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章 有些不择手段
    张幕眸子锐利无比,一眼就看到远处守卫的洋人,被黑暗中的影子杀死。

    “这次来的倒是些精英……”

    “不过我在这里,就不能让你们杀掉所有护卫了!”

    一颗石头,从他手中飞出,砸在一个白莲教徒身上。

    “啊呀!”

    这次张幕没杀人,可那力道也将那人震伤,当场暴露。

    “有敌袭!”

    剩下的护卫反应过来,全部都神色一凛,急忙对着冲来的影子开枪。

    “杀!”

    “抓住妖人!”

    “扶清灭洋!”

    原本安静的领事馆前,突然跳出大堆的影子,接着利箭便飞出,一些倒霉的家伙直接中箭。

    张幕更是看到,几人抬着轿子,撒着黄符,更有人骑着匹马冲进来,见到人就杀。

    洋人的枪威力本就有限,加上夜色影响,根本挡不住白莲教。

    “这小子吓傻了,杀掉他!”

    三人发现张幕,大笑着提刀砍来,月亮的刀身反射出冰冷的光芒,一旦落在身上,不死也伤。

    “太慢了!”

    张幕淡淡瞥了一眼,一拳打出,影子一闪,跑在前面的人直接倒飞,胸骨至少断了三根。

    “啊!他会武功!”

    另外两人急忙刹住脚,挥刀壮胆,不敢上前。

    “你上!”

    “你先上!”

    张幕摇头,“你们不用纠结,都趴在地上吧!”

    他的身子上前三步,一巴掌将一人扇飞,再一个旋腿,解决另外一个。

    “妖物胆敢逞凶!”

    一声大呵,接着马蹄声急,一白影骑马攻来,同时而来的,还有一把大刀。

    张幕身子一扭,避开大刀劈砍,眸子冷漠平淡,看着马肚子,反手一拳打出。

    这一拳,蕴含他全身劲道,更附带内气,打得空气都哗啦一声。

    嘭!

    马发出惨叫,身子侧着飞出,竟然被一拳打歪,顺着之前的冲势,一下撞在墙上。

    至于马背上的人,此时摔得门牙都磕掉,想要爬起来跳跑,一柄大刀飞过来。

    噗呲!

    刀身入体,血液弥漫而出,人影动了动,话都没说出,就死在地上。

    “杀我?不好意思,只能把你给杀掉。”

    张幕静静说了一句,似乎在自言自语,他转身向里面走去,碰上有人拦他,不是杀就是重伤。

    这是他第一次介入江湖纷争,没有多少恐惧,反而杀心很重,一旦出手,非死即伤。

    所谓的善良,在此时没有多少用,别人敢用刀砍他,就得做好身死的准备。

    领事馆外,一群官兵举着火把出现,纳兰元述带头,却没有第一时间进来。

    这些白莲教徒,本来就是他放进去的,没达到目的前,他还不急。

    嘭的一声,张幕刚走近楼梯,一个人影就飞到脚下,他抬头一看,正是师傅黄飞鸿。

    “小幕,快去保护十三姨!”

    “是,师傅。”

    张幕点头,侧身接住一支箭,反手就射死一人。

    他的枪法,可不仅仅用于枪,一切飞行暗器,他都能发挥出不弱的威力,精准度很高,一样百发百中。

    张幕很快和十三姨汇合,将附近的白莲教徒解决,暂时没有危险。

    而其他地方,有他及时的提醒,洋人终于缓过来,加上有黄飞鸿和张幕的存在,偷袭的白莲教徒基本被解决。

    “阿宽,把他们藏起来,小幕,你看一下还有没有躲着的白莲教徒。”

    黄飞鸿解决掉门口的敌人后,急忙赶过来,见十三姨没事,这才放心下来。

    领事馆一安静,纳兰元述出现,这次洋人正混乱着,他得以长驱直入,以抓白莲教的名字,封锁了所有地方。

    可惜,陆皓东早就伪装起来,加上黄飞鸿的照应,纳兰元述一时也没有抓到。

    不过,张幕却被发现,很快他和黄飞鸿等人,就被不少官兵盯住。

    “张小友,好久不见。”纳兰元述露出笑容,意味深长道。

    “人多眼杂,还是没能躲开。”张幕从角落里走出,平静地看着纳兰元述。

    “提督大人,没想到这么快就又见面了。”

    黄飞鸿疑惑地看着两人,想不通张幕怎么会认识提督。

    梁宽一副大惊小怪:“哇,张幕,你竟然认识提督。”

    十三姨若有所思,她身为女人,比较敏感,觉得这个少年有什么瞒着他们。

    张幕有些无奈,“师傅,几天前出去买药时碰到过提督大人,他拜托我办些事。”

    黄飞鸿还是很迷惑,他根本没想到,张幕能和纳兰元述做交易。

    而纳兰元述看到黄飞鸿,就像看到猎物般,目光那些火热,那是战意。

    “黄师傅,久仰大名,有机会一定切磋一番。”

    他自认为是人中之杰,武功高强,只奈何身在官场,没有表现出来,很想和黄飞鸿战一场,展现自己的实力。

    黄飞鸿被吓了一跳,纳兰元述的目光让他有些不自在,他试探着转移话题:

    “提督大人,你找小徒有事吧?”

    纳兰元述目光一凛,想到正事,也冷静下来,微笑道:“确实,我想问问,之前摆脱他的事怎么样了。”

    张幕走出来,“提督大人,我们去一边谈吧。”

    “好啊!”

    两人走到角落里,纳兰元述脸色瞬间阴沉,冷冷看着他。

    “张小友,陆皓东和孙文应该在里面吧,指出来,本官感激不尽。”

    张幕此时丝毫不惧,面不改色道:“大人,当然可以,不过,我说的事,你可没有办完。”

    纳兰元述身上冒出丝丝危险气息,冷笑一声:

    “同文馆现在完好无损,药材你也拿走,倒是你,空手套白狼,以为本官好骗吗?”

    “大人,我想要的是同文馆长时间的安宁,白莲教如果不除,你觉得他们会放过同文馆吗?”

    “你不要得寸进尺!”纳兰元述眸子里甭射丝丝寒光,随时都可能动手。

    张幕知道不拿出一点诚意,是没法继续忽悠,只能提醒道:

    “大人,孙文已离开,我不清楚他的动向,至于陆皓东,你一个个排查,他跑不掉的。”

    “孙文居然跑掉了,陆皓东还在,你确定?”

    “自然,现在大人只要严密搜查,绝对能够抓到他,至于孙文,明天我再帮你找一下。”

    “有意思,说吧,你到底想做什么?”纳兰元述觉得张幕只说一半,肯定是又有目的。

    “大人,你不觉得白莲教很烦人吗,我想让他们清净一段时间。”

    纳兰元述是聪明人,想到张幕的意图,摇头道:

    “我现在没有那么多兵力,不可能去剿灭白莲教,否则早就做了。”

    “谁说要剿灭他们,这样一个组织,杀掉他们的头领,就能震慑他们一段时间,大人说呢?”

    纳兰元述目光一凝:“你要杀九宫真人?”

    “还希望大人助一臂之力,帮帮我和师傅。”

    纳兰元述深深看了张幕一眼,答应下来:

    “此事本官答应帮忙,但只会有本官一人,至于到时能不能成,本官不做保证。”

    “只要大人暗中出手即可。”

    张幕嘴角浮现一抹弧度,他巴不得纳兰元述一人过去,那样今晚很有机会拿个双杀。

    两人停止谈话,纳兰元述返回当即下令:

    “立马排查农学会的人,一个都不能放过!”

    “是!大人!”

    无数官兵立马封锁出口,并且有两队人马走出,一个个房间搜查。

    这一行为,立马受到洋人的反对,纳兰元述根本不听,不想放过这次机会。

    黄飞鸿和十三姨脸色都微变,躲在远处的陆皓东,更是面露绝望。

    “黄师傅,还请你们配合一下,不会花太多时间的。”

    纳兰元述客气了一声,目光锁定周围,不想放过一个可疑对象。

    看到这些,张幕心中嘀咕:“我这样是不是太不择手段了些?”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