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一章:尾随而至,人去楼空
    顾诚正坐在洞府中,想着顾才之事,忽觉眉心一突,好似有什么危险的事情要发生一般,心里隐隐觉得有些不妙。

    自觉奇怪,顾诚皱眉,心中暗道:“这是怎么回事?莫不是赵九老道死时留下的那抹灵光,所附带的麻烦来了?”

    “不,不像,明显不对。”

    有时灵觉太过强盛,也并非是什么好事,比如顾诚现在,就有那么一些疑神疑鬼的意思。

    只是他也明白,自身灵觉少有出意外的时候。

    忽的念头一转,他想起了一些不太对劲的地方,按理来说,以顾才心思,若是柳红昌一路追随辛十四娘,且还能亲眼见得辛十四娘被抓,又岂能不被顾才发现?

    怎么她还跑到这里来求救?顾诚越想越觉不太寻常,脸色也是越发的不好看。

    看上去他像是躲过了一场麻烦,事实上好像麻烦已经牵扯到了他的身上。

    “不行,我得离开此处!”

    不做多想,顾诚当即升起了如此念头。

    他已经感觉到,自己这地方是暴露了的,虽不知道顾才是不是会找过来,但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顾才如今不管是恢复了多少实力,既能够将辛十四娘捉了去,那对顾诚而言,怎么说都是不好对付的。

    与其在这里等着,赌那点运气,自然是早些离开,比较的稳妥。

    到时不管他是不是会找来,都与顾诚无关了。

    稍作揣摩,顾诚有了定计,也不做犹豫,反正他也没什么东西好收拾的,直接将五阴袋往袖中一揣,缩地法一使,直接窜出了洞府。

    四下小心打量之后,右手一翻,玄黄玲珑塔浮现,顾诚旋即驱使其中禁法,召出了一匹玄黄马来。

    不做耽搁,翻身而上,策马翻山,转瞬便窜入了山林,玄黄马无形无质实乃玄黄气幻化,却是踏雪无痕,半点都没留下痕迹。

    而顾诚所去的方向,则是镇江府方向。

    与他而言,别的地方终究不够靠谱,镇江府有金山寺老僧看顾,不拘是发生什么,顾诚都能借着老僧威势,保证几分安全。

    如此一来,不管顾才能否追寻,又或是赵九老道留下的气息有什么蹊跷,想必在佛门五识境的长清老僧面前,都能保全自身。

    当然,这也是顾诚想着,赵九老道所在的禾山道中,没有凝煞炼罡的法门,就算留下什么暗手,想必在金山寺老僧跟前,也该是算不得什么,才有的如此决定。

    这般念头之下,顾诚自然不会太过犹豫,事实上,他已经准备,到了金山寺后,直接借地修行了,等到通窍完满,再做别的打算。

    这也算是无奈之举,毕竟他认识的修士不多,其中也唯有金山寺长清老僧,算得上实力不差,能依托庇佑。

    如此情况下,他也没有多少选择。

    窜入山林之后,不多时,顾诚身影便在雪夜中消失不见。

    ……

    却说顾诚离开洞府,约莫两个时辰之后,天色尚且未亮。

    洞府两旁的山林之中,却窜出数十名手持强弩的黑衣甲士,甲士手中强弩已然一副蓄势待发的模样,所有人眼睛,更是紧紧盯着顾诚的洞府所在。

    小心翼翼,不敢弄出太大的动静。

    与此同时,山林之中,有一名头发斑白,身着灰黑色道袍的青年道者,踏雪而来。

    道人身姿洒脱,瞧着倒像是有道之士,只是道人一手提着的染血白狐,与另一只手拉扯着,被乌黑锁链所禁锢的红衣女子,却有那么一些破坏形象。

    平白多了几分妖异。

    若是顾诚留在此地,自然能够认出,眼前的青年道人,赫然便是顾才。

    模样仍是那般模样,只是与数月前在钱塘相比,头发变得有些斑白,而这精神,也不像从前那般疯癫了。

    顾才身形飘然,转瞬之间,便来到顾诚洞府之前,随手将手中锁链一抖。

    一时间,身为鬼物,本该身躯虚幻的红衣女子,却被实实的摔在了地上,面容惨白,似乎真个被撞痛了一般。

    不过即便如此,女子也没有半点动作,好像是无法动弹。

    倒是他另一只手着的白狐,依旧这么捏着,也没有另做处置。

    只是白狐身上,滴滴血液,自伤口处滴落,明显情况也不是很好,眼眸紧闭,瞧着像是虚脱昏迷了过去,没有什么反应。

    “一只女鬼,一只妖狐,没有想到,数月不见,我这弟弟不仅成了修士,还结识了这等鬼怪,到是有趣。”

    顾才看着白狐与红衣女子,冷冷一笑,眸中闪过一丝别样的神色。

    其中蕴含着的情绪,十分的复杂,有期待,也有怨恨,更有那么一丝好奇。

    而地上躺着的红衣女子,听得顾才言语,睫毛却是微微一颤,似乎有那么一些反应,也不知想到了什么。

    事实上,听顾才的话,不难知道,眼前的染血白狐,与红衣女子,便是辛十四娘与柳红昌。

    虽不知二者如何被捉的,但是如今情况,明显是不是很好。

    顾诚若是在这里,或许有些感慨,不过更多的,应该是庆幸了,庆幸自己早早的便预料到危机,离开了此地。

    “清元!还不出来么?你二哥我亲自拜访,难不成也不出来一见?你我兄弟,可是有段时日没有见面了,二哥对你甚是想念呐!”

    顾才从辛十四娘和柳红昌身上收回眼神,转而眉目一冷,盯向了幽深的洞府,朗声说道。

    听着他的话,若是个不知内情的,只怕还真会以为,如今场景,是什么兄弟别离,再次重逢的场景呢。

    不过顾才这话一出,周围除却呼呼风雪,却没有半点回音,洞内依旧是那般平静,没有一丝波澜。

    “哼!还不死心么?”

    见此,顾才耐心不在,一抖手中心狐锁链,抬手从怀中取出一个酒壶似的物件,将柳红昌与辛十四娘收入其中。

    而后,锁链一个变化,化作一道乌光,直接遁入了幽深洞府之内。

    不多时,乌光再度从洞中掠出,落入顾才掌心,化作了一条手链。

    而顾才的脸色,在同一时间,却变得十分的阴沉。

    因为他已知晓,洞内已然人去楼空。

    如此情况,如何能够让他高兴?

    “你们三个,进去一探!”

    只不过,即便如此,顾才也没有急着下论断,而是吩咐几名黑衣甲士,让其中三人,进入洞府一探。想看的书找不到最新章节?咳咳咳,这都不是事儿,推荐一个公众号,这儿有小姐姐帮你寻找最新章节,陪你尬聊!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