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四章:石牛
    “咳咳……后生你不看了么?你能拿起这宝弓,倒是有几分力气,比起我家二虎子,也不差多少了,与其他的那些读书人倒是不同。”

    老妇人休息好一会儿,才继续说道。

    “老人家客气,我不过天生力气大了些而已,您这家传宝弓才是真个不凡,难怪能对付那异兽。”

    顾诚微微一笑。

    “是啊,我那孩儿也是亏了这宝弓救助,确实也是我家宝贝,不过可惜,二虎子虽有一把子气力,却也没练过武艺,我听说,那江湖侠客、山中僧道,自有斩妖除魔的法门,他们要是能来,说不定能够发挥这宝弓的厉害,帮村子除去那异兽呢。”

    老妇人许是经过剧烈咳嗽,一时还没缓过气来,脸色有些不大好看,笑的很是勉强。

    “老人家不是说,县尊曾去请过几个僧道高人来处理那什么山君么?这宝弓竟然能够对付异兽,想必连那异兽都不敢驱除的山君,应当更好对付些吧?怎么,县尊请来的高人,没见过您家这宝弓?”

    顾诚坐在老妇人面前,也不看那宝弓如何了,却是目光灼灼。

    “那些哪里是什么高人,不过是几个凡俗……咳咳,不过是几个骗吃骗喝的罢了,我家这宝弓他们都拿不动,县尊虽是好心,却也难分辨真真假假。”

    老妇人闻言,随口便回,只是到半却转了口气。

    顾诚听了,也不在意,点头道:“原来如此,这倒也能说得过去,对了,老人家,您这里可有茅房,我有些内急,却要处理一番。”

    “茅房么?有的有的,这外头便是了。”

    这村里的院落,屋宅,自不比城中来得宽敞,不过是两三间屋子并排罢了。

    顾诚转过身去,眨眼便踏出了屋子,出了屋子之后,他却是没有半点要去上茅房的意思,反而匆匆往村外走去,一面还不忘大喊道:“多谢老人家款待了,小子还有急事,先告辞!”

    口中说着这话,顾诚三步并作两步,行动间更是动用了那缩地法术。

    “后生,莫要急着走啊……“

    却在他行动之时,身后老妇人房屋,蓦然一颤,大门瞬间便被推开了。

    顾诚不经意间回首看去,却见门口处,老妇人面色涨红,眼睛直溜溜盯着他,口中大声招呼着,声音嘶哑至极。

    顾诚见此,却没有半分停下的意思,脚步更快几分,缩地法一使,转瞬便踏出了村口。

    “回来……!”

    踏出村庄之后,耳畔还能听到呼喊声,只不过声音古怪非常,洪亮中带着几分嘶哑,伴着风雪呼啸,听着有那么一些瘆人,已经完全不是一个老妇人该有的声音了。

    到了这时,顾诚也才回转身躯看向了村庄。

    这一看,入眼已经换了一副天地。

    所谓的村落,哪里还存在,整个就是一处荒山,遍布尸骨,堆积成丘,所谓的万家灯火,不过尸骨之上的点点白磷罢了。

    而顾诚之前所走入的那处老妇人宅院,却是在一处深潭之前。

    幽深的水潭边,立着一头青碧石牛,石牛角上,赫然便是挂着那柄份量极重的长弓。

    顾诚目力不差,不难看到,那石牛身上除了握着长弓之外,身上还刻着一行大字:

    龙虎派张灵业镇妖虎于此!

    龙虎派!

    看到这个名字,顾诚便是一惊。

    甚至还要压过脱离险境的庆幸,他如今也不是那个刚刚接触修行的秀才了,近一年的时间过去,对这修行界之事也有了不少的了解。

    龙虎派乃是道门九宗之一,门中弟子,皆是修士中的精英,可谓真个的玄门正宗。

    但凡与龙虎派扯上关系的,那定然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

    更不用说,这位镇压所谓妖虎的龙虎派弟子,还姓张。

    顾诚当初听金山寺老僧,不建议他去龙虎派拜山,就问了吕夷简,关于这龙虎派的事情。

    却从吕夷简那里听到,这龙虎派,乃张天师所创,自开派一来,便是张氏一族执掌,这也是龙虎派与道门其余八宗不同之处。

    吕夷简也曾提点,若是顾诚遇到龙虎派中张姓弟子,千万莫要得罪,连吕夷简都这么说了,这龙虎派张氏威名可见一般。

    是以,要说顾诚之前还有些好奇,之前做出那幻境的存在,是个什么妖魔的话,见到石刻之后,他对此已经完全不敢有什么兴趣了。

    和龙虎派牵扯上关系的事情,他可招惹不起。

    就好比那镇江龙君,他岂能接触?

    谁又知道,这潭中镇压的妖魔,是不是同那镇江龙君一般,与龙虎派之人有什么干系的?

    不说顾诚如今麻烦本就不少,即便是身上没有麻烦,他如今也不会去理会那妖魔了。

    这等念头,顾诚再没有半点留恋,转身便召出了玄黄马,干脆直接启程离开。

    只在他上马之时,那水潭却有了动静。

    “吼!”

    一声呼啸,一头白色巨虎,忽从那水潭之中跃出,落在石牛身旁。

    与小小的石牛比较,那巨虎身躯足有三四丈高,五六丈长。

    除此之外,周深煞气萦绕,灯笼似的眼眸中带满是赤光,只这么看着,便能感受到扑面而来的凶煞之气。

    在那水潭周遭遍布的散碎尸骨映衬下,更是增添了几分可怖。

    巨虎斗大头颅所朝,正是顾诚方向。

    顾诚听到动静,回身见了这等场景,也是吓了一跳,本以为那龙虎派的修士,既然说了镇压,虽说此地妖魔还能弄出个幻境,也不至于有太大危机才是。

    却哪里想到,硕大一只凶厉白虎,就这么就跳了出来,还是半点限制都没有的样子。

    他也有些后怕,毕竟从没想过,这白虎还会藏在水潭之中。

    要是他没有果断决定离开,贸然靠近,少不了要吃些教训。

    见了如此场景,顾诚更是不敢犹豫,当下就驱使玄黄马,转瞬离开了此地。

    就在顾诚策马离开之时,那白虎却有些蠢蠢欲动,似乎十分想追上来的样子,只是看到那石牛头上的长弓,眸中凶光,终究是隐去不少,随后,脑袋一晃,喷着粗气,重新跃入了水潭之中。

    白虎跃入潭中之后,周遭磷火附近,却爬起了一道道黑影。

    若是顾诚未曾离开,当能看到,那其中一道黑影,佝偻模样,赫然便是那名奇怪的老妇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