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章 杀戮开始了
    领事馆一点不比总督府小,防卫森严,如果不是纳兰元述想借助白莲教之手逼出孙文等人,没有多少人敢来挑衅。

    张幕几人在附近一问,很快到正确的地方,此时领事馆前很热闹,不少洋人聚集在此处。

    这些人中,大多神色慌张,一些人更带着伤,都是为躲避白莲教跑过来寻求庇护的洋人。

    “那些守卫似乎不让进啊!”梁宽踮起脚尖,发现门口堵着。

    “我去问问。”

    十三姨走上前,和一洋人谈了一下,原来是突然大量人出现,领事馆的护卫正在请示。

    “杀!”

    “灭尽洋人!”

    远处,一群白莲教的人冲出,就像狼看到猎物,一窝蜂杀过来。

    哗哗!

    “快让我们进去!”

    “那些恶魔追过来了!”

    洋人吓得疯狂往里面挤,那些护卫挡都挡不住。

    “走,我们进去!”

    黄飞鸿拉了一把十三姨,混入人流,几人也跟着进了领事馆。

    帽子都被挤掉的护卫,急忙将铁门拉上,这才没让白莲教徒冲进来。

    “这些人,真疯狂。”

    张幕看了下外面的白莲教徒,个个眼睛发红,低吼着,咆哮着,跟饿狼一般。

    “汪汪!”

    斑点狗叫了几声,怕张幕又把它给忘掉。

    “你倒是聪明。”

    张幕瞥了它一眼,打量周围的地形,并将自己经过的地方,都牢牢记住。

    洋人中,一个带着帽子的胖洋人走过来,有些高兴道:“嗨,你是幕,还记得我吗,塔普,你救过我的老朋友伯格。”

    才过去一天,张幕自然认得,点头道:“你好,塔普。”

    “小幕,没想到你西洋文这么好!”

    十三姨有些惊讶,觉得张幕的ying yu很标准。

    “这位美丽的女士是?”

    “你好,我是……”

    十三姨很懂得交际,几下就和塔普熟悉。

    塔普是个挺有名气的医生,在领事馆很有地位,张幕等人很快被安排到一处干净的地方。

    “幕,我们这里有很多受伤的人,希望你能用神奇的针帮我们止血、止痛。”

    塔普见识过张幕的针灸,加上此时急缺医生,边开口请求帮助。

    “好,塔普,这是我的师傅,他的医术更好,我们一起帮你吧。”

    “原来黄先生是幕的老师,真是太好了!”

    塔普惊喜道,赶紧让两人跟着,帮忙处理一些伤口。

    张幕帮忙,是为了熟练一下鬼门十三针,至于提及黄飞鸿,自然是不想这位师傅受到冷落。

    老实说,处理止血、止痛上面,针灸比很多药物还实在,几乎是扎上就生效,还没有药物那般繁琐。

    短短几个人,就让不少怀疑的目光改变,张幕和黄飞鸿的地位,立马提升不少。

    “黄先生,没想到在这里能遇到你。”孙文也在,趁着空闲,和黄飞鸿交流起来。

    “这位是?”

    “这是陆皓东,陆兄,这是黄先生。”

    张幕在旁边听着,没想到他们三人还是碰上了。

    “小幕,你快看!”另外一边,十三姨牵着一条斑点狗出现,很得意地指着自己的成果。

    看着洗掉一身灰尘的斑点狗,张幕趁机送狗:“十三姨,你既然喜欢,它以后就跟着你吧,我忙着练武,也没空照顾它。”

    “嗯,以后就由我养着小宝。”

    好吧,被取个这名字,斑点狗的幸福生活开始了。

    “白莲下凡,万民翻身,扶清灭洋,天下太平……”

    领事馆外面,响起整齐的口号,白莲教徒越聚越多,随时都可能动手。

    另外一边,纳兰元述得到消息,农学会的人可能躲在领事馆,但他却没有权力进入其中搜查。

    他不得不再次按照引导白莲教,将目标对准领事馆,这样就算出事,也有白莲教来垫背。

    火光,忽然浮现,是白莲教的人再饶东西,都是一些纸人纸品,区别是都是些西洋货色。

    十三姨看到这些,吓得捂住嘴巴,只觉得无边恐惧袭来,眼前发黑,差点晕过去。

    黄飞鸿急忙扶住,担忧道:“十三姨!”

    “糟糕,一定是他们作法摄走了他的魂魄!”梁宽也被唬到,瞪大眼睛,有些害怕。

    黄飞鸿不以为意,扶着十三姨坐下,平淡道:“他们要是那么厉害,打仗就不会输了,都是些江湖术士欺神骗鬼骗人的把戏。”

    “十三姨,千万不要放在心上,你这是身子有些虚而已,休息一会儿就好了!”

    张幕看了十三姨的气色,其实就是血糖低,气血不足导致的,至于原因,跑了一天,出现这状况太正常不过。

    “你干什么?”黄飞鸿见梁宽将衣服放在十三姨胸口,有些莫名其妙,一把将他的手打开。

    “我怕十三姨会吐嘛。”梁宽嘀咕。

    “又不是坐火轮车。”

    十三姨也被逗得一笑,这梁宽还真是少根筋。

    看到这一幕,张幕有些恍惚:“怎么还是出现这些,难道我所做的,并没能扭转所有剧情,他们的命运,还是在主线上……”

    “看来,是我做的还不够,只是影响一小阶段,很多东西并没有变。”

    张幕再次发现一个问题,暗中警惕,以后的试炼,改变剧情必须要做的更多才行。

    “黄先生,这边不够,还需要你们出手才行。”

    陆皓东走过来,刚才又进来一批洋人,药物已严重不足,对中医手段依赖提升不少。

    张幕看了眼陆皓东,这人躲在这里,会引得纳兰元述纵容白莲教攻击领事馆,就为逼出他们。

    “看来,我对纳兰元述的利用价值,正在快速下降,今晚必须杀掉九宫真人,除去白莲教的威胁,同文馆的任务才算真的完成。”

    ……

    时间对于张幕来说,过得很快,对于其他人特别是洋人来说,显得很是漫长,因为在不久后,白莲教就对领事馆发动冲击。

    即使有洋枪在手,可在白莲教人数和疯狂前,洋人依旧很心虚,一边求援一边通知官府。

    纳兰元述姗姗而来,逼退白莲教,想要顺势抓孙文和陆皓东,却不知孙文已离开。

    而唯一的陆皓东,躲在领事馆中,洋人根本不让纳兰元述进去抓人,原本的计划,不得不搁浅。

    “走!”

    纳兰元述碰了一鼻子灰,无奈离开,本想借助抵挡白莲教的名义进去抓人,没想到还是没有成功。

    “必须抓住他,不然又不知道会跑到哪儿去,到时更麻烦,只能铤而走险!”

    纳兰元述神色变换,下令断掉电报线,暗中让白莲教徒出手。

    张幕没有出面,不然纳兰元述必然会以同文馆要挟他,甚至直接对他动手。

    他猜到,纳兰元述必然还是会兵行险棋,白莲教主力在领事馆这边,也就没精力去动同文馆。

    至于今天过后是什么情况,他管不了那么多,就算同文馆最终还是被毁灭,也就得不到那部分虚值而已。

    夜晚,张幕一直在闭目养神,为即将到来的战斗准备,直到淡淡的血腥味飘来,他才睁开眼睛,喃喃道:

    “杀戮开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