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5章 远不是对手
    张幕瞥了周围一眼,园内有一个盘坐在蒲团上的老道姑,处于打坐状态,就像块石头,是坐镇的高手,算的上一位王者。

    “贵客,这块石头一斤需要两千斤源。”

    一个有些老迈的源师傅走过来,介绍石头的价格,听的黑皇和二愣子长大嘴巴。

    “这石头有数百斤重吧,岂不是数万斤源?”

    王枢深吸一口气,确实被吓到了。

    “无妨,这块我要了。”

    陈天不在乎道,他有上百万斤源,就是专门来买珍品石头的,一点都不心疼。

    “贵客确定了,这可不是小数目。”源师傅也吃了一惊,看张幕的年龄似乎不太大,应该是某个大派的弟子,就如此乱花钱吗?

    “要了,不止这一块,那边四块,那边的三块,还有藤蔓附近的四块,我都要,计算下一共需要多少源。”

    张幕手指不断点出,生出无形之力,将十二块珍品石头都放在一起,这些石头都带着荒凉气息,几乎和太初古矿中的气息差不多。

    “这……”源师傅感觉心脏有些受不了,不确定道:“这些的总价近百万斤源,你真的全要?”

    此话一说,在场死人全部看过来,就连坐着的老道都刷一下睁开眼睛,看到张幕后一惊,竟然一时看不透。

    其他人则震惊张幕的大手笔,同时怀疑张幕是否在哗众取宠,要是最后给不了钱,怕是没法轻易离开。

    “这是一百万斤源,应该足够吧?”

    张幕皱眉,对着地上一挥手,旁边光芒大亮,哗啦啦的声音中,地上出现一大堆源,跟小山一样,五光十色,光华冲天,灵气化为云雾,凝而不散。

    “这么多源!”

    老道姑吃惊地落在源山面前,饶是它的见识,也着实被吓人一跳,目光认真看了张幕一眼,依旧无法看透。

    旁边的大夏皇子、公主、各大派传人,都不由仔细打量张幕,觉得这人很神秘,实力定然很强大,其外貌应该不是其真实年龄,可能是位隐秘的大能。

    “怎么样,这些石头该归我吧?”张幕有些不耐烦道,被人看猴子一样很没意思。

    “当然,这些石头都归贵客所有,不过按照规矩,还请客人在此处切开。”老道姑露出一丝笑容,客气道,她看不透此人,觉得对方很不简单,不敢得罪。

    “没问题,黑皇,你来切。”

    张幕对旁边跃跃欲试,早就想动手的黑皇道,这些石头中的东西都不凡,但瞒不了其他人,便没必要再浪费时间,早点开出来早点离开。

    黑皇前几天去切过源石,知道怎么切,没一刀落下,石头裂开后,一片耀眼的光芒射出,刺目无比,似乎有一道光影冲了起来,飞向天空中。

    这是一种异象,叫做石中飞仙,预示着有不同寻常的东西要出世,此异象立马将更多人吸引过来,眼巴巴看着,议论纷纷。

    “快点,别浪费时间。”

    张幕知道里面是什么,没有其他人的期待感,催促着道。

    很快,石头被剥落部分后出现拳头大的的一块雪玉,像一块寒冰一样镶嵌在石中,灵光闪烁,蕴含充沛的力量。

    这只是较为较为珍惜的冰雪源,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其里面封印的东西,一种银色的神药,散发灿烂光芒。

    “阁下有没有意愿出售此药,老夫愿出十万斤源购买。”

    “暂时不谈此时,黑皇,继续。”张幕眼睛都没有眨,就算这药其实很有价值,如果被他炼制为丹药,效果堪比那些圣果,但他不会表现出来。

    黑皇此刻兴奋得要死,要不是众人看着,他估计会流出口水,实在是这东西太诱人。

    他继续手起刀落,另外一块石头被一点点切开,绚烂的霞光射出,再次震惊众人。

    这次被切出的是一株紫色的药草,被封印在源中依旧能闻到让人飘飘欲仙的味道,在场的各教太上长老看得眼睛发红,恨不得出手抢夺。

    “下一个,不要停。”

    张幕依旧很平静,看得不少人色变,这人到底什么身份,面对这等宝贝还如此风轻云淡。

    想起这人能拿出百万斤源,不少人都露出忌惮之色,再没有弄清张幕修为前,他们不敢太得罪。

    又一块石头被切开,里面是一块拳头大的神源,惹得众人眼睛红得不行,就是看戏的皇子、圣女、圣子等都忍不住心神震动。

    接着,各种太古神药、大块的异种源乃至神源都被不断切出,惊呆了众人,跟随张幕来的王枢、二愣子、黑皇则笑得合不拢嘴。

    老道姑脸色有些不好,连着十一块石头都切涨,全是难得一见的宝贝,她都后悔卖给此人。

    其他人心思百转,觉得张幕是某位不出世的源术大师,否则不可能如此厉害。

    “黑皇,这最后一块有点麻烦,我来处理。”

    张幕止住黑皇,走到最后一块石头前,这是一个九窍石人,乃是天生地养的先天圣灵,只是此刻还没有成功蕴养而出,将其切开,等同与将扼杀,会惹得其反击,而且会得罪先天圣灵一脉。

    他对着石人一拍,坚固的石瞬间粉碎成沙,哗啦啦散落在地,中心有一个黑色的金属蚕茧状的东西。

    这金属茧就更活物一样,在轻轻颤抖,但突然,一股滔天的怨气和杀意冲出,让不少人吓得脸色发白。

    它辛苦孕育无数万年,要看就要成功,却被人毁灭道基,被扼杀在萌芽状态,如何不怨?

    金属蚕茧破碎,露出一枚寸长的黑色小剑,铮铮响动,锋芒之气扩散,恐怖的杀气化为乌云冲天,让人浑身发寒。

    但也有人认出剑身的材质,竟是龙纹黑金,传说中的仙金,极道帝兵的材料之一,只是此刻乌光浓郁,杀气腾腾。

    “一个还没孕育出来的东西也敢嚣张?”

    其他人色变,张幕却是根本不怕,伸手一巴掌拍下,叮的一声,轻易将剑身上的道纹路拍散,黑色小剑哀鸣一声,被震散残念,落在他的手上,没有一点气质。

    这一手让旁观的人心脏一缩,立马都都明白过来,自己远不是对手,这人至少和各大圣主一个层次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