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章 忽悠纳兰元述
    张幕决定,在吃完饭后就偷偷去找纳兰元述,对方最近头疼革命人士,正是他的机会。

    当然,现在还是赶紧填饱肚子。他悄悄对梁宽说:

    “你买香肉前,问没问十三姨愿不愿意吃?”

    “这……我也不知道。”

    梁宽这家伙缺根筋,想到就做,也不多考虑一下,万一十三姨不吃呢。

    毕竟,喜欢吃香肉只是部分人,而一些人特别是女人,对此是比较忌讳的,毕竟狗类角色和鸡鸭不同。

    被张幕一提醒,梁宽终于想到这一茬,脸色不由微变。

    “糟糕,十三姨从小在国外,肯定不喜欢香肉。”

    他心里本想为十三姨好,当然不愿意惹十三姨生气,发现自己做错事,脑袋一懵,一时没了注意。

    “你说怎么办,都快煮熟了,难道倒掉吗?”

    “这个简单,你什么都别说,等过几天,十三姨自己就忘掉了。”

    张幕推开梁宽,“也可以这样,我帮你把香肉吃掉,你赶紧再去取些牛肉来,这样可保证万无一失。”

    他将筷子往陶罐一伸,夹出一块肉,扔进嘴里,顿时感觉无比美好,实在是太好吃了。

    “你还愣着干嘛,等会儿师傅他们就过来了,赶快去啊!”

    “哦,麻烦你了,我这就去。”梁宽反应过来,觉得张幕说的不错,转身急匆匆离开。

    张幕微微一笑,露出一个得逞的表情,嘴里不断哈气,一边觉得烫,一边狼吞虎咽。

    “我也是第一次吃这东西,果然很香,管它那么多,吃饱再说。”

    他反手将房门关上,一阵大吃,直到填饱肚子,胃部暖洋洋的,才算停下。

    “我回来啦!十三姨没看到吧?”梁宽缩头缩脑,小声问道。

    “没有,你赶紧把牛肉混在里面,我出去有点急事,你给师傅说一声。”

    张幕抹抹嘴巴,没给梁宽询问的机会,快速离开。

    夜晚,广州城内,夜生活依旧丰富,戏楼茶馆,基本是客朋满座,不少人都正享受着这个时代独有的生活情调。

    而在一些地方,白莲教却是烧杀作乱,袭击洋人甚至是自己人的地方。

    短短几条街之间,就是天堂和地狱的区别,一边在享受,一边在死人。

    张幕闷着头,穿过夜色,往最富丽堂皇的地方走去,在这里,他才能找到有权势的人。

    一栋西式建筑出现,门口有官兵把手,附近无人敢靠近,这里正是总督府。

    此时,总督府灯火通明,传出阵阵悠扬音乐,所谓的总督正在宴请洋人开舞会。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古来都是如此,不管哪个时代,有实力地位的人,都在奢侈享受,普通人只能受苦。”

    “我不愿做普通人,只能狠一点,不然就可能成为路边的野骨。”

    张幕想到现实的处境,若有所思,目光中浮现狠辣之色。

    哒哒的脚步声出现,一队人马靠近,带头的几人穿着官服,张幕看了一眼,几人中就有纳兰元述。

    张幕没有动,按照剧情,纳兰元述此时也才得到情报,正要给总督汇报。

    “纳兰元述是个人才,可惜生在此时,又为朝廷办事。他想升官发财,到处抓革命者,正好可以利用。”

    又继续等了一刻钟,他才举步向总督府靠近。

    门口,一官兵举枪呵斥:“站住,此处乃官府重地,立即离开,不得久留,否则格杀勿论!”

    “我找提督大人有要事,你赶紧去禀告,就说是关于农学会的,大人自会明白!”

    张幕一脸严肃,说谎话不打草稿,还有模有样,顿时唬住了守门的官兵。

    几人互相看了一眼,见张幕气势不凡,不想作假,当即一人离开前去通知。

    几分钟后,张幕就被客气地让进门,被人带着走过几道门,来到一处有些阴暗的屋子。

    “这家伙喜欢黑暗吗?还是准备考验我?”

    张幕没看到人影,也没有慌乱,慢慢打量周围。

    呼……

    屋内忽然卷起一阵风,吱呀……旁边的窗户被吹开,淡淡的夜光下,可以看到飞舞的枯叶。

    张幕感觉眼前一花,急忙双臂叠加防御,嘭的一声,他感觉像被一头蛮牛撞上,胸口发闷,连着后退,撞到后面的桌子上。

    咔嚓!

    木头被他撞断,张幕嘴里发甜,隐隐受了点内伤。

    他暗中调整状态,以鬼门十三针的行气之法梳理气血,才一下好受许多。

    此时,他的面前,已出现一个影子,看不清脸,正背着双手站立。

    张幕脸色微变,语气还算保持平静:“提督大人,没必要这么狠吧?”

    他心中有点郁闷,莫名其妙被打一掌,要不是他进步够快,估计血都吐出来了。

    纳兰元述转过身,露出发光的眸子,看着眼前的少年,面无表情道:

    “你很不错,小小年纪,就能接我一掌,更不错的是,有胆子来找我。”

    张幕心中还是有点慌,这家伙一看就是sha ren不眨眼的货色,自己这是在与虎谋皮。

    他微微咬牙镇定心神,抱拳道:

    “提督大人,我今天既然敢过来,自然是诚心想合作,希望大人给个机会。”

    纳兰元述饶有兴趣,冷冷看着张幕:“有魄力!说吧,你能给我什么?”

    “农学会的名单,孙文和陆皓东的踪迹!”

    唰!

    如果目光能变成刀子,张幕此时就被锋利的刀子盯着,纳兰元述身子微微前仰,死死看着张幕。

    “你要知道,骗我的话,可是会死人的!”

    他尝试从张幕的眼睛里看出这句话的真假,足足看了一会儿,他都没有看到任何动摇和闪躲。

    一时间,纳兰元述有些意外,他一个提督都不知道那几人的情况,这个从未见过的少年怎么会知道?

    张幕嘴角露出笑容,他所说的本来就是真的,不管是陆皓东还是孙文,他都能猜到在哪儿,至于名单,也能够弄到。

    就算本质上他在忽悠纳兰元述,但他就是知道这些信息,底气十足,不存在撒谎。

    “提督大人,你不是一般人,我想你能分辨出我话中的真假,我也不废话,出卖那些人帮你做事,我需要一些报酬。”

    见张幕如此笃定自信,纳兰元述目光动了动,脸上也浮现笑容,很亲切地拍着张幕的肩膀。

    “好说,你想要什么,只要我能办到,都可以给你,条件就是帮我找到陆皓东和孙文!”

    他的手上微微透出一股危险气息,只要张幕有一点问题,他就会扭断张幕的脖子。

    “我要求不多,就两个,一是帮我保护同文馆不被白莲教破坏,第二个我需要一些珍贵药材练功!”

    纳兰元述的手一顿,有些奇怪道:“你第二个要求还不错,这第一个是为什么,你跟同文馆有关系?”

    “里面有一个学生是我唯一的亲戚,我不想他出事。”张幕继续胡扯,演技让他自己都很赞赏。

    “这个……最近白莲教闹事,本提督人手也不够。”

    说着,他准备让张幕换个条件,或者将那个学生接出来,好让他控制着。

    “提督大人,我在白莲教内有人,他们今晚会对同文馆下手,你们只需要现在派人去守一晚上,震慑住他们就行。”

    纳兰元述依旧不想同意,那群白莲教的就是疯子,很容易让他的人折损。

    “提督大人,只要解决掉农学会,你的前途将无量,何必在意这点损失。”

    张幕见纳兰元述还在犹豫,赶紧蛊惑起来。

    “容我思虑一二。”纳兰元述脸色阴晴不定,他在衡量得失。

    其实,若能直接得到消息,那自然是最好,但短短几句话,他觉得这少年身份不简单。

    小小的年纪便武功不凡,既能知道白莲教动向,又清楚农学会情况,此等实力和手眼,绝对不是一般人。

    很可能,在少年的后面,有一个大势力,或许是同文馆后面的大佬,也或许是其他人,在没搞清楚前对方底细前,暂时不动为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