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章 见招拆招
    晨练过后,张幕浑身冒着热气,全身的肌肉筋骨都huo dong起来,像是受到打磨,有新的力量缓缓诞生。

    张幕吐出一口浊气,再次洗脸,擦去身上的汗水,只觉得轻松无比。

    “哎,让一让!”

    梁宽端着一个木盆,出现在二楼,嘴角带着坏笑,直接对着张幕泼下。

    “让你喝点洗脚水,看你还有多牛。”梁宽恶意地想着,已经能看到张幕落汤鸡的模样。

    下面的张幕,哪能料到梁宽说倒就倒,刚听到对方提醒的话,那盆水就飞下来。

    他右脚一踏,肌肉瞬间膨胀,大半身的力道,都在此刻爆发,嗖的一声,他如一只猫般,迅速后退。

    哗啦!

    浑浊的洗脚水,落在地上,张幕却在最后一刻退走,并没有淋到。

    不过,还是有些水沾到他,张幕脸色不好,他怎么会看不出,这家伙是故意的。

    “刚才那种感觉……”张幕保持着落地的动作,没有立马找梁宽的麻烦,而是仔细回想,似乎他在后退时,达到明劲的要求。

    力量浑然一体,通过身体部位尽数释放,他刚才似乎做到了!

    “算你躲得快!”梁宽有些遗憾地看了一眼,嘀咕一句,准备回屋。

    “梁师兄,我有些地方疑惑不解,希望你能陪我练两手。”

    张幕已重新站直,静静地抬头看去。

    他的目光,让梁宽一怒,自从这小子出现,他就感觉不爽,先是教训自己,又是跟自己顶嘴,现在还被师傅重视……

    想到这里,他就羡慕嫉妒恨,觉得作为师兄,要好好教练这小子。

    “好啊,让我来指点你一下!”梁宽将盆子一扔,也从楼上跳下来,落地时晃了晃,没黄飞鸿那般稳。

    “梁师兄,请!”张幕抱拳,找个会功夫的人打,正是他想要的。

    “小子,我可不会留手,记得及时求饶!”

    梁宽揉揉拳头,在地上一跳,双手拉开,装出一副高手风范。

    “看招!”

    他身形一动,脚步疾如奔马,几个跨步冲到张幕身前,沉腰扭身,右手握拳,带着劲风直取张幕胸膛。

    这是最简单,威力却奇大的一拳,很显然梁宽想凭借力量简单粗暴地打倒张幕。

    “来得好!”

    张幕面不改色,反而喊了一声,直接一个马步弓拳,对着梁宽的拳头打出。

    “这小子,毛都没长奇,还想跟我拼力量,自找苦吃!”

    梁宽心里冷笑着,他本就处于冲锋一方,又有拳法底子,这一拳的力量,就是头牛都能打偏。

    嘭!

    两个拳头碰撞,劲力扩散,震得空气闷响,光听声音就能感受拳头的力量有多猛。

    可在梁宽如此刚猛的一拳下,张幕只是身子微微摇了摇,反而是梁宽被震退一步。

    “这……这……见鬼!”

    梁宽瞪大眼睛,有些不相信,可拳头上不断传来的疼痛告诉他,这就是现实。

    他没想到,自己年龄大正值壮年不说,而且习武多年,又是初入冲击一方,居然反而被震退。

    “没想到这个看起来不靠谱的梁宽,竟然是个明劲高手!”

    张幕也有些惊讶,刚才那刚猛的力量,让他就像被一头牛撞上,可见对方是个明劲高手。

    要不是他力量本就是普通人的三倍多,又掌握部分明劲奥义,刚才退的绝对会是他。

    看来,梁宽跟着黄飞鸿这段时间,实力提升不少,如果拿到他的世界,那就是2阶超凡者,真正的武者。

    而他,才刚入门的武徒,在劲道上,确实处于劣势。

    “没想到你还天生神力。再来!”

    梁宽这时也猜出原因,他刚才没感觉到太明显的劲力,可见张幕并没有踏入明劲层次。

    不过,就算这样,他依旧觉得面子上过不去,毕竟是他被震退。

    他再次出手,这次不再采取硬碰硬的方式,而是利用技巧,只要打败这小子就行。

    呼!

    空气被撕裂,梁宽右手化拳为爪,带着凌厉之意抓向张幕的肩头。

    张幕反应力和观察力非常强,快速缩肩后退一步,避开对方凶猛一爪,左脚同时踢出,直击对方下盘。

    “早知道你会这样!”

    梁宽笑了一声,右腿一折,将张幕的脚挡住,原本的爪再次变掌,迅速拍下。

    张幕不得不退,掌风刮得他脸皮生疼,若是打在身上,必然会让他受伤。

    这次是他第一次武学实战,理论和实际还是差不少,所以一时间有点手忙脚乱,演变成他在不断闪躲。

    “小子,有本事别躲!”

    梁宽有点郁闷,这小子就像泥鳅一般,十多招下来,硬是没有碰到他。

    “好啊!”

    张幕本来严肃的脸色浮现笑容,刚才的躲避并不是没用,至少让他记住梁宽的路数,并且在应对能力上提升不少。

    拳法是死的,人是活的,他完全不用照着虎鹤双形拳去打,只要能够对敌,就是普通的招式也可以用。

    想通这些,他突然斜掌劈出,恰好打在梁宽的右手手腕上,将他的一拳给破掉。

    “咦?”

    梁宽却是一惊,他没简单,张幕居然能破掉他这一拳。

    可接下来,他更加吃惊,因为张幕开始和他接招,从开始偶尔拆一招到后面见招就拆。

    上百招后,张幕已能灵活应对,双方的天平快速平衡,甚至梁宽开始有些手忙脚乱,他根本拿张幕没办法。

    “怎么会这样!”

    梁宽百思不得其解,刚才还能压着这小子打,怎么转眼就跟吃了药似的,将他所有攻击挡住。

    而且,随着交手,对方的反击在增加,好几次都让他手忙脚乱。

    他哪里知道,张幕此时已把他当成陪练,而且他这陪练的价值正在快速降低。

    张幕眼睛越来越亮,他终于达到一个新的境界,那就是见招拆招。

    一般的人,估计要练武数年,并且经历上百次战斗才能掌握,而他却是一场下来就明白这个道理,更是初步地掌握。

    “现在,我已有把握击败这家伙。”

    张幕看着神色古怪的梁宽,准备再打几招,就结束这场比试。

    “阿宽,小幕,赶紧来吃饭了!”

    黄飞鸿的声音突然响起,带着不容置疑的声音,张幕不得不往后一跳,主动结束比试。

    “算了,给这家伙一个面子,他要再敢找我麻烦,就别怪我不客气。”

    张幕想了想,对着黄飞鸿行礼:“是,师傅。”

    梁宽却是嘀咕见鬼,有些惧怕地看了张幕一眼,他第一次遇到这种人,真是个变态。

    黄飞鸿更吃惊,他觉得张幕悟性太强,似乎每时每刻都在提升,才短短一会儿,这小子就已有种正式武者的气质。

    他在想,估计不用多久,可能就鬼多出一个暗劲高手,到时不知会震惊多少人……

    “阿宽,小幕,吃过早饭后,随我去参加医学会议。”黄飞鸿反应过来,说出今天的安排。

    “哦。”梁宽依旧沉浸在张幕带给他的冲击,简单应了一声。

    “医学会议!”

    张幕却是脑中电光一闪,这两天都沉心武学,差点忘记不少事。

    他可是知道,在医学会上,白莲教会进行袭击烧杀,引出不少人物,并且后续还会毁掉同文馆、袭击教堂,以及一系列的大事。

    “幸好及时提升了些实力,不然很难介入这些事。”

    张幕庆幸地想着,他本有不弱的力量,再通过武学激发出来,成为正式的武者,在这洋枪落后的世界,算是有了自保之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