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章 剧情改变
    “主任务没有完成,果然还是得达到暗劲才行!”

    提示没有出现,即使凝聚出内气提升不少实力,也不代表他完成任务,还无法返回。

    咕隆隆……

    突然,肚子里传出一阵怪叫,张幕立马感觉到一股饥饿,深入骨髓,让他都想吃掉一头牛。

    “刚才凝聚内气消耗身体大量精气,得赶紧补充才行。”

    张幕想到吃的,口水忍不住流出,他偷偷来到客栈的厨房,里面已有人,正在准备今天的食材。

    “给我切五斤卤牛肉,我现在吃。”

    他甩出一块银子,有钱能使鬼推磨,几个小厮笑着,很乐意得拿出几块卤牛肉切片。

    张幕就着白开水,一口气吃了七斤,才算九分饱,至于为何不多吃点,那是因为他没钱了。

    “九宫真人那忽悠的钱已花完,早知道昨天在纳兰元述那要一点。”

    休息两刻钟,张幕开始晨练,将明劲的奥义完全熟练,同时在拳发中,加上内气,威力提升数成。

    他有种感觉,全力一拳下去,真能打死一头牛。

    “暂时没有把握杀掉纳兰元述和九宫真人,不过也不怕他们。”

    这是张幕对自己的评价,他的虎鹤双形拳算不上多厉害,没有什么绝招,很难拿下九宫真人乃至纳兰元述。

    楼上,黄飞鸿出现,看着拳法更加精湛的张幕,露出满意之色。

    短短两天时间,张幕在虎鹤双形拳上便登堂入室,估计不用多久,就能精通此拳法。

    “咦?今天怎么感觉小幕有点不同,一时又说不上来。”

    看着看着,黄飞鸿惊咦一声,从张幕的拳法中,看到一丝异样,隐隐有种神秘感。

    “厉害,这都能察觉出,不愧是黄飞鸿。”

    张幕凝聚内气后,听力提升很多,听到这句淡淡的嘀咕,顿时生出敬佩之意。

    “师傅,我已掌握明劲的奥秘,想请教一下如何发出暗劲。”

    他不想浪费任何机会,直接开口请教。

    “你呀,真不知道为师还能教你几天。”黄飞鸿苦笑着摇头,从二楼跳下。

    “来,跟我交手,感受我的暗劲,你就知道所谓的暗劲是什么。”

    黄飞鸿在地上一点,闪电般攻来。

    “好快!”

    张幕说的不是黄飞鸿冲来的速度,而是出拳的速度,这一拳如同白鹤补食,快!准!狠!

    他身子后退,信手将拳头往两边一拨,可啪的一声,手掌都被震得一麻。

    黄飞鸿的拳头,带着一股凌厉,方寸之间,蕴含惊人的力道,让他以柔克刚都有些艰难。

    “这就是暗劲,力量聚为一点,隐而不发,一旦爆发,则有雷霆之势。”

    黄飞鸿随口解释,便继续进攻。

    嘭嘭!

    两人对上数招,每次都是张幕吃亏,拳头都变得通红,他发现自己的力量虽强,若没有内气增幅,依旧占劣势。

    “你的力量确实是被汇聚在一起,但还太过粗放,而且能放不能手,只能显露在外面。”

    黄飞鸿指出明劲的特点,让张幕自己去领悟,只要能做到一拳打树,树不动却力透三寸,才算是掌握暗劲。

    张幕若有所思,暗劲说到底,还是对力量的掌控程度,比起明劲更加入微。

    “如何能让一拳的力量不浪费在表面,而是深入内部呢?”

    张幕嘀咕着,不断地尝试,期望快点掌握。

    他总结了一下,暗劲是对力量的掌控,针对的是效率,比如一拳利用了多少身体力量,释放出去的力量发挥的威力多大,将每一分力量都发挥到刀刃上。

    而内气是总量和质量的提升,如果内气浑厚,随意一拳都能开山裂石。

    在不同境界间,是内气多少重要,而在同境界,对力量的掌控更重要。

    对于张幕来说,二者都很重要,只有这样才能快速提升,他现在已改变剧情,随时都可能有致命危机。

    晨练结束后,张幕的内气增长了一些,这是因为拳法就是功法,让他练拳就可以凝聚内气。

    “娘的,怎么又感觉饿了,以后是要成吃货的节奏吗?”

    感受到肚子里消失得差不多的牛肉,张幕有些郁闷,练武之人消耗果然大,没有天材地宝,就只能吃大量的肉。

    “小幕,今天我们准备离开,你跟我返回佛山吧!”

    “嗯。”张幕边吃边应着,想到被改变的剧情,他就觉得自己走不掉。

    昨晚上,若同文馆没被烧,原本的剧情就不会开展,真不知道接下来怎么发展。

    张幕忽然耳朵一动,他听到一阵凌乱的脚步声,还有金属碰撞声,多半是兵器,来者不善!

    嘭!

    房门被粗暴踹开打开,十几个穿着白衣、头裹白布的人冲进来,每个人手中都持着锋利kan dao,将出口堵住,盯着张幕他们,模样凶狠。

    “天风地火一起来,杀绝洋人正气在,今有白莲来救世,驱尽邪魔传万代!”

    为首的咿呀呀跳起来,在屋子里走了一圈,连着指向黄飞鸿等人,喊着口号,义正言辞道:

    “就是这些人,破坏卦长作法,助纣为虐,还包庇假洋人,把他们带回去烧死。”

    “你们敢!”

    黄飞鸿怒吼,这群人太过分,闯进他们的房间不说,居然还要抓人!

    张幕却是暗道:“果然,剧情改变,原本是没有这一出的,接下来估计很多事情都会不同。”

    “还敢阻拦我们,先给我绑了他!”

    今天来的人都不认识黄飞鸿,自然胆大无比,一上来就准备对付在场战力最强人之一。

    砰!

    黄飞鸿一脚就将带头的踢飞,撞碎房门滚出门外,手上的刀丢在地上,发出哐当的声音。

    同伴的惨叫,让剩下的人都面面相觑,一时不敢上前。

    “神功护体,给我抓住他!”

    带头的咧嘴高呼,妄想用精神的力量压制痛苦,命令其他人继续动手。

    砰砰砰……

    这次是五个人一起飞出去,张幕也跟着出手,一拳一个,快速将白莲教的人打出去。

    “妖物凶猛,我们先撤,等卦长过来收了他们!”

    十几人怕了,色厉内荏叫了一句,狼狈地离开。

    旁边,被打斗吸引过来的麦掌柜,哭着脸走过来。

    “黄师傅,你们快离开吧,小店惹不起他们,你行行好,我上有八十岁老母……”

    他的声音凄凉无比,张幕听得都不好意思,对方这是把他们当瘟神了。

    “掌柜,我们本就准备离开,你无需担心。”

    黄飞鸿尴尬地说道。

    “啊,那太好了……哦,不,黄师傅,你们慢走!”

    麦掌柜顿时大喜,有些慌不择言,说的张幕都感觉自己是坏人。

    “阿宽,小幕,收拾东西,我们直接离开。”

    ……

    “怎么样,他跟黄飞鸿什么关系?”

    “从刚才结果来看,他们应该是一起的,张幕好像是黄飞鸿的弟子。”

    纳兰元述眼睛一眯,“难道,昨晚的事是黄飞鸿指使的,黄飞鸿后面……”

    “提督大人,他们正准备离开广州,要不要?”

    “拦住他们,不……让白莲教的人去,在没有拿到我想要的消息前,这几个人,特别是那张幕,绝对不能离开。明白吗?”

    “明白,属下这就去安排!”

    张幕不知道,自己等人已被纳兰元述盯上,并且纳兰元述和白莲教勾结,正准备利用他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