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章 把我也带上
    沿着简陋的钢铁阶梯,张幕下到一处地下室,这里是关押人的地方,条件不怎么好。

    “主任务完成部分,请继续剩下的任务。”

    虚的提醒响起,张幕松了一口气,这次的主任务是连续性的,找到兰博才能继续。

    高尔越过他,坐在一台老式打印机前,格式化问道:“姓名。”

    可此时兰博正被这里独特的环境勾引起不好的回忆,根本没理会他。

    高尔有些生气,连着问了两遍:“你的名字?”

    见兰博目光游离,高尔气得发笑,最后问了一次,依旧没得到回答。

    他靠在椅子上,调笑道:“你在找麻烦?”

    “那你来对地方了!”

    他完全不知道,兰博已被这里的环境刺激,心情变得糟糕起来。

    “等一下!”

    站在兰博旁边的说了一句,想要摘下兰博脖子上的东西。

    兰博下意识反抗,高尔却已忍耐到极点,举起手中警棍做势要打,威胁道:“给你三秒钟考虑,否则我会打烂你的脸!”

    “他说的是真的!”被捏住手腕的麦屈涨红着脸道。

    张幕看不下去,冷笑道:“快看,联邦的警官拿着警棍多么威武。”

    高尔想起还有个家伙,本来等会儿来收拾他,没想到自己跳出来。

    “你的罪名比他更严重,现在还笑得出来?”高尔威胁了张幕一句,他不喜欢一个大嘴巴的人。

    “哦,联邦的警官难道还管我是否面带笑容,那你们可有得忙了。”

    “闭嘴!”摩尔将张幕拉到一边,阻止他干扰其他人。

    “你再说话,我不介意让你尝尝警棍的味道。”摩尔抓住张幕的衣领,一棍子砸在旁边,发出嘭的一声。

    “尼玛,暴力执法还真是**裸的。”

    张幕不再多说,他刚才只是想引起兰博的注意,并且尝试能不能阻止兰博的爆发。

    现在看来,很难改变,他要是再说话,真的会被打。

    “算了,大不了跟着兰博上山。”

    张幕有些遗憾,他暂时没法改变这一切。

    另外一边,几个警察依旧是取了兰博的徽章,并且强迫其按指印。

    兰博有战争心理创伤,加上本身心中有怨气,所以极力反抗,一个人根本拗不过他的力气。

    高尔气得一棍子敲在桌上,将文件打得一跳,这时警长恰好下来,看到这一切,走过来便指着兰博的鼻子奚落。

    他自以为是指出兰博的罪状,却不知道这一切都是他造成的,如果不是他故意为难兰博,不将他带回来,根本不会有这些事。

    警长像是站在正义的角度,狠狠教训了兰博一顿,而兰博却是一句话也没说,极力忍耐着。

    张幕看着都有些愤怒,在权利面前,个体只有受屈的份,因为正义是他们法律和正义只是他们掌握的工具。

    “把这两个家伙弄干净,特别是他,给我多冲一会儿。”

    警长说着说着就指着张幕,一脸的嫌弃。

    监狱里,兰博脱下衣服,露出满身的伤疤,引得几个警察奚议论起来,张幕则是有些郁闷地看着自己的身体。

    一排排明显的胸骨,瘦得快成木头,对比兰博那一身肌肉,果然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他依旧没主动和兰博打招呼,因为兰博不同于他人,因为其经历,导致其戒备心很重,太主动反而惹其怀疑。

    接下来,张幕体验了冬天洗澡的滋味,全程都在哇哇叫,惹得一阵鄙夷。

    当然,他们也不忘故意嘲笑,用水枪整人,发出肆意的评论。

    当洗完澡时,张幕快趴在地上,而兰博却跟个没事人似的,被带出去剃毛。

    张幕休息了一下,便赶紧爬起来,就看到兰博被高尔用警棍勒住脖子,准备给他刮毛。

    “真是找死!”

    张幕嘀咕一句,正是这个刺激,让兰博以为回到战场上被折磨,彻底的爆发。

    麦屈看出兰博状态不对,让高尔不要再勒着,本来他是好心的,却不知道手中的刮胡刀,再次刺激了兰博。

    此时,兰博记忆中的恐怖不断闪过,他的眼睛发红湿润,似乎又回到被折磨的那一天。

    “啊……”

    他绝望又痛苦地吼叫,挣扎着一脚踹出,正中前面一人的蛋蛋,再一脚将麦屈踢飞,背撞墙壁将高尔挣脱。

    高尔赶紧拿起警棍,挑衅道:“混账,来啊!”

    兰博当然就上了,直接戳进其鼻子,轻易将之制住,膝盖愤怒地顶出。

    张幕在旁边看着,都觉得胯下发凉,依稀听到蛋碎的声音,暗中记下这一招,觉得是近战中克敌制胜的好办法。

    他也不再愣着,趁乱找了几件衣服穿上,总算是暖和起来。

    此刻兰博已解决其他人,正往外面走,他赶紧跟上,离开了地下室。

    有兰博这个猛人在,张幕根本不用担心,看到有用的东西就拿上,直到拿不到为止。

    他还偷偷取了一只配枪,没让任何人注意到,包括兰博。

    很快,两人冲到外面,兰博急忙抢了台摩托,直接做了上去。

    “喂,把我也带上!”张幕厚着脸皮也坐上摩托,兰博微微皱眉,却是没有拒绝。

    嗡嗡!

    车子发出一阵轰鸣,冲了出去,张幕差点飞起来,要不是紧紧抓着后座,他估计会被丢掉。

    摩托穿过人群,带起混乱,很快后面传来警笛声,警长追了过来。

    “千万别因为加个我而被追上啊!”

    张幕心里祈祷着,前面一个转弯,吓得他脸色发白。

    “啊!”

    他忍不住发出惨叫,因为太吓人了,他感觉自己随时都会被甩出去摔个鼻青脸肿。

    不过很快,他又嗷嗷叫起来,觉得非常刺激,他终于明白那些飞车党的感觉了。

    于是乎,在原本宁静的小镇,不时回荡警笛声和一个家伙的惨叫声。

    兰博车技很好,真是个老司机,至少张幕这么认为,因为这位壮汉,硬是用摩托车,还是多一个人的情况下,将警车甩在后面。

    张幕觉得还有个原因,那就是他太瘦,对摩托的速度影响不太大。

    双方追逐着,从大街到大道,从大道到小道,再到山路中,一个用心逃,一个锲而不舍地追。

    当进入山路时,张幕被抖得叫不出来,这时双方的速度都被迫下降,在山林里跳一跳的,考验着车的质量。

    当到达一片乱石区时,警长的车首先翻倒,他们坐的摩托也走到尽头。

    张幕被摔了一下,屁股被擦得生疼,不过那警长更惨,脑袋都流血了。

    兰博有些慌乱,依旧想要逃,张幕却是摸着腰间一东西,想趁机干掉这警长。

    这家伙是绝对的反派,是导致后面一切的罪魁祸首,张幕再想是不是干掉他,就能早点完成任务。

    “警告,本次任务暂不允许改变主体剧情,宿主不可现在击杀警长,否则无法得到虚值。”

    虚冷漠地提醒,张幕只能忍住杀机会,转身也往山上爬去。

    “你们两个都完了,你们逃不掉的!”

    警长喘着气,对着山里吼道,不管是张幕还是兰博,都没有理会他。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