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章 隐藏任务出现
    早饭过后,十三姨因为昨天的事,就留在客栈,而张幕三人离开,前去参加一场医学交流会议。

    途中,张幕趁机请教一些医学常识,学武之人也要了解人体经脉,气血运行才行。

    没讨论多久,几人就来到一间阶梯教室,面积不大,多是一些洋人。

    “怎么这群中国人进来了?”

    “他们是被邀请的,我们想看看中国的医学。”

    “他们那是落后的东西,有什么好交流的。”

    “是啊,我见过他们所谓的中医,完全不科学。”

    ……

    张幕刚坐下,就听到旁边几个洋人讨论,不断贬低中医。

    “咦?我怎么突然听得懂英文,奇怪。”张幕没在意几个洋人的谈话内容,反而觉得不对。

    他就一点ying yu基础,打个招呼还行,这是之前尝试过的,此时忽然完全听懂,太不正常了。

    “滴!激活隐藏任务:弘扬中医,救死扶伤。临时获得ying yu交流能力。”

    “隐藏任务要求:亲自在洋ren mian前展示中医针灸效果,并救治十人以上,成功则奖励鬼门十三针!”

    张幕有点意外,头一次遇到隐藏任务,而且奖励很特殊,居然直接是某种能力。

    “鬼门十三针,应该是针灸类的技能,能被用于隐藏任务,效果肯定不简单。”

    “只是,我根本不会针灸啊!”张幕有些为难,低着头,再次细细思考。

    很快,他找到突破点,任务只是让他展示针灸的效果,只要他掌握最简单的针灸术,比如止血的效果,那就好办许多。

    “小幕,我说的这些你在听吗?”黄飞鸿发现张幕在走神,提醒了一句。

    “哦,师傅,我刚才听到几个洋鬼子,正在嘲笑我们中医是伪科学,所以走神了。”

    张幕将计就计,直接将几个洋人的对话告诉黄飞鸿。

    “你还会西洋文?”

    “以前有个老传教士教给我的,懂得不是太多。”

    黄飞鸿恍然,回头看了几个洋人一眼,皱眉道:“他们哪里知道中医的奥秘,自以为是罢了。”

    张幕开口提议:“师傅,要不你教我几手简单的针灸手法,等会儿好给他们展示一下。”

    “你不是没学过中医吗?现在来得及?”

    “师傅,就几手简单的,比如止血、封穴,只要能唬住他们就行。”

    黄飞鸿思索片刻,想到张幕那惊人的悟性,鬼使神差地答应下来。

    “好,就教你几手最简单的,你是我的徒弟,本来也该学医。”

    此时,一个洋人宣布开始交流会,原本准备好的医生,也带着自己的资料,当场讲起来。

    这些洋人自然说的ying yu,落在黄飞鸿和梁宽这种纯正的唐人耳中,简直就是折磨。

    所以,黄飞鸿也懒得听洋人叽叽歪歪,就在现场给张幕授课,并且取出金针,在他的身上示范。

    黄飞鸿教的,都是一些基本的东西,包括针灸的手法,几个穴位的效果,作用也有限,没什么危害,最多止血止痛。

    张幕倒也厉害,教一遍就学得差不多,不然倒霉的是他,毕竟针灸的对象就是自己。

    “接下来我要介绍的是来自广东佛山的黄飞鸿师傅。”

    主持人站起来,宣布下一位交流者。

    “师傅,该你了!”

    张幕提醒道,不愿出现原本的剧情,自己骂自己还是很尴尬的。

    “好!”黄飞鸿站起身,抖直长衫,对众人抱拳,然后大步走上前去。

    张幕跟在后面,将事先准备的穴位图挂在木板上,梁宽则无所事事,心情不太好地坐在旁边,不知在想什么。

    黄飞鸿用折扇指着穴位图,开口道:“各位,今天我要给大家讲的是中国的针灸。”

    下面的洋人看到穴位图,根本就没有见过这类东西,当即就有一位洋人站起来打断,表示看不懂。

    “他说的什么”黄飞鸿转头问张幕。

    “他说不明白这些线条是什么。”

    黄飞鸿继续道:“这是人体内的经脉,经脉上的点则是365个穴位。”

    奈何,不同的语言,不同的文化,他越是这么说,洋人越是不懂,张幕才刚涉猎中医,也没有资格去解释,而是把目光放在第一排左边的一人,这里可是有人会帮忙。

    下面座位上,见到双方无法沟通,既懂中医,又学过西医的孙文,主动站起来道:“黄先生,让我来替你解释。”

    说完,孙文握着怀表,微笑着走过来,对着观众道:“下面由我来为黄师傅翻译。”

    黄飞鸿见有人帮自己,心有好感,上前客气道:“这位大夫,未请教?”

    “本人姓孙,单字一个文,孙文。”

    “孙先生,那就麻烦你替我翻译一下。”

    “尽力而为!”

    “有劳!”

    两人一番寒暄后,便开始正式介绍针灸。

    “人身五行,金、木、水、火、土,是由经脉所管,针灸可以控制经脉的运行。”

    而孙文则翻译:“人体有五大部分,心、肝、脾、肺、肾,这些器官由神经系统联系,针灸可以调节人的神经系统。”

    这个解释,对洋人来说比较好接受,不过在张幕眼里,却不是正确的。

    虽然五脏六腑确实对应中医的五行,但黄飞鸿所说的金木水火土比五脏六腑范围更广,而且经脉并不等于神经系统。

    这些,都是他站在更高的科技水平下的认识,拿到现在并不合适,这些洋人绝对不会相信经脉的存在,更是难以理解所谓的五行。

    这也是张幕不去解释的原因,他想不出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去忽悠这些洋人,还不如不说。

    即使是这样,洋人依旧不太理解,或者是打心眼里不相信所谓的针灸,当即有人站起来,提出疑问。

    “我不太明白你图表所示的是什么意思,在医学里头我们叫这为神经系统,请容我做个示范。”

    看着洋人走下来,张幕摇头,毕竟经脉和神经系统不是一个东西,这经脉图自然和他们所熟悉的神经系统图完全不同,所以即使图表可以跨越语言,也依旧没让这洋人接受。

    洋人来到梁宽面前,用小锤子敲了下他的膝盖,顿时他的小腿不由自主弹起。

    “反射反应!”

    洋人说了一个词,孙文总结道:

    “黄先生,汤臣先生不太明白你说的经脉和穴位,他刚才示范的是西方的神经反应。”

    黄飞鸿想了一下,你的神经反应是让他动,那我就让他不动,正好显示出针灸的作用。

    他笑着道:“好,让他不动太容易了,我只要用针灸封住他外关、零泣两个穴位,他的脚想动都不能动。”

    张幕暗道机会来了,赶紧主动争取:“师傅,我来吧!”

    “师傅,不要啊,他来还不扎死我!”梁宽惨叫着,脑袋摇得拨浪鼓般,不相信张幕的针灸术。

    没办法,他可是亲眼看到,张幕是刚才学的,扎自己没事,扎他可就说不定了。

    “梁师兄,没事的,相信我。”张幕腼腆一笑,可落在梁宽眼里,却无比的邪恶。

    “阿宽,又不会死人,快坐好别动。”黄飞鸿瞪了梁宽一眼,将两根金针递给张幕。

    “你小心一点,我在旁边看着。”

    张幕点点头,分别在梁宽手臂上的零泣和脚上的外关穴合扎一针,手法迅捷熟练,不像是生手。

    “孙先生,你再叫他试试脚能不能动。”

    汤臣半信半疑上前蹲下,敲了一下,没一点反应,他不信地又使劲敲下,结果还是没神经反射现象出现。

    他连着敲了几下,依旧毫无反应,他吃惊地站起来,嘴里惊叹着:“真神奇!”

    参加回忆的其他洋人,见到如此神奇的事,也激烈议论起来,几根针就达到这种效果,即使这次测试不太严谨,那也说明针灸的方法是可行的。

    顿时,他们大开眼界,张幕则是露出微笑,他这样也算在洋ren mian前展示针灸的效果,接下来隐藏任务就简单不少。

    因为,这里会有人受伤,甚至是死人!

    他的念头刚落,一只穿着黄纸的火箭,嗖一下射到倒霉的汤臣身上。

    咻咻咻!

    刹那间,火光飞舞,无数飞箭射进来,不少洋人惨叫着,中箭的倒霉鬼倒下,运气好的则慌忙逃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