让九宫滚出来,不然本官拆掉这里!”

    “啊!”

    “怎么办?”

    “要不请真人出来吧?”

    不少人议论起来,手足无措。

    “九宫真人到!”

    这次,躲在后面的九宫真人也不得不现身,当然,排场还是要有的。

    神像旁边,跳出两个人影,正是左右护法,两人不断打拳翻滚,随手将一张张桌子高高叠起,如杂耍一般。

    “恭迎南天门大师父九宫真人!”

    左右护法在地上一滚,抱拳对着神像行礼,正确说应该是神像的上方。

    “大师父神威无敌!”

    原本还在议论的白莲教徒,全部跪拜,都做出恭迎状,异口同声喊着。

    咔嚓……

    神像头上,木头碎片乱飞,一个影子撞断栏杆,从上面落下。

    张幕这时才发现,神像头上还有一层,接着,他神色微呆,天上跳下的九宫,连着在地上翻滚。

    一圈

    两圈

    三圈

    ……

    九圈!

    “我嘞个去,这家伙是猴子边的吧,这么翻滚难道不晕吗?”

    张幕承认,这出场方式确实叼,他做不出来,真是个人才。

    接着两个护法双手一抬,九宫真人在空中旋转一圈,稳稳落在刚搭建的桌子上,盘坐而下。

    他的右手握着披风扶着膝盖,左手在空中虚抬,摆出一个很牛的造型。

    “手抱日月掌星辰,拳握雷电顶天地!”

    众多白莲教徒喊出霸气的法号,要是九宫真人身上再带点光,头上顶一个金团,那跟神仙都没啥区别。

    “无生老母亲传行教弟子九宫,于朝天观设五行法坛,替天行道,除妖降魔,坛下几人为何打扰本真人?”

    纳兰元述鼻子都气歪了,带着杀机道:“本官都没这么大排场,一个邪教头子敢如此嚣张,找死!”

    他一挥手,不知何时出现一截布棍,一运劲力,啪一下就抽过去。

    “啊!”

    下面正摆着造型的右护法,脸上浮现一条血痕,人也被布棍抽飞。

    “大胆,尔等凡人敢故意捣乱,小心本真人出手!”

    九宫脑子有些不正常,现在坐在上面,觉得自己就是神,哪里容许凡人捣乱。

    “这家伙估计把自己都骗了,厉害!”

    张幕看着义正言辞的九宫,感觉精神病人很可怕。

    “还敢装神弄鬼,给我下来!”

    九宫一副找打的样子,让黄飞鸿都忍不住,脚下使劲一踏,便冲出去。

    “不可冒犯真人!”剩下的左护法挥舞大刀,提着一个盾牌,挡在中间。

    “黄飞鸿,看我们谁先将他打下来!”

    纳兰元述这时候还想着比试,故意说了一句,一脚将刚爬起来的右护法踢飞,大袖一挥,后发先至。

    “众教徒听令,给我拿下作乱的妖魔!”

    九宫一指张幕三人,直接叫小弟开打。

    “杀!”

    “抓住他们!”

    另外一边,官兵一见打起来,互相看了一眼,等带头的喊了一声“打!”,立马开枪。

    嘭嘭的枪声,划破空气,带着火光,落在最外围的白莲教徒身上。

    噗噗噗……

    无数的血花,在白色的衣服上盛开,格外的鲜艳。

    一些人惨叫着倒下,冲击的阵形立马被打断。

    “神功护体!”

    若是普通人,此时必然该躲开,可这群被洗脑的人,反而不怕洋枪,持着砍刀就冲出去。

    洋枪还太落后,威力毕竟有限,而且打上一发就必须上膛,光是这点间隙,就够不少人冲近。

    “杀掉他们!”

    “他们是妖魔!”

    “灭掉洋枪!”

    双方碰撞在一起,接触片刻就血液飞满天,杈子、大刀使劲往官兵身上砍、捅、插,残忍又血腥。

    “玩大了!”

    张幕看到混乱的厮杀局面,咋舌不已。

    不过,他懒得理会其他人,此时纳兰元述已杀到九宫面前,一张桌子被他暴力打碎。

    “只有杀掉九宫,震慑住这些人,他们才不敢乱来!”

    张幕手腕一动,提前准备的石子,咻地极速飞出,打向九宫的脑门。

    “是你!”

    九宫认出张幕,没想到此人有如此功夫,竟然想杀自己!

    他一声叛徒还来不及说出,感觉到石子上的威力,瞳孔剧烈一缩,急忙偏过头,嗤的一声,依旧没有躲开。

    只见,他的额角出现一条血线,一不小心被张幕伤到。

    “是他,这个叛徒,杀了他!”

    周围人此时也有不少认出张幕,见他敢对九宫真人出手,怒不可遏,瞬间不少人杀来。

    “尼玛,这么快就拉到仇恨!”

    “小幕,我来助你!”

    黄飞鸿哪能看到徒弟步入危险,一拳将一个拿杈子的家伙打退,向张幕这边靠来。

    张幕心中微微一暖,这个师傅才刚收他为徒,能做到这样,已很是难得。

    而另外一边的九宫真人,来不及骂张幕,因为他的身子一歪,下面支撑的桌子又少一张,随时都可能掉下去。

    “卑鄙,竟然以多打少!”

    九宫也装不下去,骂了一句,手掌在桌子上一拍,向后弹射出去。

    轰轰!

    桌子全部被轰碎,纳兰元述杀出,紧追而上:“九宫,别跑!”

    “哼!你们不要插手,本官一人足以击毙他!”

    纳兰元述霸道哼道,一脚踢飞拦路的白莲教徒,步棍对着九宫真人拍去。

    “神功护体,刀枪不入!”

    九宫真人念叨,啪的一声,布棍砸在他背上,震得他不断后退,嘴角都疼得抽搐。

    “呀呀呀,元始天尊赐吾金神!”

    说完,他挥舞浮尘,和纳兰元述交手。

    “铁布衫?看你能受得了几棍!”

    纳兰元述脸色一变,惊讶九宫真人的横练功夫,手下越发狠辣。

    轰!

    神像前的贡品被纳兰元述一棍砸得稀巴烂,周围的人都被迫远离。

    唰!

    九宫真人趁机一浮尘刮过,力透柔丝,锋利无比,唰一下将纳兰元述官服都拉碎。

    “找死!”

    纳兰元述救退,劲力向前抽出,步棍呼地飞出,打在九宫真人胸口。

    “哼!”

    这一击,纳兰元述出了全力,若是打在别出,一堵墙都能击穿,九宫真人也被打得嘴角流血。

    “快护法,保护九宫真人!”

    白莲教徒部分和官兵厮杀,部分纠缠着张幕和黄飞鸿,此时见到心中神明受伤,都跟打鸡血一般,不要命地冲上去。

    一瞬间,纳兰元述就被人群淹没,就连张幕和黄飞鸿都被逼得后退。

    “给我退!”

    黄飞鸿一脚踢出,拉出一条弧线,将数人给踢飞,他对着九宫追去。

    “别跑!”

    九宫见对付一个就如此困难,别说还有个黄飞鸿和暗器功夫了得的小子,一旦两人解决掉自己的小弟,他该怎么办?

    所以,不管是三十六计,还是无声老母的指示,都告诉他,赶紧溜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