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章 暗劲的威力
    张幕不知道黄飞鸿对他的期望如此高,依言上楼准备吃饭,打了一下午拳,他确实饿急了。

    桌子上,摆着丰盛却不奢侈的饭菜,而黄飞鸿旁边正站着一位窈窕的身影。

    “来,小幕,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十三姨,也算你的长辈。”黄飞鸿笑着介绍道。

    “十三姨好!”

    张幕抱拳问好,看着了一眼十三姨精致的容颜,便不再关注,他不像梁宽,也算见过不少mei nu,而且他不是这世界的,还是专心武道为妙。

    “你好,快来吃饭。”十三姨露出温和微笑,声音悦耳动听,素手招呼着,有一股淡淡的香味。

    她对眼前这个清秀的少年很有好感,目光清澈,而且黄飞鸿很喜欢,她有些爱屋及乌。

    “嗯。”

    张幕点头,不过依旧先让师傅和十三姨上座,这是在以前的时代,礼仪尊卑很重要,他可不想留给黄飞鸿一个不好的印象。

    一边想趁机找麻烦的梁宽见张幕如此,他也只能放弃,很不爽地埋头吃饭。

    黄飞鸿很是满意张幕的表现,吃了两口饭,想起一事,提醒道:

    “小幕,练武勤奋是好,但切记过度,避免损及本源。”

    “是,师傅,我会注意的。”张幕点头,这说法是对的,毕竟人体精力有限,过度修炼反而伤身。

    张幕将肚子填饱,没有再考虑武学问题,而是接下来的路。

    他思量了一下,委婉道:

    “师傅,还是有一件事忘记说,我家在白莲教的地盘附近,听到一些消息,最近他们可能会对洋人的很多地盘动手,今天师傅打断他们作法,以后一定要小心他们报复。”

    他这么说,主要防止白莲教的人认出他而让黄飞鸿怀疑,提前说出此事,到时也好应付。

    “唉,现在一片乱世,白莲教更是妖言惑众,不知何时才到头。”黄飞鸿叹息,深深感到无奈。

    “你不会就是白莲教的吧?”梁宽突然开口,很怀疑地看着张幕。

    “握草,这家伙随口都能猜对!”张幕无语,也有些恼怒,这家伙太针对他了。

    “没错,但我也是无奈,父母早亡,我只能在白莲教混吃,不然早就饿死了!”

    张幕的话让黄飞鸿都一惊,不过听到后面理由,看到张幕没有丝毫闪躲的眼神,却没有责怪。

    “以后不要和他们有瓜葛,安心跟着我练武。”

    旁边本以为抓到张幕把柄的梁宽,还没笑出来,就被黄飞鸿的话堵住,他有些嫉妒地瞪了张幕一眼。

    “没想到小幕你身世如此坎坷。”十三姨眼睛泪汪汪的,女人特有的母性,被张幕给勾了出来。

    张幕本来在敷衍,可真谈到身世,他神色也落寞起来,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他都是孤儿,即使来到前面后,唯一的养母也惨死。

    他有时候都在想,自己是不是真的命该孤独,别人有的亲情,他根本没有感受过。

    忽然,他记忆里,浮现一个温暖的怀抱,那是一个陌生而又熟悉的脸,普通却让他心中难过。

    “是她!”

    张幕强行甩掉那个ke long人的记忆,他有些怕那种感觉,那种从来没有感受过,让他渴望却有惧怕的东西。

    饭桌上,察觉到张幕的神色不对,黄飞鸿摇摇头,让十三姨不要说话,一时间,只剩下吃饭的声音。

    一夜无话,张幕睡得不太好,脑海里不时浮现那个女人,没想到那段不被他在意的记忆,会突然跳出来影响他。

    “既然没有,何必再去奢求,我真是……”

    天还没亮,张幕就苦笑着起床,来到井水前,提起一桶冷水,洗了一把脸,才终于平静下来。

    “先站一个小时桩,将基础功彻底掌握。”

    他来到院子一边,在一颗老树下,腿部微屈,重心下移,气沉丹田,调整呼吸,开始一个练武者的基本功。

    足足一个小时,张幕都一动不动,普通雕塑一般,在这种简单的状态下,他感受身体里的一切,对力量的掌控再次提升。

    “果然,有名师指导,配合我的悟性,进展很快。”

    张幕嘴角浮现一丝微笑,闭着的眼睛睁开,眸子纯净有神,像是一颗明珠,熠熠生辉。

    他的眼睛一亮,本来静止不动的身体,陡然一拳打出。

    嘭!

    空气微响,他的拳头竟然带起一股劲风,袖子紧紧贴着手臂,这是出拳够快带来的。

    一拳为止,张幕感受着其中的不足,一招势大力沉的爪子划出,全身的力量,似乎都来到手臂上。

    顿时,一套拳法,在他手中虎虎生风,一会儿轻巧灵动迅疾如风,拳掌指爪勾,不断变化,弥漫出各种形意。

    虎鹤双形拳,听名字便知道,其至少蕴含两种真意,拳法有刚有柔,攻守兼备,威力不俗。

    而张幕才学了不到半天,便已运用纯熟,打得有模有样,效果自然不差。

    楼上,黄飞鸿踏步而出,看着张幕的拳法,他不时点头又摇头,嘀咕着:“这小子,悟性真是惊人。”

    这边,张幕一套拳法打完,见师傅在旁边,也不错过机会,直接开口询问。

    如此虚心好学的模样,自然深得黄飞鸿的喜爱,他直接从楼上一个翻身,缓缓落在地上,一声轻功也无比出色。

    “你刚才问的,我直接给你示范一遍,你就能明白了。”

    黄飞鸿微笑着,直接在张幕的面前,第二次打虎鹤双形拳。

    这一次,他的速度更快,有些眼花缭乱,而且威力尽显,打得周身气流盘旋,竟然将旁边的老树都晃地落叶不断。

    而那些枯黄落叶,竟然随着黄飞鸿的拳头,极速地飞舞,就像磁铁吸引着,颇为神奇。

    张幕更是受益匪浅,昨天的拳法,只是简单显示,而今天则是将黄飞鸿的所有力量的释放而出,他有种感觉,若是自己近身,随意一拳就能打得他吐血。

    因为,每一招式,都蕴含恐怖的劲力,只是含而不发,一旦打出,可直击肺腑,威力恐怖。

    砰!

    黄飞鸿一拳落在旁边的老树上,震地落叶簌簌落下,可当他收收拳站立时,原本的落拳处,传出啦咔咔的声音。

    张幕瞳孔一缩,只见大腕粗的树干,无数裂痕出现,从内而外,快速蔓延,接着一声巨响,树干直接从中间粉碎。

    “好厉害!”

    他不由惊呼,这就是暗劲的力量,和明劲不同,直击目标内部,破坏力更加强大。

    黄飞鸿却是摇头:“厉害又如何,还是不能挡住洋枪洋炮,除非是劲力化气才有可能。”

    他望着天空,幽幽道:“最近百年来,武学修炼没落,一直没能诞生真正的大师,希望你能走到那一步。”

    张幕没有说话,这是事实,在这个世界,元气本就稀薄无比,加上武学没落,天材地宝绝迹,想要修炼出内气,难如登天。

    黄飞鸿想到一些烦心事,让张幕继续练功,便独自离开。

    张幕经过一番新的观摩,不止解决掉之前的疑惑,更是窥探到一些暗劲的奥秘,再次练拳时,又快速提升起来。

    他不是这世界的人,练出内气对他来说不难,只是现阶段还是要尽快达到明劲层次,并且在一月内步入暗劲!

    时间不多,必须争分夺秒,完成主任务的同时,多赚取一些虚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