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九章:回首望,诸般教训
    “若是能一直在此闭关修行,倒也不失为一件美事。”

    想到自身修行,顾诚微微一叹,原本他是想着,等炼成了玲珑塔,便启程前往玄都教的,但这段时日过去,他的想法已然有了些许变化。

    要是能够拜入玄都教,自然也是一件好事,但是此事论起,与如今顾诚而言,却还有几分说道。

    一来,拜入玄都教之事,不过有几分希望,即便有长清老僧所赠送的名帖,寻到那位玄真子道长,结果如何,终究也还要看运气。

    二来,如今他通窍境界,老老实实照着那《太上感应化龙真经》修行,即便没有老师指点,事实上也没有什么耽误的,至多也就是环境比不得那等大派罢了。

    或许等到了那感应关窍,没有别的办法,需要骗前辈经验,但感应境界,离此事顾诚,尚且还有几分距离,也不必着急。

    如此想着,顾诚倒觉得自家也不必急着去找那玄都教拜师了,还不如将自身通窍境界修炼圆满,再做考虑。

    反正那长清僧名帖,也不会丢了,到时若是对那感应关窍有所不解,突破有些困难的话,再去拜山求师似乎也不迟?

    如此想着,顾诚忽然失笑。

    他却是想起了之前的经历,现在看来,不论是此前急匆匆的离开镇江,亦或是从一开始,着急忙慌的在苏州与许仙分别,前往金山寺,都是有些想法不够成熟的。

    或许是那时的他刚开始接触修行,还是普通人的想法,只想着时间宝贵,不能够耽误半分,当时的念头,却是将自身事情,全都一一处理妥当,再好好觅地修行。

    他却忘了,自炼成法力之后,他已经不是那个需要争分夺秒,钻研时文的秀才了,有些事情,根本不必如此急躁,既步入修行,不论是做什么事情,都应从自身情况出发。

    而不是未曾清晰的整理好思绪,分析自身情况,便急匆匆的去做某一件事情,若是这样,难免显得有些稚嫩。

    而以顾诚如今情况,只需按部就班打磨法力,叩开窍穴,增进修为便可,有没有老师指点,实际没有太大关系,倒不如老老实实的觅地潜修,等到遇到瓶颈,再做打算。

    想清楚这些事情,顾诚自然觉得自己之前的做法,是有那么一些好笑的。

    在苏州之时,他要是没有急着赶到镇江,而是老老实实的修行,等到步入通窍之后,再去金山寺报信,一个麻三骨,又岂能胁迫与他。

    更不用说会牵扯到龙宫危机之中,险些丢了性命了。

    再有,便是得了老僧名帖之后,顾诚又急着想要玄都教拜师,如今一看,也有些耿直。

    如他当时选择在金山寺借宿,借地修行,不仅稳妥安全不说,有什么疑惑,还能向金山寺那位老僧请教一些修行问题。

    老僧怎么说也是佛门五识境的修士,类比道门炼罡,即便修的是佛门**,与道门练气有所差异,但老僧修行时日长久,多少也能给予顾诚一些指点。

    更不用说,顾诚与金山寺有法海情分维系,多多少少也能算是半个金山寺人,老僧多多少少也会对他照拂一二。

    想到这里,顾诚忍不住微微摇头,回忆一番之后,难免觉着,自身原先所做的选择,是有不少错处的。

    不过是事已至此,顾诚倒也不会太过后悔。

    毕竟已经走到了这里,虽然一路行来,遇到不少意外,却也还算有那么一些收获,终归还是安然度过。

    如今更是炼成了玲珑宝塔,眼看修为又要有所突破,总的来说,如今结果也不算坏。

    此前种种,只当是吸取教训了,至少再做选择,顾诚自觉也不会再那般冲动,如此一想,此前选择虽有几分不成熟,倒也不是半点好处都没有。

    至少在修行初期吃些苦头,犯些错误,总比日后再出现这样的情况要来的好。

    诸般念头在心头闪过,顾诚最终还是选择暂且放下一众琐事。

    不论是顾才,还是玄都教。

    如今情况,这些都不如闭关修行来的妥当。

    心中升起这样的想法,顾诚自然有了决定。

    不过,他虽准备继续留在此地修行,却也没有急着回转洞府,毕竟闭关多日,总得缓口气,总不可能这才将玄黄玲珑塔祭炼成,就继续闭关。

    他境界毕竟不够。

    真要如此,怕是会憋出毛病来。

    一转念,顾诚催动缩地成寸,一步踏出,转眼的功夫,便来到了长江之畔。

    来到这江畔,倒不是为了别的,只是想为了满足口腹之欲。

    在洞中祭炼玲珑塔,虽不知过了多少时日,但不说别的,至少顾诚嘴里却有些寡淡了。

    他如今不过通窍修为,还未到餐风饮露的境界,自然不可能做到辟谷。

    在岸边随意架了个篝火,直接烤起了鱼。

    正在他暂时放松心情的之时,忽然间,灵觉一动,顾诚只感觉自家神魂似乎受到了什么牵引,微微一颤。

    这种感觉不过瞬间,但是对灵觉灵敏的顾诚而言,却足够明显,他当即放下了手中烤鱼,转头往镇江府方向看去。

    那股神秘的牵引之感,所指方向,正是镇江府所在。

    微微闭目,体内玄黄气调动,顾诚很快便查出了不对之处,却是神魂之中的一抹气息。

    那抹气息顾诚也还有些映像,正是他打杀了赵九老道,取得五阴袋之后,被附在身上的那缕灵光。

    只是在当时,那缕灵光遁入他体内之后,转瞬之间,便不见了踪影,而以他的能力,虽然有所担忧,却也无法察觉什么不对,过后也没见发生什么,时日长久之下,竟有些忘了。

    直到今日,才有所反应。

    感觉到这等变故,顾诚脸色不大好看,刚准备专心闭关修行,这边似乎又有什么麻烦要发生,这对他而言,自然不是什么好事。

    如此一弄,他却是连吃鱼的心情也没了。

    ……

    “咻!”

    弩箭飞过,转眼间,钉在了辛十四娘后腿之上。

    她已经精疲力尽,本就耗空了法力,长途奔袭之下,体力如今也未能保存多少。

    如此情况,难免会有所疏忽。

    却是一个不注意,便被甲士弩箭所射中。

    辛十四娘眸中闪过一丝无奈,她已经尽了全力,却从没有想到过,依旧躲不过如此糟糕的情况。

    “早知如此,倒不如与那郡君虚与委蛇了。”

    辛十四娘闹钟闪过如此念头,不过很快便又被她甩在脑后,这并非是她的性格,即便是重新选择,她也不可能同冯平成亲。

    这般想法,也不过精神恍惚之下,冒出的胡乱念头罢了。

    虽中了一箭,有神魔血脉凭依的她,勉强还能忍痛奔逃。

    只是如此情况,她明显已经坚持不了多久了。

    “啧啧,性子到是坚韧,心狐宗内若是都如你这般的弟子,想来也不至于在中央魔教之中如此落寞了。”

    便在这时,一道声音突兀响起,传入辛十四娘耳中。想看的书找不到最新章节?咳咳咳,这都不是事儿,推荐一个公众号,这儿有小姐姐帮你寻找最新章节,陪你尬聊!微信搜索或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