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六章:一而再,再而三
    那乌光撞上玄黄云气之后,为之一顿,顾诚一眼看去,自是看清了那乌光具体模样。

    赫然便是心狐宗特有的法器,心狐锁链。

    这锁链,顾诚只在顾才身上看到过,虽说辛十四娘也是心狐宗弟子,同样也有如此法器,顾诚却少有与辛十四娘打交道,而以辛十四娘情况,决计也不会出现在这里。

    顾诚念头飞转,难免有了一些不好的猜测,他很是怀疑,眼前之人,是不是顾才。

    若说顾才寻得江宁那处洞府之后,追寻而来,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想到这里,顾诚脸色自然不好看。

    就在顾诚心头闪过这种可能之时,那铺卷而来的黑风,也有了变化,似乎是看到了顾诚玲珑塔的不凡,想法有了一些变化,那黑风席卷山林之势伴随着心狐锁链倒转,也停顿下来。

    转眼功夫,那黑风中的存在,便露出了几分形迹。

    “你倒是机缘不小,不到一年的功夫,不仅有了通窍法力,还弄到了这等法器,我也不得不佩服你的运气了。”

    略带嘶哑的声音响起,黑风随之散去,与此同时,一名身披心月狐法相,头发斑白的年轻道人,出现在顾诚眼前。

    顾诚眼眸当即一缩,眼前的人,他再熟悉不过。

    “顾才!”

    “不愧是我的好弟弟,还记得你二哥模样,难得难得。”

    顾才诡异一笑,看着有几分得意,这副场景,与钱塘之时,顾家宅院之中,颇有几分相似,唯一不同的,就是顾诚有了一些反抗之力,不再是当初那个只能依托别人的秀才了。

    “接我法器!”

    不过顾才却没有想到,顾诚在认出了他的身份之后,不仅没有情绪震动,反而动起了手。

    看着顾诚打来玄黄灵光,顾才不知是什么法器,但见了玲珑塔玄妙,即便认为顾诚已是自家掌中之物,他也没有半点怠慢。

    早前在钱塘之时,他就已经吃过亏了。

    虽然那回没有预料到顾诚能召出法海,不过是因为顾诚凡人身份,难免错漏。

    现如今的他,可不会因为轻视,再度阴沟里翻船。

    事实上,每每想起钱塘之事,顾才便深以为耻,这也是他修为不过恢复几分,便匆匆出来俗世走动的缘故。

    他此前之所以与那楚银台结交,就是想借助对方身份,以邪法修行,恢复修为。

    这种事情,放在以前,他即便有些想法,慑于道门九宗正道修士,也不敢胡来,但是钱塘之事,多多少少让他心思产生了变化,更加不择手段起来。

    大袖一挥,身上心月狐法相瞬间变得凝实,在身前凝练出一副甲胄,其上带着几分狐皮性质,挂着狐尾,倒像是一副银白皮甲。

    “噗!”

    只是,多种猜测,事情仍旧是出乎了顾才的预料,顾诚打来玄黄灵光,与心月狐甲胄碰撞,半点涟漪都没有生出。

    转眼一看,顾才脸色变得十分难看。

    那玄黄灵光,哪里是什么法器,分明是法力卷裹的一团雪球。

    他心底火气,瞬间涌了上来,眸光一冷,转眼看向顾诚,却见顾诚不知何时,已经是召出了一匹玄黄骏马,奔腾而去。

    见此情况,顾才更怒几分,心月狐法相所化甲胄,转瞬穿戴于身,身躯一晃,化作妖风,席卷而去。

    “接我法器!”

    眼见得就要追上头前玄黄马,顾才已经想着,追上后不再废话,直接动手捉拿,却见前方再有一道灵光打来。

    如此情况,顾才心头愤怒,本该冲动,但是他在修为跌落的情况下,犹自能够活到现在,自然不可能没有脑子。

    哪怕知道,顾诚可能是在耍弄自己,也没有半点掉以轻心,就是担心顾诚有意算计。

    心狐锁链随心而动,瞬间卷向那道灵光,就要把它打落。

    只可惜,那灵光如之前一般,又是一团雪球。

    “该死!”

    两次被耍弄,即便顾才再是能忍,也压抑不住心头怒气,眼眸一瞪,心狐锁链一个斗转,朝着前方骑乘玄黄马的顾诚打去,而后一拍腰间,却见一根钉子模样的法器,瞬间窜出,同样袭向顾诚。

    与此同时,他周身法力涌动,妖风席卷也更添几分速度。

    而顾诚,这时也终于是回过头来,见顾才如此威势手段,脸色也是微微有些变化。

    眸光微闪,一抬手,又是两道灵光往身后打出。

    哪怕被耍了两次,顾才见得灵光飞来,也还是没有忽视的心思,当然,总归是少了一些在意。

    尤其是,哪两道灵光再度被他法器打落之后,更是如此了,因为顾诚这回打出的那两道灵光,同样是雪球。

    三次过去,顾才已经明白,这不过是顾诚拖慢他速度的手段,当下再不管其他,死命便是追着顾诚而去。

    而就在这个时候,同样又是两道玄黄色灵光,朝着他所化妖风袭来。

    这个时候的顾才,已经没有太多理会的心思了,他这一回,没有催动法器阻拦,由得法器追索顾诚而去,仅仅冷眼看了那两道灵光一眼,大袖一挥,就要把它们甩开。

    “葵水雷珠,爆!”

    却在这时,前头顾诚声音传来,顾才微微一怔,立时感觉不妙,一眼扫去,却见两道灵光之中,隐隐有蓝色雷光闪现,转瞬之后,轰然裂开。

    顾才心头大骇,下意识就要驱使妖风退离。

    “轰!”

    只是这个时候,哪里还来得及,顾诚祭炼的葵水雷珠,已然到了他这个境界再不能提升的地步,就算是凝煞修士挨了,防卫再好,也要损耗许多法力。

    更何况是两枚雷珠一起爆裂。

    凝煞修士如此,即便顾才曾经练成过五层心狐**,几乎类比道门炼罡修士的实力,但此时毕竟实力不在,虽有了几分恢复,终究不如以前,被葵水雷珠爆裂而出的漫天葵水精气席卷,也是难以吃得消的。

    雷珠炸裂,已经不是顾诚的事情了。

    如果不用担心自身安全,他或许会留下来看看敌人的情况,但是这个时候,他可不会为了一个未能确定的杀敌机会,就拿自家性命安危去尝试。

    听得雷珠爆裂,水精之气席卷山林,顾诚没有半点停顿,而是加快了玄黄马速度,朝着远处山林奔驰而去。

    而就在顾诚策马翻过两座山岭之后,葵水雷珠所造成的动静才平复过来,本是积雪层层的山林之中,已然不复之前景象。

    葵水精气席卷之下,顾才原来位置,一个巨大的坑洞出现,许是寒冬缘故,层层冰棱,却像是散射一般,从坑洞中心,朝着四方铺卷,竟是形成了一副奇异的美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