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章 百年难遇的天才
    十三姨歪着脑袋,得意地哼了一声,脑袋靠在黄飞鸿肩膀上,感觉什么都不怕了。

    “黄飞鸿!”卦长吓得退了一步,没办法啊,他装模作样,骗骗普通人还行,哪敢对付这种高手。

    周围的民众也惊呼出声,黄飞鸿的名头,在广东省谁人不知,没想到出现在这儿。

    “没想到是黄飞鸿!”

    “我听过他,身手不凡啊!”

    这时,梁宽也跳出来,抓住机会,呼呼打了几下,得意道:“还有梅县梁宽!”

    啪!

    师傅就在旁边,哪能容许你装逼,黄飞鸿用折扇打了一下梁宽,觉得有些扫兴。

    顿时,日月卦长就像日了狗一般,脸色难看,左手在背后悄悄摆了下。

    打架还是让小弟来,他身为卦长,应该坐镇后方。

    这也没办法,黄飞鸿不是他能解决的,还是先躲躲再说。

    后面的人看到手势,勇敢地冲出,想要踢出一脚,却被黄飞鸿快速一弹,使得其右腿反踢而出,竟将后面的卦长给踹了出去。

    “好厉害的技巧!不愧是暗劲高手,力道通达周身,无人可侵入。”

    张幕看的真切,明白这一招的奥秘,都显示出黄飞鸿高强的武功。

    这群白莲教徒,会的只是些三脚猫功夫,根本近不得黄飞鸿周身,就被一个个踢飞。

    砰砰砰!

    一个漂亮的回旋踢,三个家伙直接倒飞,力透筋骨,当场就失去战力。

    看到黄飞鸿如此神武,周围民众居然鼓掌,还真的是来看热闹的。

    “黄飞鸿也算得上二阶巅峰的超凡者,如此实力,一个打十个都没问题。”

    张幕暗暗赞叹,看到手拿折扇,应付自如的黄飞鸿,心中对于练武更加期盼。

    他这时艰难从人群里挤出,其实他力气不小,比得上三个成年壮汉,但却不懂什么技巧,靠蛮力才过来的,哪里有黄飞鸿那么轻松,更别说用轻功踩人头过来。

    张幕没有上前,怕被白莲教的人认出,而是继续向旁边的照相机挤去。

    等到十三姨中mi xiang晕过去,黄飞鸿将日月卦长打跑,他一把抱起快被其忘记的相机,不顾其他人的阻止,急步走了过去。

    “黄师傅,你们的相机!”张幕将相机举起来,提醒道。

    “张兄弟,多谢!”黄飞鸿谢道,他知道十三姨很看中这相机,所以对张幕的行为很感激。

    他看了眼怀里的十三姨,转头道:“阿宽,快拿相机!”

    “啊!要不师傅你拿,我来背十三姨。”

    张幕不由露出笑意,这梁宽难道看不出,十三姨已倾心于黄飞鸿,还在那儿奢望。

    “快点!”黄飞鸿不耐烦道,手中劲道微动,将十三姨放在背上。

    “哦!”梁宽不情愿地接过,看到张幕脸上的笑容,他就很是来气,恶狠狠瞪了一眼。

    “黄师傅,那是妖物啊!”

    “对啊,不能拿走,必须要烧毁!”

    有人不愿意,想要阻止。

    “走开!”

    黄飞鸿一声大喝,如同狮吼,震得人耳膜发疼,嗡嗡作响,吓得围过来的众人狂退。

    “这份功力!”

    张幕目光微动,拜师的决心更深了一些。

    练武之人,本就气势过人,更别说沾染过鲜血的黄飞鸿,光是眼神就能吓退一片人,再加上一声爆喝,无人敢阻挡,几人迅速离开。

    梁宽见张幕还跟着,有些不乐意道:“喂,你跟着我们干嘛?”

    张幕脸皮够厚,面无表情道:“我找黄师傅有要事!”

    “你?”梁宽鄙夷看了一眼,之前茶馆里的摩擦,让他看张幕很不顺眼。

    张幕最讨厌被别人看不起,他闭上嘴巴,懒得和这家伙废话,黄飞鸿都没说什么,梁宽说再多也没用。

    几人来到茶馆二楼,黄飞鸿将十三姨安置好,便守在旁边,一直没有出来。

    梁宽则跑去熬药,一时没人再管张幕,他干脆等在旁边,这个师傅他是拜定了!

    不过,他也没浪费时间,脑海中回想起黄飞鸿出手的细节,先行理解一番再说。

    他的记忆力也出常人许多,竟然将大部分的招式都记下,此翻细细琢磨,还真摸索出一些东西。

    “武者的基础,在于打磨筋骨,增强对身体的掌控力,做到力随心走,劲达周身,才算是入门。”

    张幕根据一些知识,结合看到的东西,还真的一点点自学起来,并且有了不错的收获。

    只是,这些收获偏向于理论,缺乏实战检验。

    “喂,你怎么还在这儿,癞皮狗啊?”

    梁宽不乐意的声音将他从沉思状态惊醒,此时此刻正在思索一个问题,顿时有些生气。

    “这里又不是你的地方,我难道还不能待着吗?”

    “你!这是狡辩!”梁宽被一噎,还真不好反驳。

    “哼,懒得和你争!”梁宽此时关心房内的十三姨,不想再耽搁,端着药汤走了进去。

    可刚跨进房门,他就愣在原地,看到十三姨看着师傅那柔情似水的目光,他心中无比的失落。

    张幕目光也恰好看到十三姨脸上的羞涩和高兴,他微微摇头,这感情的事太复杂。

    这时,麦掌柜抱着一身衣服出现,将黄飞鸿叫出来,劝解他让十三姨换一身衣服,不想再惹事。

    黄飞鸿答应后,将衣服送过去,这才出来认真看着张幕:“张小兄弟,你等在这一定有事吧。”

    “就等你这句话。”

    张幕心中嘀咕一句,脸色变得郑重,认真说道:

    “黄师傅,我也不拐弯,其实我过来,就是仰慕黄师傅的功夫,想要拜你为师,还请成全!”

    黄飞鸿并不意外,他成名在外,而且是民团的教练,每年找他拜师的不在少数,张幕这样的少年,他不知遇到多少。

    如果是普通的人,他肯定会立马拒绝,毕竟他也是有身份的人,不会随意收徒。

    但张幕不同,短短的接触,他对这少年印象很不错,而且对方还帮过他几次忙,这就比较难以拒绝。

    另外,少年确实适合练武,只是这段时间不太合适。

    “张兄弟,这里也不在佛山,加上我此次过来也是有要事,暂时无法收你为徒,等我返回佛山,再从长计议如何?”

    黄飞鸿委婉说道,他其实也觉得张幕根骨不错,虽然年龄大了点,但比梁宽好很多,算的上是个好苗子,不过他最近确实是有事,没那么多功夫管张幕。

    “黄师傅,我明白你的意思。不过我和普通人不同,在下也不谦虚,自以为是百年难遇的天才,缺的就是你这样的良师!”

    如此自大的话,让黄飞鸿眉头一皱,觉得张强还是年少轻狂了些,练武之人不该如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