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章 不小心坑了一把
    这边,张幕等人离开客栈不久,正路过一道巷子。

    嗖!一支利箭射来。

    “小心!”

    黄飞鸿将十三姨一拉,躲开逼人利箭,可更多的利箭却是飞来。

    甚至,在不少箭头上,还带着燃烧的黄纸,射在周围的木架上,引燃不少东西。

    “快躲起来!”

    整个巷子,都被火箭覆盖,密密麻麻的。

    “白莲下凡,万民翻身,杀尽洋人……”

    “将那个假洋人交出来!”

    “将那妖物交出来!”

    一群白影,汇聚在巷口,高声叫嚷,气势汹汹。

    “飞鸿,该怎么办?”十三姨哪里见过这种阵仗,只觉双腿发软,不由贴近黄飞鸿,脸色煞白,浑身都在哆嗦。

    “别怕,有我在,不会有事。”黄飞鸿安慰道,眉头却是紧紧皱着。

    他有信心能离开,却很难保证十三姨不受伤,这里是巷子里,两边都有白莲教的人。

    梁宽愤愤不平:“这群疯子,十三姨是唐人,他们凭什么抓!”

    张幕看着堵着的白莲教徒,中间一个熟悉的人影,让他瞳孔微微一缩。

    “师傅,我们赶紧走,不然被他们完全扶住出口,就真成瓮中之鳖了!”

    他一把抽出旁边的一根竹竿,带头向人少的一边冲过去。

    “阿宽,我带着十三姨,杀出去!”

    “拼了!”梁宽咬着牙,用相机架拨开飞箭,紧紧跟在张幕后面。

    “妖人想逃,拦住他们!”带头的卦长见在另外一边,尖声命令道。

    “聒噪!”

    张幕脸色一寒,看到地上一块石头,捡起来后,手臂爆发明劲,更是用上内气,将鸽蛋大的石块扔出。

    这一扔,力量足有千斤,石块的发出音啸声,堪比一颗威力十足的子弹。

    噗!

    卦长的牙齿被砸碎,石块威势不减,直接穿过后脑勺,带出一圈鲜血,染红了他手中的浮尘。

    他的声音戛然而止,目光中带着难以置信,嘭地倒在地上。

    周围的人,吓得倒退不止,太可怕了,隔着十多丈,被人一击打死,他们哪儿见过这种场面。

    “干得好!”

    张幕杀了人,黄飞鸿反而大声赞赏,也不知是指他精准有力的手法,还是击杀对头领头之人的机智。

    擒贼先擒王,可乱人心,张幕暴力杀掉卦长,效果更明显。

    没有带头的,谁也不想送死,一时间,竟然没谁记得放箭。

    直到张幕等人跑到巷口,反应过来的几个白莲教徒喊了句神功护体,神色慌张地围过来:

    “把……把妖物和假洋人交出来!”

    “滚!”张幕拳头一动,拳拳到肉,专门打脸,呼呼就揍飞三个。

    实力决定地位,张幕一出手,就吓得其他人后退数步。

    “再敢拦路,我不介意多杀几个。”

    张幕上前一步,目光扫视一圈,浮现丝丝危险。

    这一下,大半人都躲开,这是下意识的。

    “这个人不能留了!”张幕突然出手,竹竿被震出,穿过几人,打在一瘦猴身上。

    “啊!”

    这人被撞飞,不断吐血,其中甚至有碎肉,内脏都被震碎,不可能在活着。

    此人正是一直跟踪他的家伙,现在又混在白莲教中,要说纳兰元述和白莲教没猫腻,他绝对不相信。

    杀了这家伙,抹掉一个尾巴,不然接下来行踪还不被纳兰元述完全掌握。

    “小幕,别再sha ren,我们离开就是。”

    黄飞鸿觉得张幕杀心有些重,怕他大杀特杀,赶紧提醒道。

    “是,师傅。”

    张幕点头,带头向安全的区域跑去。

    “妈呀,这小子真狠,我都不敢sha ren,他居然都不眨眼。”

    梁宽被吓到了,他都有些庆幸,这家伙是自己师弟而不是敌人。

    “追啊!”

    “抓住他们!”

    “为卦长报仇!”

    另外一边白莲教汇合,人数立马躲起来,胆子大了一些,便又吆喝着追杀。

    可惜,张幕等人早就跑出几条街,加上人少,没多久便将他们甩掉。

    或许是这具身体原本记忆影响,又可能是巧合,等张幕带头停下来时,发现周围有些熟悉。

    “汪汪!”

    一声狗叫,带着欣喜,接着一条灰朴朴的狗,从一间破旧的房子跑出。

    灰狗跑到张幕面前,吐着舌头,摇着尾巴,就是前面一条腿有点瘸。

    张幕定睛一看,这不正是他救的那条斑点狗吗?

    天啊,自己居然把它给忘掉,如果今天不是凑巧过来,这家伙就真成了野狗,然后某一天被人宰掉吃肉。

    “好吧,我不适合养狗。”

    “小幕,这头好像认得你。”十三姨好奇道。

    “当然,这里是我家,它就是我养的狗。”

    “好烂,这也能够住人吗?”梁宽嘀咕着,眼前四处漏风的房子,实在是……

    “小幕,这就是你的家?原来你以前如此苦。”

    十三姨看着随时都会被风吹倒的木门,想到张幕从小就生活在这里,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黄飞鸿四处打量,果然是穷得不能再穷的地方,张幕能活到现在确实不容易。

    “哎呀,张幕,你不是说你住的地方是白莲教的地盘吗?我们居然跑到这里来,不是找死吗?”

    梁宽说的话,让十三姨和黄飞鸿都脸色大变,他们可是正在被追杀,是不是跑错地方了?

    “这个……我也没注意,只想着避开白莲教。”

    张幕那个尴尬,感觉自己不小心坑了一把队友。

    “赶快离开这里,现在白莲教徒在外面,等他们回来,我们可就走不掉了!”

    黄飞鸿皱眉道,现在被白莲教盯上,还跑到别人的地盘,他觉得浑身不自在。

    “怎么办啊,现在广州城里到处都是白莲教,我们随时都会被发现,跑都跑不出去。”

    梁宽垂头丧气,心想早知道就不来广州城。

    张幕也没办法,这里还是相对较好的,总比在闹市区好,那边随处都可能碰上白莲教。

    十三姨提议道:“要不,我们去领事馆,我认识一些洋人,可以进去躲一躲。”

    黄飞鸿直接反对:“不行,我等怎可接受洋人的庇护!”

    梁宽哭着脸劝道:“师傅,保命要紧,那些白莲教徒可正追杀我们啊!”

    张幕确实有些无语,他可是知道领事馆今晚的遭遇,现在跑过去,那才是真的撞上大队白莲教。

    黄飞鸿沉默,他在这里也没什么后台,如果继续待在外面,十三姨的安危……

    他叹气道:“我们去领事馆,等这股风头过去,我们再尽快返回佛山。”

    不是他不想走,而是太冒险,带着十三姨,又到处是白莲教的人,万一十三姨有个闪失,他不知如何回去交代。

    一边,张幕无奈扶额,没想到黄飞鸿还是要去最危险的地方,这是主角光环吗?

    他想阻止,可没有理由,只能准备着晚上大干一场。

    想到晚上会对上不少白莲教徒乃至九宫真人,张幕就有些期待。

    “阿哥,你终于回来啦!”

    破房后面,一个小女孩出现,原本木然的脸上,看到张幕的时候,浮现一丝笑容。

    “阿哥,他们是谁?”

    见是一个小女孩,原本有些紧张的黄飞鸿放松下来。

    “阿妹,他是我的朋友,现在阿哥有事,下次给你讲故事怎么样?”

    小女孩有些失落地点头,阿哥都两天没回来,她很想听阿哥讲故事。

    “小幕,急什么,我来给小mei mei讲个故事。”

    十三姨走出来,很是喜欢这个小女孩,要给她讲故事。

    张幕看向黄飞鸿,现在出不出发,他不太介意。

    黄飞鸿看了一下周围,几乎没什么人,点头道:“休息一下再出发吧!”

    张幕让几人进入破房,烧了一壶粗茶,在三里外买了些糕点和卤肉,他又有些饿了。

    而十三姨短短时间,就和小女孩熟悉起来,满脸都是温柔的笑容。

    安逸的时光短暂,半个时辰后,怕被白莲教的人发现,几人还是告别了小女孩,悄悄去找领事馆。

    当然,几人身边还多了一条灰狗,张幕准备把它送给十三姨,他懒得去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