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二章:心狐照影,月下寻踪
    一众甲士,默不作声。

    半晌,三名黑衣甲士从人群中走出,从甲胄中掏出火折子,快速做了个火把,走入洞府之中。

    好一会儿,也没见出来。

    顾才冷眼旁观,也不催促,反倒是在洞口,抓取了一把印下了顾诚脚印的雪迹。

    指间轻轻一划,一滴血珠飞出,月光映照之下,鲜红圆润,在月色之下,欲显几分妖异。

    顾才微微仰首,盯着身前血珠,眉头忽的一皱,转瞬间,自他眉心之中,似有一道灵光闪出,遁入了血珠之内。

    眨眼功夫,血珠在月色之下,滴溜溜转动,不多时血珠有些微微泛光,其上更有些细微符箓显现。

    在此之后,有一道虚幻狐影,自血珠中浮出,幻影只存在一瞬,须臾间化作了一道血影,在空中稍作旋转之后,便寻了一个方向遁去。

    若顾诚在此,定然能够看出,血影所去方向,赫然便是他驱使玄黄马,所走的镇江府方向。

    “不必找了,回去告诉你们主子,就说我有一件急事,需要离开一趟,解决后,自会再去寻他,你等如此回去禀报便是。”

    顾才留下一句话,也不再管那一众黑衣甲士,转眼便化作一团黑风,朝着血影遁去方向追寻而去。

    只留下一众黑衣甲士,面面相觑。

    ……

    顾诚却不知,仇敌已然施展手段,寻得了他的几分踪迹。

    此时的他,却已驱使玄黄马,一路顺着长江河道,朝着镇江府方向疾驰而去。

    玄黄马往复自生,既有阴马妙用,也有自身神异,比之五马浮屠锁却不知好了多少,速度更快不说,奔驰间也是恍若腾云,直让人心呼痛快。

    顾诚心中,隐隐也因此消去不少无奈奔逃的不快。

    不过说到腾云,顾诚也是有几分遗憾的,虽然炼成通窍,自身算是修行中人,离那飞天遁地的境界,却还是不短距离的。

    他也从吕夷简处听过,这诸般法器之中,自也有能够飞天遁地的,即便不是炼罡境界的修士,若有这等法器在身,也能做那等腾云驾雾之事。

    顾诚当时还寻思,如有机会,自家也要寻摸一件飞遁法器,只是现在看来,多少有些想当然,一路来的遭遇,他却还没见过半件飞遁法器,也是明白,此类法器,比之寻常法器,还要来得稀少。

    他有玄黄马,倒也不比飞遁法器差太多,总归是有个代步的手段,只即便如此,遗憾还是有的。

    思绪有些偏离,顾诚晃晃脑袋,身周极速掠过的狂风雪,使他回过神来。

    回身看了看身后飞退的峰峦山岳,身畔滔滔江水,心中那点危机感终究消去不少。

    虽是如此,心中犹自不敢怠慢,身下玄黄马速度不减,倏忽间便又翻越一座山丘。

    如此,便是一夜一日过去,直到第二日夜晚,顾诚这才稍作停歇。

    正巧,前方却见得有一村落,隐隐能见几分光亮,顾诚稍作寻思,仔细打量一番,没发觉什么不对之处,便散去玄黄马,只身朝着村落走去。

    本以为如此时辰,又是冬日,这村落之中,就算有些许未曾入睡的人家,也不该有太大的动静才是。

    只是顾诚走入村中,却见有几分万家灯火的意思。

    心下未免有些好奇。

    各家油灯大亮,虽没有什么喧闹声音,却也有些不同寻常了。

    怀着几分疑惑,也是要找个落脚之处,顾诚四下看看,随意寻了一处人家,便敲了敲门。

    不多时,听得院屋内脚步声传来。

    “吱……”

    房屋老旧,自制的木门却也有些松散,伴着一声开门声,一名瞧着身形有些佝偻瘦弱,约莫六七十岁的老妇人,出现在顾诚眼前。

    老妇人自是十分寻常的老人家,看着慈眉善目,多年劳作,让她面上沟壑纵横,显得十分黑瘦,一头鬓发斑白非常,略略有些凌乱,加上一身打了布丁的粗布麻衣,却是典型的穷苦人家的打扮。

    “老人家,却是打搅,小子是外出游学的学子,路过贵地,天色见暗,便想着寻个落脚,不知能否借宿一宿?”

    不得不说,读书人的身份确实就是好用,顾诚自钱塘出来,也没少用这身份打混。

    老妇人听了顾诚言语,浑浊老眼仔细打量了顾诚一番,好一会儿,才露出一抹十分和蔼的笑容,看着更显几分亲近。

    “没有什么打搅的,正好老婆子我也是一个人在家,你这后生若是不嫌我这里寒酸,老婆子我自然也不介意的。”

    老妇人态度却是十分温和。

    “老人家说笑了,能有地方落脚,小子已是十分满意了,哪里还会挑剔,对了,小子姓顾名诚,还未请问老人家尊姓,小子该如何称呼?”

    顾诚此时半点也没有在意自己修行者的身份,完全把自己当做了一个外出游学的穷书生,是以也不觉得,自家行事有什么不妥的。

    “老太婆哪里有什么姓,都是随了我家那老头子。”老妇人却是摇头,道:“不说这个,外头风雪大,后生先进来坐。”

    顾诚自不会拒绝。

    入了屋内,顾诚四下打量,布置却是十分简陋,除了一盏油灯,一张旧木桌,以及两条长凳之外,几乎没有别的东西。

    不过屋内角落处,有一只瞧着不太寻常的强弓,却吸引了顾诚注意。

    似乎注意到了顾诚的眼神,老妇人先是给他倒了一碗热水,笑笑道:“那是我家二虎子的物件,他平日都是在这山林里讨生活,正巧今日却是带着我那儿媳和小孙子,去亲家送些食粮去了。”

    顾诚听此,微微点头,原来是个猎户,不过那弓瞧着不太一般,只这么看着,就能看出,要张开此弓,怕是需要不小力道,如此一想,这老妇人儿子,也当是力气不小。

    “对了,老人家,都到了这个时辰了,这村中人家,怎么还如此亮堂?”

    顾诚想起方才入村时的疑惑,不由问了一句。

    顺身也坐在了长凳上,看了看桌上热茶,没有喝拿起。想看的书找不到最新章节?咳咳咳,这都不是事儿,推荐一个公众号,这儿有小姐姐帮你寻找最新章节,陪你尬聊!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