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章 送你一颗花生米
    接着,震颤的大地上,一道洁白光柱冲天而起,直达九霄云外,似乎要洞穿整个大气层。

    “果然是元脉出世!”

    天上响起一个惊喜的声音,然后一道影子飞过,拼命向中心赶去。

    “元脉?”张幕疑惑地看向黄光,发现其脸色变得涨红。

    “那是天地元力的聚集点,有无数的元石,价值不可估量,天啊!怎么出现此等东西!”

    张幕想起刚才捡到的元石,感情那是元脉吐出来的,里面还有更多。

    按照虚所说,元石里蕴含高等能量,又被那小白脸如此看中,那元脉的价值……

    张幕光是想着,就有些吃惊,简直相当于以前那世界的石油,一千年前,石油能引发战争,现在这比石油高级不知多少倍的元脉,恐怕会让整个星球都动荡起来。

    “绝对会引发战争,而且是各大种族之战,尼玛,我运气怎么如此悲催,一个莫名的敌人和那小白脸都还没解决,又他娘出现这事。”

    张幕都想哭了,他本就有敌人,被迫要躲在军队里,但现在大规模战争一起,他还怎么躲?

    这老天是要把他往死里弄啊!

    嗖嗖嗖!

    元脉出世,更多的强者被吸引,空中不时飞过一些影子,其中甚至有一些是异兽。

    一头如二十多米的血狼,化作一片血云,轰隆隆飞过,速度飞快,气势惊人。

    一声鹰唳,洞穿八荒,如战斗力般,刺破音障,转瞬间消失在眼前,比那血狼还要快。

    接着,张幕又开了眼界,只一头猪从天边飞来。

    不过,这不是一般的猪,是一头野猪,不,应该说是猪王。

    其体型如一座小山,超过十丈,眼睛猩红似大灯笼,浑身遍布尺长如钢针的黑毛,猪牙都有丈长,四根黑蹄像柱子般似的,踩着一团黑云,缓缓飘来。

    还未临近,恐怖的气势便滚滚压来,空气都变得沉重,张幕和黄光更是屏住呼吸,大气都不敢喘。

    好在这头猪根本没在意他们,很快从空中飞过,气势散去后,张幕出了一身冷汗。

    “这他娘的哪里是猪,是妖怪啊!”

    张幕有些抓狂,这还是它记忆中白白胖胖,没有一点地位,只能当肉食的……猪吗?

    好吧,野猪还是挺厉害的,但也没这么变态,那高楼大厦般的身子,坦克都打不动吧。

    黄光突然开口:“张幕,任务已撤销,我们赶紧退!”

    张幕此时也得到信息,不由心中诅咒当时发布命令的家伙,根本就不把他们的命当回事,这种地方,是他们炮灰能探查的吗?

    这简直是故意送人头,那头猪王都出现,说明异兽的大军,绝对也不远。

    张幕撒丫子狂奔,果然发现异兽的密度在增加,甚至一些异兽开始主动攻击。

    步枪虽有威慑力,那也只在一定程度,一旦那些异兽王下令,或者异兽数量够多,又怎么会怕他们。

    短短几分钟,就有十多头异兽发起进攻,一些刚过来的炮灰,当场殒命。

    张幕还好,他每次开枪,都能打爆一头普通异兽的脑袋,黄光枪法也不错,两人硬生生杀了出去。

    但他明白,若是有太多2级异兽,没有强力的wu qi帮助,他们结果也不会好到哪儿去。

    噗!

    一头壮硕的麻雀脑袋碎裂,从空中栽下来。

    “个头大了十倍不止,真凶残。”张幕看着偷袭自己的麻雀尸体,表情很是精彩。

    就这一路,以前见过的那些小动物,都跟吃了膨化剂似的,一个个凶猛得很。

    不说猫那么大的老鼠,就说这种天上飞的麻雀、斑鸠,一个不小心,就会被利爪撕碎脑袋。

    “很多族群都出现,多半他们的王也过来了。”

    黄光面无血色,皱纹又深了不少,说出一个可能。

    “还有十里,冲出去。”张幕喘着气,快速的奔跑,他体力消耗很快,弹药也不足一半。

    “嗷!”

    一头牛犊子大的血睛狼,从灌木丛中跳出,挡住两人的去路。

    这头狼黑色毛发如绸缎般光滑,身子修长有力,除去满嘴锋利如钢刀般的獠牙外,一对血色的眸子,最为特殊。

    “不要看它眼睛,这种狼能影响人的精神。”黄光看了一眼便赶紧低头,避开血睛狼的目光。

    张幕却是没听,依旧死死盯着,他的目光坚韧深邃,没有受到一点影响。

    和其他人不同,他枪法提升后,意志力也超出常人,2级精英级异兽,还无法迷惑他的心智。

    血睛狼动了,原地影子一闪,身子轻灵地在地上几次跳跃,躲开黄光的子弹,对着张幕冲来。

    异兽感知敏锐,第一眼就看出两人中威胁最大的张幕,想要直接击杀。

    “正好拿你试试灵银弹的效果。”

    张幕嘴角流露出一丝弧度,那是枪手的自信。

    咔嚓!

    他的手一花,弹夹就已跟换,比战场老兵还要灵活。

    “送你一颗花生米!”

    张幕身子微微后仰,突的一声,一抹银色流光从枪口飞出,超过音速,在声音响起时,已射到血睛狼的……眼睛。

    噗……

    绚烂的血花,带着一点银色,从血睛狼的脑hou men绽放,染着血的弹壳,继续向前,嗤一声没入远处的泥土。

    “呜!”

    血睛狼呜鸣着,向前冲了几米,然后无力落在地上,像破皮球般滚了几圈。

    它挣扎了一下,还想要站起来,可脑浆都被子弹搅碎,没了一点机会。

    一头前一秒还凶猛灵活的血睛狼,下一刻便毙命当场,这就是wu qi的效果,枪法的威力。

    张幕吹吹发热的伤口,微笑道:“看来,不用灵银弹,也能杀掉它。”

    他心里很是兴奋,自己高级精通枪法,对付三阶超凡者是有些不足,但对付更弱的,却是一枪一个。

    而且,根本不怎么耗费体力,甚至若能大中脆弱的要害,还能省下一颗昂贵的子弹。

    “张幕,你的枪法……真是太准了!”

    黄光喃喃,若之前对付那陈玄侗,还看不出什么,而现在一枪打中高速躲避中的血睛狼眼睛,这就真的很厉害了。

    “小意思。”张幕嘿嘿一笑,感觉很是装逼。

    “不错,很有潜力。”

    张幕脸色古怪,看了黄光一眼,对方没说话,而且这明显是女声。

    “在天上呢。”

    张幕有些炸毛,抬头看去,自己后脑勺上面,正漂浮着一个女人。

    李雨丹抱着双臂,静静地看着下面的少面,她心里其实无比惊讶,居然在此处碰上一个枪法天才。

    她刚才恰好飞过,亲眼看到张幕一枪打爆血灵狼眼睛,这种枪法,再放在张幕的年龄上……

    即使她,也起了爱才之心,这种万中无一的枪法天才,怎么能放过。

    张幕本来受到一些惊吓,可抬头看去,却是呆了。

    修长的腿,穿着军靴,显得更加长,再往上,挺翘的臀部,平坦有力的蛮腰,再往上,张幕看到被那双臂压得快飞出来的双峰,感觉血液都在逆流。

    “这身材……”张幕感觉又开了眼界,这可比看到那黑毛飞猪心情好多了。

    “嗯?你听到没?”

    有些冰冷的声音,像是一盆凉水,立马让张幕清醒过来。

    他退了一步,才来到那被双峰遮住的容颜,顿时又是一惊。

    二八年华,脸型完美,皮肤雪白,樱桃小嘴紧闭,柳眉略直,气息有些冷淡,头发不长,被捆扎着,让其有种英武之气。

    这不正是之前匆匆一瞥的两女之一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