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章 分工合作
    这把枪才是好东西,他拿到手上,能发挥出巨大的作用。

    “你……你想干什么!”

    “别怕,不是杀你的。”张幕露出邪恶的笑容,转身走了出去。

    几秒钟后,枪声响起,威尔想到什么,悲呼:“高佛!”

    可惜,他的惨叫,并没有什么卵用,张幕继续动手。

    当其他人解决后,他又多出30虚值,手上除去hk33,还多了一把m16,以及一些好东西。

    “你可以滚了,记住那些垃圾是我杀的,明天可以多派些人过来。”张幕回到原来的地方,一脚踢在威尔的屁股上,让其来了个翻滚。

    威尔还是跑了,他觉得张幕是疯子,居然敢杀他们这么多人,在他心里,已给张幕定了死刑。

    “你根本没想过和解。”兰博盯着张幕,幽幽开口。

    “我也根本没想过此事,那些人不可能放过我们的,除非让他们害怕。”张强撇撇嘴,将手中的m16扔过去。

    “你的,明天肯定有用。”

    就着那些死人带的食物,两人解决了一顿,兰博自然不用去猎杀野猪,随后两人找个背风的地方生火,开始休息。

    昏黄的光芒下,沉默许久的兰博开口:“你怕死吗?”

    张幕点头:“当然怕,我还没活够呢,不想死。”

    “那你为什么要杀他们?”兰博有些不解,张幕的行为太古怪,比他都还凶猛。

    握草,这位硬汉真不简单,差点被套话了。

    张幕继续编:“自由,一切都为了自由,我流浪也是,跟你逃离也是,如果活着却被那些家伙束缚、侮辱,那才没有意思。”

    说完这就,张幕都有些佩服自己,这可真是一个好理由,有道是为了自由,什么都可以抛弃。

    兰博若有所思,他想到这些年的经历,为了那场战争,他都变成一个冰冷的机器,那些战友,死得只剩下他一个。

    “自由吗……”他喃喃自语,目光有些迷茫。

    “嘿嘿,忽悠成功。”张幕心中笑道,他说的半真半架,谁不想要自由,即使他也想,只是他处境不同。

    若在现实中,他肯定不敢这么干,可这是试炼世界,他才会无所顾忌。

    “你说的很对,这些日子,我都把自己给锁在内心深渊中,真希望能像你这般洒脱。”

    兰博羡慕道,他习惯了听从命令,习惯了规则,很难真的解脱。

    “你能做到的,我们现在商量一下,明天该怎么办。”张幕鼓励了一句,开始提及现在的处境。

    虽然他杀掉不少人,但威尔依旧活着,主剧情肯定不会改变,明天依旧会有大批人来围杀他们,而且手段可能会更激烈。

    两人简单分工了一下,便没有再多说。

    半夜,崔普曼,也就是兰博在特战队时的长官,还是通过无线电尝试于他沟通。

    崔普曼假装点名,念出一个个人的名字。

    熟悉的人,熟悉的话,兰博浮现回忆,他终于忍不住,拿起了无线电对讲机。

    “他们全死了,长官。”兰博神神色木然,眼中含着追忆和痛苦。

    张幕没有阻止,也没有说话,其实就算对方不通过无线电追踪,他们也跑不了多远。

    他看着兰博,这个退伍的军人,失去了所有的战友,又被很多人不激烈,该有多孤独。

    曾经,他在战场上多风光,可退伍后却显得格格不入,战争已在他们身上打下烙印,深入骨髓,一辈子都无法摆脱。

    这样一个得到过荣耀的人,此刻却无比孤独,就像流浪的狼,不知道归途在哪儿。

    兰博和崔普曼说了一会儿,最后依旧没能谈拢,他眼睛湿润道:“是他们逼我流下第一滴血!”

    安静,狭小的空间再次安静,张幕动了动嘴,想要说些什么,却不知从何说起。

    兰博是被逼的,他本身受到不工作的待遇,可后面发生的一切,已不能弥补前面的不工。

    这就是悲哀之处,一个人开始时可能是无辜的,可在各种逼迫下,他不得不犯错,甚至杀了人,这时候又该算在谁身上?

    不管是谁,都不可能再觉得,这个人是无辜的,因为他动手了,反抗了!

    本来的无罪,还是成了有罪,苦的只有当事人。

    “我睡了!”

    张幕不愿再想这些烦心事,他招呼了一句,靠在木头上睡去。

    兰博却是失眠,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迷茫的前路,让他不知所措。

    清晨,火堆熄灭,张幕被冷醒,睁开眼时,见兰博正在查看m16步枪。

    “我们去找点吃的。”

    昨晚的东西吃得差不多,好在两人都有枪,打点小动物对张幕来说还是能半道的。

    天刚亮,两人就离开原地,躲在隐蔽处等着。

    他和兰博保持着百米左右的距离,不到半个小时,山下就来了一群荷枪实弹的队伍。

    “这次得小心一些,别虚值没赚到又被打死。”

    张幕心中提醒自己,等人走近时,开了几枪便跑来。

    这次距离远,好在子弹够多,一波就让他击杀三人,伤了两个。

    突突突……

    他潜伏的地方,立马遭受反击。

    兰博也跟着后退,在跑了数十米后,开枪吸引敌方注意。

    由于两人间距百米左右,并且都在一条水平线上,直到现在对方都以为他们在一起。

    “追,不能让他们跑掉。”

    领头的队长愤怒道,他们才刚到,就损失了三个战力,这简直在打他们的脸。

    没多久,他们又倒下两人,吓得不少人都不敢再追。

    不过在队长的强迫下,队伍还是压了过去,此时张幕和兰博都被逼迫到废弃的屋子前。

    他们没有退路了,张幕故意冒头,和兰博跑进屋子里。

    “把你的枪打光!”

    张幕提醒,他自己则将子弹保存下来。

    现在敌方火力凶猛,而且都躲在掩体后面,他已很难击杀,还是保存力量要紧。

    嘟嘟嘟……

    兰博将打完的枪扔掉,开始和对方谈判。

    说了几句,张幕和兰博便离开,对方都死了人,不可能再谈判成功。

    轰!

    两人刚离开不远,屋子便爆炸,敌方动用了重武器,想将他们直接击杀。

    “走,去那个矿!”

    张幕耳朵嗡嗡,心里正在骂骂咧咧,幸好他只让兰博说了两句,要是再说估计会被炸死。

    他发现,主剧情虽没改变,但很多细节却是变了,更加的危险起来。

    两人弄了个火把,进入事先就找到的矿洞,像里面钻去。

    兰博自然走在前面,张幕觉得他肌肉多,很适合探路,就算摔几下也没事。

    地道是很久前挖的,没有人管理,深处已积了不少水,那渗人的温度,让张幕冷得不停打寒颤。

    “尼玛,就该连夜跑的,去其他地方应该还是有活路的。”

    张幕暗想着,但最后还是否决,一旦脱离剧情,他就没一点优势了。

    “等等!”

    张幕抬起枪,指着前面,那里一片黑压压的,全是老鼠。

    本来就缺少食物的老鼠,感受到活物,一下就蜂拥而上。

    “真恶心!”

    张幕脸皮发麻,直接开枪,子弹带着火花飞出,将大部分老鼠都打碎。

    枪声让老鼠害怕起来,加上同类的尸体摆在面前,本来饥饿无比的老鼠选择放弃张幕两人,开始吃嘴边的食物。

    “快走!”

    张幕可不想被老鼠咬,直接冲了过去,这也是他留了些子弹的原因,就是不想遭罪。

    穿过老鼠窝,接下来就没什么危险,两人顺利离开另外一边。

    张幕有些虚脱,半真半假地休息,而兰博则跑到公路旁边守着,这夺车的事,还是交给兰博这样的专业人士手里才好。

    他心里想着,抓紧恢复力气,等会儿还得去炸个东西呢。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