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0章 我帮你们解决
    结果不算差,但也并不乐观,相对别人三头六臂,如果在同阶来看,他还真没什么优势,特别是跟其他神体、圣体比较,他还要差一些。

    明白了自身的状况,身手也活动得差不多,张幕便没有多少兴趣和这生物玩下去,拳头上银光再次暴涨,力量提升数倍,像是一座山砸下。

    “砰!”

    闷响中,紫发太古生物承受不住张幕拳头上的庞大的力量,一只手臂直接被打折,骨头断掉,歪向后面,身体被打飞,撞在洞壁上,石头跟如豆腐一般,直接被洞穿,接连穿过十多道古矿才停下。

    太古生物痛苦地怒吼,其他手臂一撑,就从地上跳起来,结果又一个拳头砸下来,这次没挡住,落在脸上,立马就将其打成猪头,牙齿全部掉落,嘴里狂吐鲜血。

    他剩下的手臂挥出刺目神光,向趁机反击,张幕却是根本不怕,一身上冒出一圈银光,密密麻麻的符文流转,坚不可摧,神光落在上面,根本无法洞穿。

    这让他有些惊骇,但这个时候,他怎么会猜不出张幕故意藏拙,完全是在耍他。

    拳头落在胸口,古甲直接被打出蛛网般的裂痕,太古生物再次倒飞,想要逃走,却被张幕一脚踩下。

    轰隆!

    整个古矿都崩塌,大地颤抖,太古生物吐血不止,胸口凹陷,骨头内脏粉碎,被踩在一个十多米的深坑中,无法动弹。

    “我要杀了你!”

    太古生物的生命力强悍,全身骨头和内脏粉碎,依旧有缕缕神华流转,维持着他的生机,让他发出不甘的怒吼。

    “死吧!”

    张幕懒得多扯,脚下真元化为剑气,直接将其踏为肉泥,死的不能再死。

    “滴,发布随机任务,镇压太古生物,要求:在人族危险时,挺身而出,镇压太古王族,每镇杀一个太古王者生物,奖励10万虚值,镇杀一个圣人级太古生物,奖励100万虚值,镇杀圣人王级太古生物,奖励1000万虚值。”

    在杀死这头太古生物时,虚突然发布任务,张幕愣了一下,想到自己身为人族,迟早会和太古生物为敌,这任务到也合情合理。

    看着脚下的肉泥,张幕拍拍手,转身向外走去。

    他暴力镇杀强大同族的一幕,让其他太古生物胆寒,全部都狼狈退走。

    “喂,那头家伙,别跑,我要杀你!”

    张幕发现一个想要退走的王者,冷笑一声,追上去就是一阵暴打,没几下就解决,得到10万虚值。

    这些家伙躲在地下,又提前出来,实力并不再全胜时,他解决起来很轻松。

    张幕追着太古生物中的王者杀,把整个紫山都闹得无法安静,几个冒头的王者,全部被他给打杀。

    得到五十万虚值的张幕带着笑容找到姜太虚,但道:“活动得差不多,可以学点东西了。”

    姜太虚吃下张幕的药,总算从鬼门关回来,整个人多出不少的气血,至少不像之前那一副随时都会断气的模样。

    他赞赏地让着张幕:“没问题。”

    没有一点犹豫,姜太虚展示出斗之秘的奥义,张幕很快就将之掌握,配合他在太玄门学的皆之秘,他的战力再度飙升,便是在圣人这个级别,也算是不弱。

    他算是在越阶对战的路上越走越远了!

    张幕掌握了斗之秘,心情大好,再取出一颗极品灵丹送给姜太虚,帮助其多恢复一些。

    跟在他后面的黑皇也得到莫大机缘,观摩神王传法,就算没有完全掌握,也是拥有了斗之秘的奥义,实力能提升不少。

    “姜前辈,走吧,这里没有什么可待的了。”

    张幕客气道,他的本来境界是王者,只是能越阶对战,自然不会自以为比神王姜太虚厉害多少。

    “张小友,麻烦你了!”

    姜太虚点点头,郑重道,他现在实力依旧是十不存一,需要借助张幕的力气才能出去。

    张幕带着一人一狗,来到进来的位置,施展太极之道,顺利带着两者离开紫山,穿过长长的旷道,总算重见天日。

    不管是姜太虚还是黑皇,看到蓝天都有些失神,感触良多。

    张幕想了想道:“姜前辈,你本失踪四千多年,现在这个样子回去,若是泄露消息,定然有人对你不利,不如跟着在下,我会炼制一些药王助你恢复。”

    姜太虚转头,深邃的眸子看着张幕:“张小友,你想要什么?”

    他不是傻瓜,张幕去紫山就是寻宝的,并不是做善事之人。

    “我想借姜家恒宇古经一观,汲取百家之长,开创我自己的道。”张幕笑着道,带着一股豪迈和自信。

    姜太虚惊叹,他看得出张幕的道和这世间的道都不同,若观众多帝经开创自己的道,或许真能成功。

    他想了想,说道:“我可以传你一部分,比如前三卷,完整的不太可能,太过违背家族的规则。”

    “行,足够了!”

    张幕露出笑容,三卷就是300万,堪比学到九秘,以后若有机会得到完整的恒宇经,他就能赚到一千万。

    况且,恒宇经的四极境卷,乃是所有帝经中最强,非常有价值。

    黑皇在旁边听得口水都流出来,这开口就是大帝古经,看得他心痒痒。

    “我们先找个地方住下来,然后帮你恢复。”

    张幕带头向前走,没有施展什么神通,很快来到旁边的小村庄,这个村庄是源天师一脉,和他有些机缘,他得到了其祖辈的源天书,准备顺手帮助一下其困境,也算这段时间的闲事。

    两人一狗,很快来到一个有些破旧的小村庄,他念头一扫,就将村庄的状况收入心底,径直开到其中一户人家。

    他敲门后,一个面带愁容的老人走出,正是张五爷,是源天师的后代,也是村中一个有名的源师。

    “老仗,我们想在这儿住一段时间,能提供几间屋子吗?”

    张幕客气道,他得花一些时间参悟一下源天书和各种帝经,随便追下来就行。

    张五爷有些为难道:“两位客人,这个村庄最近很不安全,有灭顶之灾,你们还是走吧。”

    “无妨,我帮你们解决。”张幕手指一弹,旁边的一个丈高巨石瞬间粉碎。我的大脑里有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